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雪月風花之月臨蒼穹
雪月風花之月臨蒼穹 連載中

雪月風花之月臨蒼穹

來源:google 作者:青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墨非 現代言情 青鱗

【changdu】青鱗點點頭,心裏輕鬆了不少,但還是緊緊的抱着月其實她也明白月不可能一輩子陪着她,可她還是想貪心一些,自私一些,一直在月身邊「咚咚…..」「月大人,您的飯菜準備好了」「進來吧...展開

《雪月風花之月臨蒼穹》章節試讀:


看着空中的人背後生着兩隻翅膀在飛,月陷入了沉思。

青鱗試探性的問道:「月姐姐你不是斗王嗎?不是也有翅膀嗎?月姐姐你為什麼不飛呢?」

月的臉色頓時有些不自然,乾笑道:「小青鱗,我是在鍛煉你的意志力,想要成為修鍊者必須要有大毅力。在惡劣環境中行走,用自己的雙腳丈量大地,就是鍛煉毅力的最好辦法。」

「原來是這樣…….」青鱗深有所感的點點頭,堅定道:「月姐姐,青鱗知道了,青鱗會堅持下去的!」

「……..」青鱗的認真頓時讓月哭笑不得,月心裏默默的流下了眼淚:「姐姐總不能告訴你姐姐忘了吧…..」

看着青鱗認真一步步往前走的模樣,月更不忍心告訴青鱗真相了,只能含着淚和青鱗一起往前走。

這沙漠里黃沙漫天,只有頭頂那個毒辣的太陽為伴。能飛月真的不想在這沙漠里多走一步,但現在沒辦法了,自己造的孽,只能自己咽了。

兩人一路走走停停,但青鱗始終都沒有讓月幫她的意思,一直堅持着。

青鱗現在才七八歲的樣子,可兩人卻從早一直在沙漠走到了晚上,這份毅力讓月都不禁感到動容。

在太陽即將落下的時候,兩人在沙漠之中看到了一片綠洲。

「月姐姐,月姐姐!綠洲唉!」疲憊的青鱗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身體里彷彿又湧現了力量。

月抱起青鱗笑道:「那我們今晚就在綠洲里過夜吧。」

「嗯嗯!」青鱗猛點頭,如果再不休息她真的就堅持不下去了。

走了一天,她的腳已經被磨破了,但是她不想讓月失望,就憑着這股信念忍着疼堅持走了大半天。

青鱗的堅持月一直都看在眼裡,但除了維持鬥氣護罩之外,月並沒有給青鱗多餘的幫助。

她不可能一輩子陪着青鱗,她還要去其他地方。青鱗需要學會獨當一面,這樣的鍛煉是青鱗必須的經歷。

月抱着青鱗緩緩走進綠洲,讓月奇怪的是綠洲里竟然就見不到任何活物,安靜地可怕。

月看向綠洲中湖泊有些訝異和驚訝,湖泊里有東西,而且似乎不是人,但很快她又恢復平靜,帶着青鱗走向湖泊。

「小青鱗,我們在這裡休息一下。」

「嗯,聽月姐姐的。」青鱗點點頭,走了一天她的衣服早就被汗水浸**,身體黏糊糊的讓她很難受。趁着這裡有水,她還想清洗一下。

月看出了青鱗的想法,拿出一顆丹藥遞給青鱗:「小青鱗,在清洗之前先把這個吃了。」

青鱗接過吃下,丹藥入口即化,化為一股暖流流入青鱗的四肢百骸。

青鱗瞬間感覺自己一天的疲憊都消失了,還有一股股力量從她的小腹處湧出來。讓青鱗更驚訝的是,她腳上被磨破的地方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復。

「月姐姐……..」

「噓…..」月打斷青鱗的話微微一笑柔聲道:「小青鱗,你先清洗吧,不然等會你可能會受不了哦。」

說著月將青鱗放下,青鱗這才發現她的身體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些黑色的污漬,而且味道有些難以言喻。

