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楊米諾凌厚琛
楊米諾凌厚琛 連載中

楊米諾凌厚琛

來源:外網 作者:契約嬌妻有點甜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契約嬌妻有點甜 都市言情

實習醫生楊米諾在醫院組織的聯歡晚會上,一不小心把院長凌厚琛給睡了。本着睡了也白睡的原則,楊米諾悄悄的逃了。她以為,凌厚琛那天晚上醉意闌珊,根本就不會知道她是誰。沒想到,一個月以後,凌厚琛竟然把結婚協議拍到了她的辦公桌上。自此,她成為了那個高高在上的院長太太。沒有人知道,夜深人靜之時,凌厚琛對她進行的又是怎樣慘絕人寰的折磨。展開

《楊米諾凌厚琛》章節試讀:

聽到楊米諾的這個稱呼,凌厚琛忍不住的睥睨了她一眼。

她是單純?還是傻呢?

看着凌厚琛看她的眼神,楊米諾心裏被看的毛毛的,怎麼了?她這名義上的老公怎麼用這樣的眼神看着她呢?難道是她今天的衣服不得體嗎?

白T恤,長短適中短褲,在這樣的夏天裏,她穿一套這樣的衣服,既涼快,又很普通,就算是跟着凌厚琛來見凌母,也沒有什麼不妥當的地方啊。

看着一臉迷茫的楊米諾,凌厚琛真想把她的小腦袋一棍子給敲碎。

她怎麼笨的這麼可以?

不得己,凌厚琛終於忍不住提醒起了楊米諾。

「稱呼……」

「稱呼?」

楊米諾意會了一下,這才覺得自己可能是有些不妥了。

她馬上換上了一副甜蜜的笑臉,而後,伸手就拐住了凌厚琛的胳膊,當拐上去的那一刻,凌厚琛只覺得自己的心稍稍的一個顫抖。

「老公……」

沒等凌厚琛再說什麼,一聲夾雜着尾音的老公,就從楊米諾的嘴裏面逸了出來。

軟軟的,糯糯的,還別說,有點兒挺好聽的感覺。

只是,凌厚琛不理解,現在的女孩子己經這麼隨意了嗎?叫男人老公,竟然可以叫的這麼雲淡風輕?特別是楊米諾,叫的時候,就不能羞澀一點兒嗎?還是她平時經常叫那個她們家裡人給她定好的那個男朋友叫習慣了呢?

想到了這兒,凌厚琛的臉上的笑容轉臉消失。

楊米諾又迷茫了。

她忍不住的白了凌厚琛一眼。

她是怎麼得罪凌厚琛了?難道他對自己剛才喊他的稱呼感到不滿意嗎?不滿意又怎麼樣?反正己經簽了合同領了結婚證了,他就算是想反悔,也沒有機會了。

奶奶的,要不是為了給自己奶奶一個良好的生活環境,楊米諾至於看他的臉色嗎?

拐着凌厚琛的胳膊,楊米諾和凌厚琛一同進了別墅。

在路上的時候,凌厚琛己經向楊米諾介紹了凌母。

凌母畢業於華夏國的某知名醫學院,從醫一輩子,手術做的猶為精湛,在業內頗負盛名,特別是在婦產科方面,猶如突出。

現在楊米諾所實習的這家南州安寧私立醫院,就是凌母一手所創辦的,後來凌母到了退休的年紀,就把醫院的管理權交給了凌厚琛。

沒想到,退休了沒幾年的凌母,就得了絕症,與疾病鬥爭了一輩子的她,深知她得的這種病治癒可能性不大,就選擇了在家休養。

見到凌厚琛帶着嬌小的楊米諾回來,原本虛弱的凌母顯的特別的高興。

坐在家裡的沙發上,她上上下下將楊米諾看了好多遍,真的是越看越滿意。

凌厚琛帶着笑意,捉住了楊米諾放在膝蓋上那雙挺不安的手,使勁的攥在了自己的手心裏。

「媽媽,我給你介紹一下,她叫楊米諾,現在在我們家醫院實習,我們己經相處了很久了……現在覺的時機到了,就帶回來讓您看看。」

相處很久了?

時機到了?

代表了什麼?凌厚琛想要向凌母傳達的意思,也不過是他們己經在一起很久了,什麼該做的不該做的己經做過了,領楊米諾回來,就是讓凌母承認她這個兒媳婦嗎?

「米諾,叫媽媽……」

凌厚琛摩挲着楊米諾己經微微出汗的小手,提醒着她。

楊米諾愕然了一下,叫媽媽?似乎他們倆人簽的協議中,沒有這一條嗎?這叫一聲媽媽,那該值多少錢?

神思游移了一下,楊米諾還是決定好好配合著凌厚琛把戲給演下去。

「媽媽……」

「哎,好。」凌母高興的不行,滿是疲憊的臉孔之上露出來了一抹欣喜的微笑。

「媽,我覺得她很好,所以就自作主張領了結婚證。以後,我和米諾會好好的孝敬你的,米諾是一個好姑娘,她很好。」

凌厚琛寵溺的看了一眼楊米諾,隨後拉起了楊米諾的小手,在她的手背上輕輕的印了一個吻。

楊米諾的心亂的一批。

不可否認,凌厚琛的帥氣與多金,都是女人們眼中夢想的情人的樣子,再加上他此刻的柔情,楊米諾真想醉倒在他的懷裡不起來。

溫熱的唇,順着楊米諾的肘部神經,像是觸電一樣,直接擊中她呯呯直跳的內心。

「米諾,你多大了?」

「二十二……」

「比阿琛小七歲。阿琛,你成年的時候,小諾還是小學生呢,以後,你可得多照顧一下米諾,知乎道嗎?」

凌母看着他們兩人恩愛的樣子,不由的露出來了會心的笑意。

凌厚琛順勢環着楊米諾的肩膀,將楊米諾環到了自己的懷中。

「媽,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會對我老婆好的。是不是?老婆……」

凌厚琛低頭問起了楊米諾,淡淡的煙草香氣,衝進了楊米諾的鼻息間,就好像,他的唇己與楊米諾的小臉一擦而過。

楊米諾定了定神,回道:「媽,他對我很好……」

說罷,楊米諾便羞紅了小臉。

三個人又說了好一會兒的話,家裡的傭人把準備好的飯菜給端到了餐桌上。楊米諾攙扶着虛弱的凌母,坐到了餐桌邊。

她像是一個普通家庭的兒媳一樣,照顧凌母吃飯,全程凌母的都很高興,心情好了,氣色也跟着好了很多。

吃完了飯以後,一家人坐在一起看電視。

凌母對凌厚琛說道:「阿琛,今晚你和米諾就不要回去了,住在家裡,我己經叫人把你的房間打掃好了。」

聽到凌母這麼說,楊米諾的眼睛當即就投到了凌厚琛的身上。

住這裡?怎麼可能?怎麼住?不行的。

凌厚琛像是沒有看到楊米諾的眼神一樣,他回凌母而道:「好的,媽媽,聽您的。」

楊米諾氣歪鬍子,什麼叫聽凌母的,要是這樣,她是不是就得被迫和凌厚琛同居一室了?睡在一個屋子裡,凌厚琛會不會對她意欲不軌?

如果凌厚琛真的對她提出了非份的要求,她是答應呢?還是答應呢?

楊米諾糾結的厲害。

同時,她的心跳也跟着加速了起來。

今天他們剛領了結婚證,按道理來說,今天晚上可是他們的新婚夜。

新婚夜裡,新娘和新郎一般都會發生點兒什麼故事呢

《楊米諾凌厚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