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至尊戰令
至尊戰令 連載中

至尊戰令

來源:外網 作者:凌天林婉芸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凌天林婉芸 都市言情

戰神歸來,發現女兒被虐,愛人被囚,一怒之下,世界震動,多方大佬紛紛趕來,跪地高呼:「參見小主人!」展開

《至尊戰令》章節試讀:

殿主?

什麼殿主?

眾人完全驚了下,李泰心中不爽:「爸,我看這個傢伙,其實就是在虛張聲勢,你可千萬別被他欺騙了。」

虛張聲勢?

李正林卻是板著臉,眼中首次有了一抹凝神。

整個世界。

能被人稱呼為殿主的?

還能有什麼人?

龍神殿!

殿主!

境外殺神!

除開這人之外,怕是沒人能有這個資格了吧?

可是面前的凌天,真的是自己心中所想的那個人?

可能么?

凌天負手而立:「都起來吧。」

「是!」

眾人這才起身,可,眾人依然不敢去看面前的凌天!

在他們心中滿是敬畏!

對他們來說,面前的年輕人,那就是自己心中的神!

永遠的神!

咕嚕!

李正林大致確定了心中想法:「你,可是那個人?」

恩?

凌天挑眉:「如何?」

他更是摸出了一塊黑色令牌。

嘶!

李正林更是瞪大了眼珠,目光一下落在了那令牌上。

令牌不大!

全體黝黑。

可,就是這個令牌,李正林心中明白,就是這個令牌,代表了絕對的身份!

也代表了,無上的權利!

是他!

真的是他。

李正林看着這個令牌,只覺得靈魂在顫抖。

撲通!

幾乎是在瞬間,他一下就跪在了凌天面前,不斷磕頭:「見過龍神!」

他,是神!

是,所有龍國子民心中的神!

他,更是整個龍國子民心中最為崇拜的對象!

六年之間,成就龍神之名。

「呵。」

凌天擺手:「你,起來。」

淡然兩字!

透着絕對威壓。

「不……不敢。 」李正林下意識搖頭,可,一對上凌天的眼神,他感覺到自己都要嚇尿了,心中又是一顫,更是有了一種後背發涼的感覺。

二話不說!

站起了身子!

不敢!

對!

就是不敢,龍神的話,就是命令,怎麼能違背?

李泰倒是看不下去了:「爹,你到底是在做什麼?」

「你怎麼就這麼害怕他?」

「咱們在江北,有什麼人是值得你忌憚的?」

李泰罵罵咧咧的:「爹,今天就算他是神,都要讓他隕落在這。」

啪!

李泰話才落下,李正林一大嘴巴子,一下就落在 了他臉上。

登時!

李泰感覺到臉上,火辣辣的疼,捂着臉,看向李正林的眼神,滿是震撼:「爸,你在做什麼?」

他沒想到,李正林會打自己?

「閉嘴。」

李正林怒罵:「讓你之前多讀點書,多增加一點見識,你看看你,你都做了什麼?」

「你可真是一個垃圾玩意!」

「你可知道,在你面前的,到底是什麼人?」

「這可是龍神殿殿主,也是我龍國,最年紀的勳章擁有者。」

「我在他面前,屁都不算。」

「甚至……」

李正林話語越發低沉:「他甚至能對我先斬後奏!」

轟隆!

李泰再白痴,也明白自己今晚這是招惹到了招惹不起的人,看向凌天的眼神,更是惱怒:「可是爸,他不過是……」

「行了。」

李正林怒罵一聲,這才賠笑:「龍神,您看您來江北,您怎麼不提前告訴我,我也好早點安排啊,那就沒今日的誤會了。」

他更是瞪了一眼李泰:「你個混賬東西,還不來給龍神大人賠罪。」

雖然不爽,李泰也不好拒絕,板著臉來到了凌天面前:「大人,是……」

話沒說完,凌天擺手:「你沒錯!」

淡然三字!

讓李泰心中一顫,腰肢怎麼都彎不下去?

李正林心中緊張:「殿主,這都是誤會,真是誤會,這個逆子已經知道自己做錯了,求殿主您就大發慈悲,放了這個逆子吧。」

「我想他心中也會感恩殿主的。」

他明白龍神的手段,想擊殺李泰,真是太簡單了。

凌天劍眉輕挑:「我已經說過了,今晚,他,必須死!」

辱沒林婉芸的人,豈能放過?

咕嚕!

李正林更是尷尬:「殿主,我求求您了,而且我能有今日成就,之前多虧了穆老提攜。」

穆老!

凌天的指路明燈之一!

他這樣說,其實也是想跟凌天拉拉關係,可惜他看錯了凌天。

刷!

不過是眨眼的功夫,凌天來到了李正林面前,低沉道:「你,也配提穆老之名?」

「我……」

李正林更是惶恐,額頭滿是大汗。

顯然!

他不敢亂來,只是不斷求饒,李泰紈絝習慣了,撤下了偽裝:「爸,我們到底是在忌憚什麼?管他什麼殿主不 殿主的?」

「如今的江北,可是你說了算。」

「只要你一聲令下,那就能將這個傢伙,安全滅了。」

「爸,我們不要這樣軟弱啊。」

他一臉認真。

李正林心中更是惶恐;「殿主大人,這個逆子不過是一時的胡言亂語,我一定會好生教訓他。」

教訓?

凌天挑眉:「你想如何教訓?」

一聲質問!

讓李正林一點脾氣都沒有,心中更有覺悟:「殿主,您放心,我一定為您安排好,一定不會讓您為難。」

「是么?」

凌天放開了李正林:「給你三分鐘的時間,若是不能解決好,今晚,整個江北,將不會在有李家的一席之地!」

嘶!

李正林越發惶恐了,他相信,面前這個大佬能說出來,那就能做出來!

畢竟!

對他來說!

這一切的一切,不過都是他 一個念頭的事情。

李泰尚且不知,自己死期已經到了,依然囂張非常:「爸,你別怕,而且我剛才聽到你在電話裏面說,柳叔叔馬上就來了。」

「這麼多年,我們兩家可是關係不錯,他又是龍安部江北分部的部長,要弄死他們,不過是簡單至極的事情。」

啪!

李泰沒機會多說,李正林再次一巴掌落在了他臉上,氣的吹鬍子瞪眼的:「逆子,你這是要害我李家全族啊。」

「爸……」

「我不是你爸。」李正林擺手:「今日開始,你和我李家,沒有任何關係,你也不在是我李家公子,今晚,你頂撞了殿主。」

「我豈能輕饒你?」

「我以李家家主,江北交安局局長之名,判你――死刑!」

「即刻執行!」

《至尊戰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