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養父與高考狀元的救贖
養父與高考狀元的救贖 連載中

養父與高考狀元的救贖

來源:外網 作者:李公安呂雯雯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李公安呂雯雯 都市言情

你這妮子!怎麼這麼蠻呢?可不能和公安動粗! 老村長過來呵斥那女孩,但嘴裏面卻都是滿滿的維護之意。 他把少女護在了身後。 .........展開

《養父與高考狀元的救贖》章節試讀:

推薦精彩小說《養父與高考狀元的救贖》本文講述了李公安呂雯雯兩人的愛情故事,《養父與高考狀元的救贖》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 呂家村出了命案,死的還是一個風韻猶存的中年村花。 據說附近幾個村的光棍,都成了村民們懷疑的目標。 一時間流言蜚語、議論紛紛。 我不敢耽誤,帶着法醫老陳,警員小孟和輔警強子,開着所里那輛老掉牙的麵包車往案發地點駛去。 在路上,我腦海里思索着目前所掌握的案情信息。 被害者家裏面遭賊了。 那賊在行竊的時候,正好遇到了女主人回來,於是盜竊案就變了殺人案。 女主人遇難,殺人犯不知所蹤。 劉關鎮處于山區,交通不便,這個呂家村更是全鎮位置最偏遠的一個行政村。 還有呂河阻隔了交通,說一句天高皇帝遠絕對不過分。 呂家村不大,100多戶人家,大部分都姓呂,但不見得都是血緣很近的親戚。 一路顛簸,過了呂河上的小石橋,終於到了被害人的家。 李公安,您可來了!老村長看到我很激動,過來一邊寒暄,一邊發煙。 我謝絕了遞來的煙,問被害人在哪。 老村長一指西邊的屋:那裡!俺們都懂,沒讓人進去,用繩子圍着呢。 我點點頭,進了西屋。 這是一個卧室,布置得還很精緻。 床上的枕巾、床單、被罩都是粉紅色的,上面綉着鴛鴦戲水的圖案。 櫥櫃和桌子都有被翻動的痕迹,衣服等雜物被扔的亂七八糟,符合入室行竊的典型特徵。 死者呂霞趴在梳妝台的下面,穿着碎花的睡衣,呈仰卧姿勢。 致命傷是後腦勺的一個血洞,目測應該是被鈍器所傷。 現場沒有發現兇器。 法醫開始工作。 這裡肯定是沒有監控的,所以破案的重點,還是在對周圍環境的走訪調查上。 我出了西屋,問一直守在門口的老村長:誰第一個發現死者的? 呂霞他男人。 人呢?你讓他過來,我有話問他。 李公安,你還是問俺吧,呂老實他說不出啥來。 我停下了腳步:那也得他自己說!他不但是報案人,還是死者的丈夫!這是別人能代替的么? 說到這裡,我已經對這個叫呂老實的男人,起了懷疑。 名字叫老實,人不一定老實! 況且妻子死了,丈夫本就是警方的重點懷疑對象。 而自己作案,再裝模作樣報警的人,也大有人在。 甚至還有淡定接受採訪的呢! 就比如杭州那個殺妻碎屍,把屍體衝進下水道的男人! 我是警察,都佩服那廝的心理素質。 李公安,呂老實他是個啞巴啊。老村長一句話,把我說愣了。 我看着眼前這個皮膚黝黑的中年漢子,想着老村長對他的介紹。 內心不由得感慨一聲,呂老實是不是老實人不一定,但一定是個可憐人。 呂老實不是他的本名,只是他的外號。 可有那麼一句話,只有取錯的名字,沒有叫錯的外號。呂老實真的很老實,甚至很懦弱。 這和他的身世有關。 他不是一開始就啞的,少年時的一場大火,不但奪去了他的雙親,嗓子還被煙熏壞了。 這就造成了他說話的時候,儘管再努力,但除非是很熟悉的人,才能從他的口型和手勢中,大體明白他到底在表達什麼。 大火以後,他變成了一個孤兒,是吃百家飯長大的。 當然沒正經上過什麼學。 別人能出去打工,他因為是個啞巴,也沒法出去,因此生活過得一直很清貧,一直在村裡靠務農為生。 呂老實其實一直都在現場,只是躲在了一角不敢靠前,直到被老村長招呼,這才帶着明顯的慌張與不安,很局促地站在了我的面前。 他身上的衣服有些不合體,下面是草綠色的褲子,膠鞋。 上身是一件明顯大一號的長袖襯衣。 襯衣原本是白的,現在都已經泛黃了。 額頭上都是汗,不知道是熱的,還是嚇的。 說說案發的情況。我開始例行詢問。 因為是後天聲帶受損的,所以呂老實的聽力沒有問題。 哇哇哇他開始對我比比劃劃。 我當然一句都沒聽懂,還是老村長給我翻譯:他說中午從地里回來,一開門就發現婆娘被人打死了,嚇得連滾在爬就到了村委會,事情就是這麼個事情,情況就是這麼個情況。我尋思,這肯定是個過路的賊!俺們村也沒有這樣偷雞摸狗的?更不要說敢殺人的後生了!要說有光棍乾的那是扯淡,俺們村的光棍都去外村禍禍,這叫兔子不吃窩邊草 我自動忽略了老村長自作聰明的案情分析,在筆錄上記着。 忽然,那個呂老實沖了上來,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很是激動的叫喊着。 那臉紅脖子粗的樣子,顯得無比焦躁緊張。 我被嚇了一跳,但並沒有擺脫他的手掌,只是注意到他的右手總在比劃一個五的手勢。 這是什麼意思? 兇手的線索么! 老實,不能這麼抓人家公安!老村長急忙過來拉開了呂老實。 是丟了五千塊錢,他說家裏面五千塊錢沒了。老村長給我翻譯。 聽老村長這麼說,呂老實急忙點頭,嘴裏面繼續哇哇的叫,似乎眼淚都要出來了。 我心裏面有些腹誹。 你老婆死了,你好像都沒這麼傷心吧! 現在丟錢了,卻這麼的緊張。 你老婆的命,在你心裏都不值五千塊錢么? 真是有些讓人齒冷啊。 怪不得這對夫妻的感情不好呢。

《養父與高考狀元的救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