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蕭崢陳虹
蕭崢陳虹 連載中

蕭崢陳虹

來源:外網 作者:執掌風雲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執掌風雲 都市言情

從東南席捲而起的時代風雲中,深處基層的蕭崢無意中抓住一個機會,經歷了從潛龍在淵到輝煌騰達的人生歷程。展開

《蕭崢陳虹》章節試讀:

第3章第一轉變上面寫着:「我已經沒事了。
明天晚上七點,安縣國際大酒店,我請你吃個飯,以示感謝。
不見不散。
小月。
」「小月?」
蕭崢看着這個名字,心頭有些喜感。
這位開着豪車、長相極好、又氣質不凡的女子,竟然有「小月」這麼一個有點俗氣的名字。
蕭崢收起了紙條,對護士說了一句謝謝,走出了醫院。
回鎮上宿舍的路上,蕭崢心想,那個「小月」是知恩圖報的,還記得要感謝自己,請自己去吃大餐。
其實,蕭崢也沒有心情吃吃喝喝,最重要的還是要把調工作的事情辦妥,否則自己和陳虹就得分道揚鑣了。
9年的感情,哪能說分就分了?不管多困難,蕭崢也要爭取一下。
第二天蕭崢上班之後,就去找了自己的分管領導金輝。
金輝是副鎮長,分管安全生產。
昨天,金輝本來要跟蕭崢一起下村的,可臨時要陪一個副縣長,就沒去。
見到蕭崢之後,金輝就問昨天檢查鳳棲村石礦發現了什麼問題?蕭崢記錄得非常仔細,還打印了一張A4紙將問題列了出來。
金輝一看,不由表揚了一句:「蕭崢,不錯,工作做得很細緻,這個問題清單列得也很清楚,不錯。
跟村上溝通得怎麼樣?他們打算什麼時候整改?」
「他們還沒空聽我反饋這些問題,整改就更別提了。
」蕭崢把昨天下午在村裡的遭遇,村支書直接走了、村長讓他等了兩個多小時等等,都說了。
副鎮長一聽,臉色不好了:「鳳棲村的老油條們,我不去,他們就不把你當幹部了!等會,我跟你一起下村!他們鳳棲村的問題不解決,後患無窮。
」蕭崢想到了昨晚的事情,就把看到省城奧迪車被塌方石塊砸扁的事情說了,當然他如何救了女子「小月」的事情,他沒說,他不想故意炫耀自己見義勇為。
金輝一聽說省城的轎車被塌方「活埋」,一下子就着急了,立刻給村裡打電話,詢問情況。
村裡的反饋是,的確有一處地方發生塌方,可並沒有什麼省城的車子被砸的事。
金輝讓他們去查清楚,村裡第二次來反饋,還是堅持沒有什麼省城車子的事故。
金輝這才放心了,對蕭崢說:「可能是你昨天在村裡忙了一天,太累了,看岔眼了?」
蕭崢堅持說:「這不可能啊。
」金輝道:「不管怎麼樣,既然村裡說沒這事,我們就先不管了,沒死人就好。
我先處理點手頭的事,等會喊你一起下村,一定要督促鳳棲村整改礦山。
」「好。
」蕭崢答應了一句,可沒有馬上走。
副鎮長金輝抬眼瞧了瞧蕭崢,問道:「還有什麼事嗎?」
蕭崢尷尬笑了笑說:「金鎮長,我有個現實困難,想要跟您彙報一下。
」金輝在椅子里動了動身體,問:「什麼事?」
蕭崢道:「金鎮長,我想換個工作崗位。
」金輝一愣,道:「換崗位?怎麼可能!」
蕭崢請求道:「金鎮長,我真是遇到實際困難了。
我女朋友家裡,因為我在安監站的工作,擔心我要承擔安全生產責任丟飯碗,要我和女朋友分手。
」金輝瞅着蕭崢看了一會兒,說:「蕭崢,你的情況我很同情。
可是,我幫不了你。
你看,我不是也分管着安全生產工作嗎?要是我有辦法,我也早離開這個崗位了。
我們的情況其實差不多,我在縣裡,資歷淺、人脈薄,所以才會輪到分管這個吃力不討好的活兒,你呢也一樣,你在鎮領導班子里關係不夠硬,才會把你安排到安監站工作。
咱們都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誰也幫不了誰,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工作干好,防止出事。
好了,去做做你女朋友的工作,讓她和她家人多諒解一下吧。
」蕭崢道:「可他們不能諒解啊。
」金輝嘆了一口氣:「那我也沒辦法。
人事問題我說了根本沒用,除非你自己去找宋書記。
宋書記同意了,你就能換崗位了。
」金輝說的「宋書記」是鎮讜委書記宋國明。
想到宋國明,蕭崢心頭就是一緊。
宋國明是鎮上的一把手,平時不苟言笑,習慣性板着一張臉,給人不怒自威的感覺。
蕭崢知道,自己在鎮上的遭遇,跟宋國明其實很有關係。
正因為宋國明對自己不待見,所以蕭崢4年前從讜政辦調到了安監站。
他在讜政辦的崗位被蔡少華接任,不久蔡少華還提了讜政辦主任。
這種情況下,自己找宋國明,能有好結果嗎?但如今事情涉及了自己的終身大事,自己已經沒有退路了。
蕭崢只能硬着頭皮上,他對金輝說:「那我去找宋書記。
