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謝芷煙蕭寧鐸
謝芷煙蕭寧鐸 連載中

謝芷煙蕭寧鐸

來源:外網 作者:謝芷煙蕭寧鐸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謝芷煙蕭寧鐸 都市言情

建安八年,二月初二。坤寧宮的桃花開了初芽,春雨蒙蒙,冷透整座宮殿。「瑾兒,陛下是不是又去了永樂宮?」謝芷煙望向那片看不到頭的宮牆,神色懨懨卻聲音平靜。「……是。」大宮女瑾兒低聲回答,擔憂地上前替她披上鶴氅,「皇后娘娘,您身子不好還是回屋吧。」謝芷煙眼神微黯,許久輕輕搖頭。...展開

《謝芷煙蕭寧鐸》章節試讀:

推薦精彩小說《謝芷煙蕭寧鐸》本文講述了謝芷煙蕭寧鐸兩人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冷雨飄搖,打落初芽。謝芷煙看着她又像是在看她自己:「瑾兒,她如今已是皇貴妃,莫要再口出不遜。」瑾兒心裏難過,只得轉身去拿出那把斷劍。謝芷煙用手帕仔細擦拭着劍身,彷彿這斷劍是什麼稀世珍寶。... 建安八年,二月初二。 坤寧宮的桃花開了初芽,春雨蒙蒙,冷透整座宮殿。 「瑾兒,陛下是不是又去了永樂宮?」謝芷煙望向那片看不到頭的宮牆,神色懨懨卻聲音平靜。 「……是。」大宮女瑾兒低聲回答,擔憂地上前替她披上鶴氅,「皇后娘娘,您身子不好還是回屋吧。」 謝芷煙眼神微黯,許久輕輕搖頭。 「無妨,你替本宮將那匣子里的明徽劍拿出來,置了一整個冬,怕是銹了。」 那劍是蕭寧鐸送她的唯一一件禮物。 瑾兒卻忍不住勸道:「娘娘,那啞女也不知用了些什麼手段,轟得陛下都不知多久沒來坤寧宮了,您還管那劍做什麼?」 冷雨飄搖,打落初芽。 謝芷煙看着她又像是在看她自己:「瑾兒,她如今已是皇貴妃,莫要再口出不遜。」 瑾兒心裏難過,只得轉身去拿出那把斷劍。 謝芷煙用手帕仔細擦拭着劍身,彷彿這斷劍是什麼稀世珍寶。 這時,「嘭――!」的一聲。 坤寧宮的門是被人踹開了! 謝芷煙手一頓,緩緩轉過身。 果然,來人是蕭寧鐸,姜國皇帝,同時也是她的夫君。 蕭寧鐸一身黑底龍紋長袍,狹長的鳳眸蘊滿怒意,開口就是斥責。 「謝芷煙!你竟敢趁我不在謀害綉兒!」 謝芷煙一怔,卻是緩緩起身行了個禮,像是沒有感受到蕭寧鐸的暴怒一般:「臣妾只是按照您離宮前的囑咐,命太醫院送了些補藥過去。」 她如實說了,蕭寧鐸卻越發憤怒! 他一把抓住她的下顎,那眼神如刀一般落在她身上。 「謝芷煙!你明知道綉兒當年為了救朕,自此身虛體弱,虛不受補!我讓你照看她,你就是這麼照看的!你這皇后看來是不想做了。」 謝芷煙下顎一陣疼痛,心口苦得發澀。 她是他的皇后啊,明明他也曾送她長劍,許她一生。 可如今他心裏,卻只有一個農家啞女,從那女子進宮,他似乎就再未給過她好臉色…… 謝芷煙艱難開口:「陛下,臣妾送的都是性平之葯,皇貴妃是不可能吃出問題的……」 話未說完,蕭寧鐸猛地鬆手,一臉嫌惡:「還敢頂嘴?謝芷煙,你是仗着徐家撐腰便可以頂撞朕了,好得很!」 謝芷煙一下沒站穩,撞在身後的桌子上,手腕被斷劍劍鋒狠狠一划! 鮮血一下湧出,謝芷煙卻似毫無感覺,一雙清眸只看向蕭寧鐸。 五年了,無論趙綉兒有什麼不舒服,便全是謝芷煙的錯。 從前她還解釋,還委屈,可是現在,她已經連解釋都不想給了。 「陛下這次想如何罰我,直說便可。」說著,謝芷煙卻還是忍不住紅了眼。 蕭寧鐸冷笑:「看來,你是真覺得朕不能拿你徐家怎麼樣。若綉兒再有任何閃失,朕一定廢了你,連帶徐家人,朕一個都不會放過!」 謝芷煙一怔,徐家滿門忠烈,數百條英魂怎麼在蕭寧鐸口中連趙綉兒一根指頭都抵不過了呢? 她該難過才是,可謝芷煙只是垂頭應了聲:「是,臣妾謹記。」 蕭寧鐸見謝芷煙低眉順眼的模樣,卻是越發厭惡。 只覺裝模作樣至極,半點沒有從前良善的影子了。 「你怎麼變成現在這幅模樣了?」 他說完便揮袖離去。 謝芷煙呆在原地,一旁的瑾兒含着淚忙去叫太醫。 半響,謝芷煙喃喃出聲:「蕭寧鐸,變得到底是我,還是你?」 少年深情,怎知今日,紅顏未老恩先斷。 第二章 二月二十九,春雨下了半場便歇了。 坤寧宮裡,瑾兒將一枚鳳簪戴到謝芷煙頭上。 笑着道:「娘娘,今兒是您的生辰,徐老將軍會進宮來看您,您這樣打扮最是好看了,陛下見到也一定會喜歡的。」 謝芷煙看着鏡中人,眼眸平靜:「即便再美,陛下眼中又何時有我的影子。」 瑾兒聲音凝滯,是啊,這宮裡論美貌,皇后娘娘便是不施粉黛,也是清水出芙蓉,無人可一較高下。 可陛下眼裡,似乎只剩一個趙綉兒。 最好的東西,無不是撥了頭一份的往長樂殿里送…… 宮人們來來回回準備,坤寧宮有了久違的一點人氣。 到了晌午,蕭寧鐸卻還是沒來。 謝芷煙坐在桌前,等到菜涼透了。 蕭寧鐸身邊的太監常磊才來拜見:「皇后娘娘,陛下有令,皇貴妃有孕,天下大喜,皇貴妃娘娘以後可見皇后不請安。」 殿內一瞬靜可聽針。 常磊看了一眼謝芷煙蒼白臉色,心中嘆息一聲,卻還是開了口:「陛下還說,今日要陪皇貴妃,不來了。」 姜國規矩,無論帝後感情如何,生辰之日都要在一起過。 趙綉兒懷孕了。 而蕭寧鐸,連演都不願與她演下去了。

《謝芷煙蕭寧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