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原神:地獄開局的我連夜叛逃至冬
原神:地獄開局的我連夜叛逃至冬 連載中

原神:地獄開局的我連夜叛逃至冬

來源:google 作者:克羅特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克羅特 安格琳娜 現代言情

【changdu】「初次見面,諸位,我的名字是安格琳娜·雪奈茨芙娜,你們也可以稱呼我為安格琳娜老師,在接下來的一個月內,我會對你們進行戰鬥訓練,以及一些生活常識」克羅特看着眼前的場景,恍如隔世陰暗的地下室仍歷歷...展開

《原神:地獄開局的我連夜叛逃至冬》章節試讀:


《原神:地獄開局的我連夜叛逃至冬》第9章 未授勛之花


謝過了麗莎小姐之後,克羅特走在蒙德城的街道上。

望着不遠處廣場上的風神雕像,克羅特的思緒不斷飄遠。

一年過去,不知道自己與執行官們還有多少差距。

當年的慘劇歷歷在目,無時無刻不如夢魘般糾纏着他。

以現在的視角復盤,那夜的經過仍有着諸多疑點。

「如果能當面質問女士的話……」

「喲,好久不見啊,克羅特。」

要說在整個蒙德城,克羅特最不想遇見誰,那一定是眼前的騎兵隊長。

「我當是誰呢,原來是凱亞隊長啊。」

「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

所謂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一年的時間,倒是讓克羅特學到了不少話術。

「唉呀呀,這麼生疏的話語,可真是令人傷心呢。」

凱亞滿不在乎地用胳膊勾住克羅特的脖子。

「我今天來,可是給你準備了一份大禮呢。」

說著,凱亞從手中掏出一本寬厚的書籍,遞向克羅特的手中。

「這是……魔導緒論?」

「嚯,不錯的眼光,為了這本法器,我可是煞費苦心呢。」

「多謝……改天請你吃飯。」

儘管最開始鬧了些不愉快,但畢竟還是是朝夕相處的同事。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嘛。

「那麼,禮物我已經送到,先走啦。」

送走眼前這位和藹可親的騎兵隊長之後,克羅特就近找了處長椅坐下,開始研讀手中的書籍。

提瓦特的兵器大致可以分上五種,

雙手劍、單手劍、長柄武器、弓和法器。

魔導緒論便是一本有價無市的珍貴法器。

而且,書上撰寫的知識,比這本能輕易引導元素力的法器更加珍貴。

時間很快過去,高懸於穹頂的艷陽轉眼便落入了蒙德城邊的果酒湖,明亮的路燈也恰到好處的亮起。

「嗯……已經這個點了么。」

克羅特盯着手腕上一刻不停的機械腕錶,輕聲說著。

「總之,先回騎士團吧。」

儘管在這一年當中,克羅特為蒙德城做出不小的貢獻,但苦於日常的吃穿用度,裝備保養,試驗開銷………

總之,克羅特依舊沒有屬於他自己的房子。

雖然他本人並不在乎就是了。

騎士團的宿舍一樣可以住人。

「呼!呼!」

走在行人漸稀的街道上,克羅特隱約聽見了重劍揮舞的破空聲。

「這個方向……訓練場嗎。」

「還有人在訓練啊。」

不知怎的,克羅特想見見這位勤奮的「後輩」。

「果然是她啊……」

儘管心中已經有了推測,但實際見到眼前之人時,克羅特還是忍不住扶額。

看着眼前大汗淋漓的少女,克羅特沒有出聲打擾,而是默默地立在一旁。

諾艾爾的劍術無可挑剔,無論是力量還是技巧都已經達到了騎士團的標準。

但……聽安柏說,諾艾爾已經經曆數次考試,但至今還是預備騎士。

十分不巧的是,今年的騎士團考核期間,克羅特正在外執行任務,等到他趕回來,考試早已結束,只剩下失落的少女。

「呼……呼啊…」

「你已經做的足夠好了,諾艾爾。」

看着眼前訓練到近乎暈厥的少女,克羅特忍不住出聲制止道。

「誒,克羅特!?」

「什麼時候……」

「剛來不久。」

一個閃身扶住脫力的少女,克羅特說道:

「以風為生的風車菊也會被颶風連根拔起。」

「過度的訓練只會適得其反。」

「你的身體經受不住如此大的訓練量。」

克羅特的瞳孔中緩緩浮現出奇異的紋路,在黑暗的映襯下愈發明亮。

「可是,我真的很想……」

「很想成為騎士?」

「還記得嗎,諾艾爾,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大概是我醒來的第三天吧,我想要下床走路的時候。」

