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喻晉文南頌
喻晉文南頌 連載中

喻晉文南頌

來源:外網 作者:離婚後女主馬甲掉一地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離婚後女主馬甲掉一地

「離婚吧。」 結婚三年,男人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清清冷冷的三個字說出來,沒有一絲人情味。 南頌站在喻晉文身後,盯着他高大挺拔如松的背影,看着他映在落地窗上冷峻無情的容顏,只覺得一顆心涼到了谷底。 垂在身側的兩隻手無聲地蜷成拳頭,發著抖。 她最怕的一句話,終於還是來了。 男人轉過身來,面容便更加清晰,這一張立體完美,稜角分明的俊臉,即使朝夕面對了三年,仍是令她心動不已。 「可以,不離嗎?」 南頌艱澀地從喉嚨里梗出這句話,眼睛裏是搖搖欲墜的光,卻還透展開

《喻晉文南頌》章節試讀:

南頌在眾高層的簇擁下上了電梯,轉頭問副總,「還有幾位沒來是嗎?」

「是。」

副總蔣凡湊上前去,態度恭敬,但言語中透着一絲隨意,「以南寧柏為首的幾個老菜幫子,架子大得很,還想端着,給您一點顏色瞧瞧。」

「是嗎?」

南頌神情不動,渾身透着一股天然的冷感,「這世道的顏色早就變了,我那些叔叔們,怎麼就看不透呢。」

南寧柏帶着五位董事坐在會議室里,靠在椅背上,翹着腿,喝着茶,一個個跟老太爺似的,表面上看着漫不經心,實則心裏焦灼得很。

「人怎麼還沒來?」南寧柏坐在董事長的位置上,胖頭大臉現出一份焦躁,吩咐身後的女秘書,「你去瞧瞧。」

「二哥,別著急,人早晚得過來。新官上任三把火,架子總是要擺一擺的嘛。」

南寧竹手裡捻着一串佛珠,身上穿着太極服,像要得道成仙。

南寧柏搖了搖頭,「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守時,你們也別繃著,一會兒該怎麼說怎麼說,南氏怎麼說也是我們南家的產業,我還是說了算的。」

就在幾個老狐狸商量着要如何給新來的大股東一個下馬威之時,女秘書步履蹣跚地匆匆回來,花容失色。

「不好了董事長,新來的總裁召集了管理層去了另一個會議室,會議已經快要結束了……」

「什麼?!」

原本坐如鐘的幾個老傢伙紛紛站了起來,氣到拍桌,「我們怎麼說也是為南氏立下汗馬功勞的老臣,這新來的小子居然這般無視我們!」

年輕人真是不講武德。

女秘書白着臉,囁嚅道:「不是小子,是……女的。」

老傢伙們又是一驚,「女的?!」

南頌剛剛宣布「散會」,南寧柏和南寧竹就帶着一班人闖了進來,面帶惱怒,然而在看到南頌之後,惱怒的嘴臉皆被驚詫代替,「小頌……」

「怎麼會是你?!」

南二爺和南三爺做好了種種準備,愣是沒有料到,讓南氏集團起死回生,並一口氣收購了南氏51%股份的土豪救世主,竟然是他們的大侄女!

她不是、不是死了嗎?

三年前南氏集團繼承人南家大小姐南頌在爬山過程中意外墜入懸崖,屍體到現在都沒有找到,南家二爺和三爺痛心疾首,為侄女舉辦了隆重的葬禮,並臨危受命地接過了南氏集團的經營權,瓜分了南頌名下的財產和股票,誰又能想到,已經死去的人,竟然好端端地回來了!

南頌欣賞着他們臉上的震驚,懶洋洋地靠在椅子上,抬了下眼皮,「二叔,三叔,我活着回來了。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她一句話,給他們提了醒,南寧柏和南寧竹陡然換了一張臉,看着南頌老淚縱橫,激動地要上前擁抱她。

「小頌,你還活着,真是太好了,你爸媽泉下有知,一定會無比開心……」

南頌將椅子往後滑了滑,厭嫌地皺了皺眉,面容清淡地看着他們,聲音里透着一絲掩不住的冷硬,「我也相信,他們會很開心。」

南寧柏和南寧竹被南頌的冷眼釘在地上,一時間竟不知該說什麼。

南頌也沒有和他們重拾溫情的意思,轉頭對神色各異的高管們說,「在座的諸位都是南氏的老員工,自然也知道我的脾氣和作風,既然我回來了,就不會讓南氏苟延殘喘,我父母親手打下來的江山,自有我來守護。大家定一定心,做好分內工作,該得到的,南頌絕對不會虧待你們。」

……

與此同時,北城。

喻晉文接卓萱出院,回程的路上,他握着電話,沉呵道:「竟然半點蹤跡都查不到,你幹什麼吃的?」

助理在電話那頭瑟瑟發抖,他也是奇了怪了,他把方圓幾百里的監控查了又查,試了很多辦法,愣是查不到夫人半點蹤跡,人彷彿憑空消失了。

他咽了咽唾沫,戰戰兢兢地稟道:「不過,夫人的身份,確確實實是墨城一個農村出身的女孩,而且父母也確實都因病去世了。」

喻晉文修長的指尖在膝蓋上點了點,神色變得清淡下來:這麼看來,是他想多了。

卓萱嬌弱地坐在喻晉文身旁,頗為感慨道:「路小姐農村出來的一個女孩,竟然凈身出戶什麼都不要地就走了,真是與眾不同,是不是晉哥?」

喻晉文皺了皺眉,心中閃過一絲譏誚,想起那個安靜又沉默的女人――或許她就是想讓他覺得她與眾不同呢。

「喻總,我已經安排人去墨城尋找了,興許夫人是回老家了。」

「不用找了。」喻晉文神色漠然,淡淡道:「已經離了婚就不需要再有什麼瓜葛,她既然選擇高風亮節地離開,那就成全她。」

「……是。啊,還有一件事。公事!」

助理感覺到boss已經很不耐煩,趕緊強調是工作上的事。

喻晉文蹦出一個單音節,「說。」

「南城的南家出了些狀況,幾天前助南氏集團起死回生的那位神秘人終於露了面,傳出來的消息說是……南家大小姐回來了。」

喻晉文眉梢一挑,南家大小姐?不是三年前就死了嗎

《喻晉文南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