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它小說›新婚日王妃逃婚了
新婚日王妃逃婚了 連載中

新婚日王妃逃婚了

來源:外網 作者:唐夢若影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唐夢若影

第6章「她忙?她一個傻子能有什麼忙的?她對嵐兒和雨兒下毒,不就是為了讓逸辰來見她嗎?現在逸辰人都來,她裝什麼裝,走開。」.........展開

《新婚日王妃逃婚了》章節試讀:

《新婚日王妃逃婚了》是作者唐夢若影的小說,大家可以在本站讀到這本精彩的小說。一起來看下吧:... 第2章 楚如雪下意識的抬起了手,極力的擠出一絲笑:「妹妹,你醒了。」 楚無憂冷冷的掃了楚如雪一眼,然後慢慢的閉上眸子,隱下眸子中的驚愕。 她這是在什麼地方?她記得她是急着去醫院給一個病人做手術,後來發生了車禍。 可是這兒又是怎麼回事?她清楚看到剛剛那個女人穿着古裝。 她現在的坐的這個車,也絕非現代的交通工具。 剛剛,她是被一股強烈的殺意驚醒的,那個女人喊她妹妹,但是卻想要殺她。 突然驚覺這副身子似乎也不是原本熟悉的感覺,而且她的腦中似乎還有着另一個記憶。 難道?難道她詭異地穿越了。 楚無憂驚住,被自己腦中荒謬的念頭徹底的驚住。 只是就在此時楚無憂卻突然再次感覺到那強烈的殺意。 楚如雪看到她重新閉上了眸子,便再次起了殺意,畢竟,這樣的機會實在難得。 「想殺我?」只是,這次楚如雪的手還沒有碰到楚無憂,一聲如同來自地獄般冰冷的聲音突然的響起。 這一瞬間楚如雪硬生生的打了一個冷顫,感覺似乎突然的掉在了千年的冰窟中,從頭冰到腳。 楚如雪定了定神,看到楚無憂仍就閉着眸子,斜依在車簾旁,有那麼一瞬間,楚如雪以為剛剛只是她的錯覺。 楚如雪的手緊了緊,眸中的狠光再閃,這一次她不想再猶豫,手快速的向著楚無憂的唇捂去。 「就憑你,也想殺我?」楚無憂的眸子再次的睜開,寒光猛射,那凜冽犀利的目光,似乎要將人直接的穿透了。 楚如雪的手抖了抖,手中的帕子險些掉在地上。 楚無憂的目光直射在她的身上,竟然讓她本能的害怕。 一直以來她害怕的只有一個人,就是那個她傾注了一切,卻仍就不曾正眼看過她一眼的男人,但是此刻她竟然害怕這個傻子,真是笑話。 傻子?楚如雪一滯,這個傻子不傻了,這樣的認知讓楚如雪的心猛然的一沉,怎麼會突然不傻了? 若楚無憂不傻了,那就更不能留。 楚無憂現在畢竟受了傷,根本就沒有反擊的能力。 只是此刻楚無憂身上那種讓人驚顫的氣勢,讓楚如雪有些猶豫,有些害怕。 楚無憂的唇角展開一絲輕笑,紅唇再次輕啟:「你不防動手試試,看死的會是誰?」 楚無憂明明輕笑着,卻讓人感覺到一股從頭到腳的冰滯。 她淡淡含笑的聲音,卻如同來自地獄般的催命符。 楚如雪徹底的驚滯,半舉的手,猶豫着,微顫。 對持中,一冷,一狠,一靜,一亂。 馬車突然的停下,楚如雪一驚,快速的放下手,她瞬間隱去臉上所有的情緒,臉上也立刻帶了笑:「妹妹沒事我就放心了,剛剛我只是想要看一下。」 楚無憂冷笑,這臉變的真快,不去演戲都可惜了! 楚無憂心中也暗暗的鬆了一口氣,這個女人的反應讓她知道,她現在安全了。 剛剛的確是驚險。 若是這個女人真的動手,她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因為她此刻全身疼痛,根本一點力氣都沒有。 車簾快速的被掀開,一個清透幹練的丫頭閃了進來,看到楚無憂的樣子時,丫頭忍不住驚呼:「主子,這是怎麼了?」 那聲着急的主子顯然是喊的楚無憂,而那聲音遽然變冷的質問的對象很顯然是楚如雪。 「剛剛在白府與風小姐起了衝突,被白公子無意間推了一下,傷到了。」楚如雪輕聲解釋,一臉的愧疚,一臉的擔心,裝的真像。 楚無憂暗暗冷笑,好一個無意間一推,無意間一推能將人傷成這樣,而且還要了原來的這副身子的主人的命。 這個女人真的以為以前的『她』傻到什麼都不懂?她現在的腦中,還存留着一些這副身子原主人的記憶。 先前發生的事腦中也有記憶,或者先前的『她』辨不清事情的真假,但是現在的她卻是分析的比誰都透徹。 丫頭掃了楚如雪一眼,然後抱起楚無憂,輕鬆的躍下馬車,急急的喊道:「快,快去皇太后那兒請御醫來。」 「不必了,我沒什麼事,休息一下就好了。」楚無憂眉頭微蹙,她是醫生,這副身子現在的情況她很清楚,並沒有大傷,最需要的就是休息。 記憶中,皇太后很疼『她』,若是讓皇太后知道了,她就別想好好休息了,而且她也怕被太醫查出了異樣。 「主,主子,您,您能說一句這麼長的完整的話了。」正抱着楚無憂的青竹明顯的愣了愣,腳步停住。 青竹一臉驚愕的望着楚無憂,一雙眸子中漫開意外的驚喜。 「小姐,你不傻了。」身旁的冬兒心直口快地喊道,話一出口,便意識到自己說錯了,有些害怕的望向青竹一眼,慢慢的低下頭。 「不傻了,剛剛一摔,可能是撞到頭了,竟然就給撞好了。」楚無憂卻毫不介意的輕聲笑道。 「真的,小姐真的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冬兒抬起頭,一臉驚喜的歡呼,跟她站一起的幾個丫頭,也都一臉的高興。 「是,太好了。」青竹的眸子中隱過幾分激動,小姐好了,就不會再受人欺負了。 雖然太后吩咐她來照顧小姐,但是小姐為了見白公子,卻經常跟着二小姐出去,又不讓她們跟着,每天都被欺負的很慘。 楚如雪隱在衣衫下的手不斷的收緊,收緊,然後慢慢的鬆開,也裝出一臉高興地說道:「真是恭喜妹妹了,倒是因禍得福了。」 青竹雙眸微閃,並沒有理會楚如雪,而是抱着楚無憂直接的走進了候王府。 「怎麼了?那丫頭竟然不傻了。」本來是趕出來看熱鬧的大夫人一臉難以置信的低呼。 「是,不傻了。」楚如雪恨恨地咬牙,眸子中更閃過陰毒的狠光,不知道在盤算着什麼壞主意。 大夫人眸中精光微閃,怎麼就突然不傻了?是藥效過了嗎?! 不行,她要趕緊通知宮裡那位!

《新婚日王妃逃婚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