「你生氣地把我扶上床,還讓我注意身體,不是么?」

「現在,這話該輪到我說了。」

「注意身體,諾艾爾,你已經做得足夠好了。」

在蒙德的居民眼中,諾艾爾是一個熱心善良的女孩,不管遇到什麼事,只要高呼諾艾爾的名字就能解決。

這是蒙德人已經根深蒂固的思想。

甚至會有人,把其當成免費的勞動力。

諾艾爾渴望着大家的認同,也為此付出了很多。

但到頭來,連最基礎的騎士考核都無法通過。

諾艾爾的內心並不像表面上那麼柔弱靦腆,相反,她很要強。

她想做到最好,也正因為這份願望,神之眼才會回應她。

眼淚,不爭氣地從諾艾爾眼中流出。

「謝謝你……克羅特。」

「好啦好啦,從明天開始,我為你制定新的訓練計劃,如何?」

輕輕拭去少女眼角的淚水,克羅特將脫力的少女背在身後,平穩輕和地向騎士團走去。

「嗯……」

…………

翌日,訓練場。

「總而言之,諾艾爾,你的力量與技巧都無法挑剔。」

「那麼具體的問題,還是出在實戰上。」

「你的戰鬥經驗太少了。」

克羅特再一次躲過厚重的訓練大劍,對着眼前的少女點評道。

「不要一昧的進攻,防守同樣重要。」

「調整你的呼吸,諾艾爾,把控好戰鬥的節奏。」

「步伐亂了,再來!」

一上午的特訓轉眼便過。

「好了,就到這裡。」

「辛苦了,諾艾爾,休息一下吧。」

「不…該說辛苦的是我……總之,謝謝你,克羅特。」

少女的臉頰微紅,不知是因訓練還是別的。

「去獵鹿人吃飯吧,我請你。」

「那個,我還不……」

「咕嚕嚕~~」

某個奇怪的聲音適時的傳來。

「好啦,我知道了,請…別用那種眼神看着我……」

…………

平淡的一餐轉瞬便過。

「那麼,下午有什麼打算嗎」克羅特問道。

「下午,當然是訓練……」

「不,不對,諾艾爾,你應該有着自己的安排,而不是……」

「諾~~艾~~爾!!!」

「誒?」

「失陪一下,克羅特,我馬上回來。」

克羅特:?

躊躇再三,克羅特還是放心不下,跟了上去。

…………

「諾艾爾,你能給我帶一杯蒲公英酒嗎?」

「我老婆優律禁止我飲酒,但蒙德人哪有不喝酒的啊。總之,只要一杯就好,拜託你了!」

「可是,寧祿先生……」

諾艾爾看着眼前雙手合十的青年,有點為難的說道:

「天使的饋贈就在那邊啊。」

「我知道啊,但要是被我老婆逮到,我就真的慘了!」

「求求你了,諾艾爾,一杯就好……」

「好吧,那……」

「等等。」

克羅特快步走來,口中的話語愈發冰冷。

「你想喝酒也好,被逮到也罷。」

「與諾艾爾無關。」

「你!」寧祿瞪着眼前的少年,不滿地說道,「你以為你是誰啊!」

「西風騎士團,凜冬騎士克羅特。」

「我和諾艾爾還有重要的任務要去做。」

「如果你依舊執迷不悟的話,我會採取特殊手段。」

克羅特眼睛微眯,赤色的瞳孔緊盯着眼前的青年,黑色的風衣無風自動,肉眼可見的冰元素瀰漫在周身。

「噫!」

「我,我知道了!」寧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克羅特,這樣會不會有點…」

「太過在意他人的觀點,便會迷失自我,不是么?」

「你需要改變,諾艾爾。」

「你知道你為什麼無法通過騎士考核嗎?」

「誒?突然說起這個……因為我的戰鬥經驗?」

「這只是原因之一,諾艾爾。」

「因為你太純粹了。」

「誒?」

「你總是無條件的幫助他人,哪怕有些時候,他們完全能自己做到,不是么?」

「這……」

「話題到此為止,諾艾爾。」

說罷,克羅特轉身離去。

「等等,克羅特!」

「你剛才說的任務……」

「任務么……任務就是——」

「好好地理解我剛才說的話。」


《原神:地獄開局的我連夜叛逃至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