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醫妃專寵俏王爺
醫妃專寵俏王爺 連載中

醫妃專寵俏王爺

來源:外網 作者:安雪棠墨雲景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安雪棠墨雲景 都市言情

21世紀的暗夜組織有個全能型殺手叫安雪棠,但她穿越了。穿越第一天就被賣給了一個殘障人士當妻子,傳聞那人不僅雙腿殘疾還兇殘暴戾。可作為聲控顏控的安雪棠一進門就被那人的聲音和俊美的容貌蠱惑住了。雙腿殘疾?沒事,我能治。中毒活不過半年?沒事,我能解。需要養個小包子?沒事,我養的起。想要當攝政王?沒事,我助你一臂之力。想要生個小包子?呃…那…那也不是不行。展開

《醫妃專寵俏王爺》章節試讀:

安雪棠進了深山,原主從小到大像個丫鬟一樣幹活,這身體素質雖不能跟21世紀時的安雪棠比,但這身力氣也勉強讓人滿意。

進了山她就開始找草藥,功夫不負有心人,沒多久她就采了好幾種鮮見的草藥,不過這些藥材充其量只能稍微的壓制住雲景體內的毒,並不能解。

想要徹底解他的毒,必須得用一種叫貝母花的藥材,但這裡是北方,那貝母花偏生長在南方,這可真棘手。

將草藥放進背簍里,安雪棠見天還早,她又轉了一圈,這次目的在於找點吃的。

或許是因為深山裡鮮少有人來,安雪棠很快發現了茂盛的野菜,還有蘑菇以及木耳。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這蘑菇竟然有一大片,難不成這裡的人不知道蘑菇可以吃?

安雪棠采了許多蘑菇和木耳,還有幾捆野菜就下了山。

下山時,安雪棠遠遠就看見了原主家那個要命的祖母王氏。

長的可真是尖酸刻薄。

昨天就是這老女人給她扛去雲景家的,一想到她一路上罵罵咧咧的話,安雪棠眯了眯眼。

她記憶里有原主的記憶,知道了這王氏平時對原主的所作所為。

安雪棠對她可真是深惡痛絕,這該死的王氏向來蠻橫霸道,把原主和原主母親欺負的死死的。

原主的母親又是個貨真價實的傳統封建女人,就知道恪守什麼婦道和孝道,就是挨打受罵也不敢吭聲,甚是窩囊!

不過嘛,現在的安雪棠可不是好惹的,昨天這王氏敢把她像扔垃圾一樣扔在地上,今天她就得準備好接受懲罰。

安雪棠看向恰好在腳邊的翠青蛇勾了勾嘴唇,這翠青蛇雖然沒毒但看着依然令人毛骨悚然。

王氏和人閑聊幾句後,她抬腳準備下山,才剛走兩步,陡然,一條蛇從她背後襲來,咻地一聲,劃破空氣,精準而利落地砸在王氏的臉上。

這隻發生於短暫一瞬。

王氏啊的大喊一聲,低頭一看是一條蛇,她不由心驚肉跳地嚎叫一聲,隨即拔腿狂奔。

之前和她閑聊的婦人也被這突然發生的事情嚇得不知所措,紛紛跑開。

安雪棠滿意的勾了勾嘴角,看着王氏屁股後那濕噠噠的一幕,她沒忍住噗嗤一笑。

這人也太不經嚇了。

因為這一出,安雪棠心情大好,她幾乎是哼着歌往山下走。

回到小院子時,墨雲景還在院子里,不過此時的他,面色難色,看起來十分不正常。

安雪棠臉色一變,趕緊放下背簍小跑過去,「阿景,你怎麼了?」

墨雲景虛弱的抬眸,看着她不似作假的關心面龐,他愣了愣,隨即搖頭,「無礙。」

都這樣了,還無礙呢!

安雪棠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他這一看就是不久前毒發過了。

「冷不冷?我先帶你進屋躺着。」,安雪棠一邊說著一邊推他進屋。

她要是沒診錯的話,他毒發時是會全身發冷,刺骨般。

緊接着他還會全身發熱,癥狀像發高燒一般。

推他到床邊,安雪棠吃力地將他扶起,拖着他往床上放。

墨雲景無力的任由她折騰,他近來毒發越來越頻繁,看來真是時日無多。

「靠。」,安雪棠摸了摸他的額頭和脖子,見他燙成這樣她沒忍住爆了句粗,嘴裏嘟囔道,「燙成這樣還說沒事?」

讓他躺好後,安雪棠匆匆跑出去,她將背簍拿進廚房開始倒騰裡頭的草藥。

她今天採回來的草藥里有一味是可以幫助退熱的。

一刻鐘後她端着一碗葯進了屋,此時墨雲景閉着眼睛,咬緊牙關,他雙手握拳。

安雪棠莫名的心疼了一瞬,他應該很難受吧。

「阿景,起來喝葯了。」,安雪棠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臉。

墨雲景沒回應,一動不動的,依舊咬緊牙關。

安雪棠見他這樣也不是個事,猶豫了一下,安雪棠往自己嘴裏喝了一口,隨即俯下頭去,捏住墨雲景的下巴,迫使他微微張開口。

安雪棠將葯汁一點點渡入到他口中,一開始他不配合,導致葯汁漏了點。

不過他應該也是發現他要是不張嘴喝,恐怕那葯就要流在他臉上脖子上,所以還是鬆了松牙關,讓她成功把葯渡了進去。

喝了一口後,墨雲景發現他體內的熱就好像得到了極大的緩解,所以在安雪棠渡第二口時,他極其配合的張了張嘴,不由自主地滑動着喉結。

安雪棠就這樣一口一口的給他渡葯,見底後,墨雲景臉上的難色也終於退了點。

空碗,安雪棠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清了清嗓子道,「我這可不是趁人之危吃你豆腐啊,我只是為了給你喂葯,嗯,真的只是喂葯的。」

墨雲景微睜着雙眸,那漆黑的深邃瞳眸瞳仁盯着安雪棠,彷彿她就是世界上唯一的一抹光彩,此時的他只看得見她。

安雪棠又給他把了脈,見脈象漸漸平息,她鬆了口氣起身去了廚房。

墨雲景閉着雙眼,腦海里莫名的想起女孩那柔軟的唇。

他好像……有點捨不得放她離開。

……

安雪棠在廚房又找了一圈,她想要做點吃的,可卻發現家裡只剩下一點白米,她只能用來熬粥,粥里加了蘑菇和幾味葯。

雲六去鎮上換糧食還未歸,安雪棠只能自己動手把院子里的那隻野兔給處理了。

因為沒有辣椒,她想做的麻辣兔肉做不了,最終只能用木耳來燉兔肉。

飯食準備好後,墨雲景也緩了過來,他赤裸裸的目光看着安雪棠,也不知道為何,安雪棠腦海里自動就浮現給他喂葯那一幕,耳朵悄悄爬上一抹可疑的紅暈。

「吃…吃飯了。」

墨雲景幽幽的收回目光,淡定的嗯了聲,「糖糖,把我的輪椅推過來。」

這一聲糖糖差點沒把安雪棠的骨頭叫酥。

我滴個媽!

一個稱呼而已,為何從他嘴裏說出來竟那麼的親昵且如那夏日般熱烈,融化了安雪棠整個冬天的冰涼。

安雪棠第一次知道,原來自己的乳名竟是那麼好聽。

見她愣在原地,墨雲景不可察覺的勾了勾唇,「糖糖?」

《醫妃專寵俏王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