不等月提醒,青鱗就急忙跳進了湖裡,不過她並沒有去到深處,只是在淺水區。

夜間沙漠中的湖水很冰,但此時的青鱗卻感覺湖水很暖和。

見此月笑了笑,布下結界後也坐到湖邊將雙腳放入湖中。

青鱗將身上的黑色污漬清洗掉後,她發現自己身上的疤痕全都消失了,皮膚也變得比以前更光滑。

發現自身變化的青鱗無比欣喜:「月姐姐你快看,青鱗身上的疤痕消失了!而且青鱗的皮膚變得好光滑呀!青鱗變漂亮了,月姐姐你快看看青鱗!」

「好了好了,知道了。」月啞然失笑:「消失了就好,我們小青鱗以後肯定會是一個大美人的。」

青鱗聞言小臉有些發紅,縮到水裡只冒出一個小腦袋:「月姐姐謝謝你…..」

「哪有姐姐對自己的妹妹不好的。」月揉了揉青鱗的頭髮笑道。

青鱗聞言身體顫了一下小聲問道:「月姐姐你為什麼會對青鱗這麼好?」

月愣了一下,柔聲道:「小青鱗的眼睛和姐姐喜歡人很像,小青鱗陪着姐姐,姐姐很開心。」

青鱗的眼神黯淡了幾分:「姐姐對青鱗好是因為青鱗的眼睛像姐姐喜歡的人嗎?」

「不全是。」月捏了捏青鱗的小臉笑道:「小青鱗這麼乖,這麼可愛,姐姐也很喜歡,而且小青鱗和姐姐以前很像。」

聽到月這麼說青鱗的眼睛又恢復了光彩,原本有些低沉的聲音里也充滿了喜悅,青鱗轉過頭看着月問道:「那姐姐你以前是什麼樣?」

「唔……」月想了想笑道:「姐姐以前也和青鱗一樣很可愛,很漂亮,是個小美人呢。」

聞言青鱗的小臉多了幾分紅潤鼓着腮幫子嬌聲道:「月姐姐你好壞,又取笑青鱗。」

「哪有,姐姐說的是事實。」

月話音剛落,湖面突然濺起一大片水花向著月籠罩而去,沒有絲毫防備的月頓時就被淋了個透心涼。

月抹了一把臉上的水,很不爽的看向湖中心:「喂,你幹嘛?我可沒招惹你。」

青鱗還以為月說是她做的,當下不由得有些委屈和慌張:「月姐姐,不是青鱗做的,青鱗沒有用水潑你。」

月的目光依舊落在湖中心,輕聲道:「小青鱗,姐姐說的不是你,是湖裡那個。」

「湖裡?」

青鱗茫然的轉過頭向著湖中心看去,湖中心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名女子。

女子一頭黑髮如瀑,隨意的垂在腰下散落在湖水中。一雙金色的眸子配上眼角一抹妖艷的緋紅,美麗迷人卻又充滿危險。其腰肢極盡妖嬈,媚意無邊。面容清冷,氣質高貴霸氣,青鱗覺得這是她所見過的除了自家月姐姐以外最漂亮的人。

突然間女子的身形拔高了一截,雙手環抱,嘴角掀起一抹弧度,饒有趣味的注視着月。

月也看向女子,四目相對時女子突然間愣住了,注視着月的眼眸目光難以移開。直到月移開視線看向女子身下那一段紫色的蛇尾女子才回過神來,女子的面頰也莫名的紅了幾分。

青鱗此刻也看到了女子腰下的那一段紫色的蛇尾,蛇尾在湖中晃動掀起陣陣波瀾。沒什麼力度的波瀾落在青鱗身上,卻讓青鱗身軀發顫。

「美…美杜莎女王!?」青鱗瞬間認出了眼前之人的身份,頓時小臉嚇得煞白。

聽到青鱗的話,美杜莎女王似乎也是意識到了什麼,面容又恢復了清冷,但卻沒有動作也沒有開口,就這麼靜靜的看着月。

月把青鱗抱道懷中輕聲安撫:「青鱗不要怕,姐姐在呢。」

「月姐姐,她是蛇人族的女皇,實力很強的,我….我們……」

哪怕在月的懷抱里,青鱗仍有些懼怕不敢去看湖中心那道身影,她甚至想要叫月趕快跑。可看到月那副淡然的樣子,逃跑兩個字她卻怎麼也說不出口了。

「小青鱗,你認識她?」月不禁有些疑惑。

青鱗點點頭,顫聲道:「以前聽來石墨城的旅行者說過美杜莎女王的外貌,黑髮金眸,面容很漂亮,下半身是紫色蛇尾,青鱗記得很清楚。」

「這樣么,那我們運氣還真是好,剛到沙漠就遇到了蛇人族的女王。」

月語氣淡然,很鎮靜沒有絲毫慌亂,受到月感染的青鱗也漸漸平靜了下來。

「人類女子,你似乎對自己的實力很自信。隨意闖入本王的浴場打擾本王不說,竟然還在本王的浴場的里泡腳,你是不是囂張過頭了?」

美杜莎語氣清冷,但卻沒有絲毫壓迫感,也沒有一點生氣的意思,這不由得讓青鱗有些奇怪。她所知的美杜莎冷血無情,根本不可能會與人類這般講話,可美杜莎此刻的表現卻是與她了解的美杜莎大相徑庭。

月頓時有些心虛:「我又不知道你在…….」

「哼。」美杜莎女王冷哼一聲不滿道:「人類女子,你知道本王在,你絕對是故意的。」

被識破的月紅着臉爭辯道:「這麼大的湖泊讓我們洗洗怎麼了嘛,我的腳又不臭。」

月這麼一說倒是讓青鱗不好意思了,她之前吃了那個丹藥,身上排出的那些黑乎乎的東西好像有點臭的。

美杜莎女王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蛇尾輕晃向月和青鱗緩緩游過來:「確實不臭,一起也不是不可以。不過嘛,你們打擾了本王,是不是該補償點本王什麼?」

美杜莎女王來到月身前瓊鼻微動,尖牙露出閃着寒光:「讓人迷醉的味道,本王還是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

月莫名的看着眼前的美杜莎女王,隨即自己聞了聞,好像也沒有那麼香。

在月懷裡的青鱗看到美杜莎女王露出尖牙的那一瞬間魂都快要被嚇沒了,嬌小的身軀顫抖的更厲害了。

月輕笑道:「女王大人,你剛才可用水潑我了,你還想要我怎麼補償你,我們兩清了。」

美杜莎瞥了月一眼,而後手掌緩緩搭在月的肩頭赤紅色的鬥氣將月包裹。

「月姐姐!」青鱗見此立刻慌了神,她還以為美杜莎要對她們動手了。

月揉揉青鱗小腦袋:「沒事的,小青鱗別怕,她不會對我們動手的。」

青鱗看了看美杜莎,美杜莎依舊是之前那副表情,她根本沒辦法判斷美杜莎對她們是否有敵意,當下對美杜莎還是很警惕,綠色的瞳孔中隱隱有着光芒浮現。

「人類女子,你就這麼自信嗎?」美杜莎笑了笑,赤紅的鬥氣顏色更加深邃了幾分,月濕透的衣物很快又變得乾燥清爽。

青鱗頓時愕然無比,原來美杜莎只要給月弄乾衣服嗎?

月微微笑道:「我對自己一直都挺有信心的。」

美杜莎白了月一眼淡淡的道:「現在你欠我了。」


《雪月風花之月臨蒼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