」金輝看着蕭崢走出辦公室,搖了搖頭,心道,蕭崢是不撞南牆不回頭啊。
蕭崢來到了宋國明辦公室的門口,感覺自己的胸口有些發悸,但他還是深吸一口氣,敲響了門。
「進來。
」裏面傳出一個沉厚的聲音。
蕭崢遲疑了下,還是推門進去了。
宋書記的辦公室很闊氣,都是高檔桌椅。
宋國明正在喝茶、看報紙,抬頭看到蕭崢,有些意外,放下了報紙,也不叫蕭崢坐,神情冷漠地道:「小蕭?有什麼事情?」
蕭崢身體有些僵硬,表情也有些緊張,可還是把自己想要調崗位的事情對宋國明彙報了。
宋國明聽後,沒有說話,看着蕭崢,拿起了手邊的電話,撥了一個號碼說:「你來一下。
」蕭崢有些奇怪,宋書記是要讓誰來一下呢?沒一會兒,跑進來的正是讜政辦主任蔡少華。
蕭崢吃了一驚,宋書記把蔡少華叫來做什麼?只聽宋國明道:「把小蕭領出去。
」蕭崢又是一驚,宋國明對自己提出的要求竟然視而不見,根本不予理會,還讓蔡少華把自己領走。
蕭崢很沒面子,他壯了壯膽,微微提了提聲音,說道:「宋書記,我在安監站崗位上也幹了4年了。
鎮上總也應該輪輪崗吧,這樣對幹部太不公平了!」
蔡少華拉了一下他,說:「蕭崢,宋書記讓你出去,你就出去,別在這裡胡鬧。
」蕭崢道:「我不是胡鬧!我是來提合理要求的!」
宋國明對他的訴求如此視而不見,把蕭崢心裏的不甘和不服給激發出來了。
宋國明抬起頭來,望着蕭崢道:「小蕭同志,你別忘了,譚小傑是怎麼進去的,就是因為你他才會進去!」
蕭崢當然知道譚小傑的事,他解釋說:「譚小傑是因為他自己接受了人家的好處……」「我不要聽你辯解!」
宋國明不給他說話的機會。
「我現在實話告訴你,只要我還在這個位置上,你蕭崢休想離開安監站,除非兩種情況。
」蕭崢還抱着一絲希望,問道:「哪兩種情況?」
為了調動崗位,就算讓他認錯、道歉,他恐怕也會做的。
宋國明道:「第一種情況,就是你自己主動辭職;第二種情況,就是安監上出問題,你被開除!」
蕭崢終於徹底感受到了宋國明對他的極度不滿,再說下去,恐怕也毫無意義。
這時,蔡少華又在旁邊催促:「蕭崢,你再不走,我讓紀委書記和組織委員過來了!」
蕭崢真想跟宋國明吵一架,可他想到自己的女友陳虹,吵了之後,自己調動崗位的事情,肯定更加無望了。
蕭崢努力剋制着內心的憤怒,從宋國明的辦公室走了出來。
剛到走廊上,發現副鎮長金輝正等在外面,一見蕭崢就問:「怎麼樣?宋書記同意了?」
蕭崢內心無比苦悶,也有些不耐煩,但還是搖搖頭道:「沒。
」金輝終於輕鬆地笑了:「我就說,宋書記怎麼可能同意。
要是讓你調了崗位,我手下可就沒人了!」
這話很現實,人都是為自己考慮的,就算蕭崢沒女朋友,金輝也不想看到自己手下沒兵。
蕭崢心裏有氣,也不理會自己的分管領導,朝自己辦公室的方向走去。
副鎮長金輝在後面喊:「蕭崢,等會跟我下村。
」「我不去。
」蕭崢扔下一句。
副鎮長金輝看蕭崢正在氣頭上,也不強迫他道:「昨天是你一個人下村,今天我也一個人下去算了,明天我們一起下村。
」金輝在所有鎮領導班子成員里,算是「和順」的一個人,他不敢跟主要領導爭,也不敢對手下太凶,怕手下狗急跳牆不干事。
哎,好人總是被欺負啊。
蕭崢不想「欺負」金輝,最終還是轉過身來道:「走吧,我陪你下村。
」金輝臉上露出了笑來,過來拍了拍蕭崢的肩膀:「這才對嘛。
你女朋友那邊,多騙一騙哄一哄,她肯定還是能接受你的。
」蕭崢道:「沒你想的這麼簡單。
」蕭崢陪着副鎮長金輝下村,村支書和村長都見了,但說到要讓村裡整改礦山,村裡就倒苦水,說沒錢,除非鎮上給錢。
鎮上哪裡有錢?磨了半天,中午村支書和村長請他們吃飯,給金輝灌了半斤白酒,金輝也就不纏着礦山整改的事了。
蕭崢看在眼裡,為什麼工作做不下去,就是因為金輝跟村支書和村長太混成一片了,都沒法拉下臉來。
這樣下去肯定是要出事的。
下班之後,蕭崢想到與「小月」之約,本來是不想去的。
可今天受了一天的氣,蕭崢莫名地想換個環境。
蕭崢騎上了摩托車,到了縣城。
安縣國際大酒店是今年新開的大酒店,准五星級,在安縣也是出了名的,是安縣達官貴人出入的高端場所。
蕭崢只是一介鎮幹部,荒飯店經常去,安縣國際大酒店這種地方跟他無緣。
到了酒店,被高挑漂亮的女服務員引到了包廂之中。
這是一間裝潢典雅大氣的包廂,可以坐十個人,結果包廂中卻只有「小月」一個人等着他。
今天的「小月」身穿簡單的白襯衫和藍色休閑褲,束着乾淨利落的馬尾,還真看不出她到底有幾歲。
初看比他大,再看似乎跟他差不多,細看又覺得比自己年齡還小。
這個女人,讓蕭崢有點看不懂。
「小月」讓蕭崢落座,服務員忙着給蕭崢上茶,斟酒,菜也就上來了。
兩人相互自我介紹了下,女子讓蕭崢稱呼自己「小月」,蕭崢也把自己的名字和工作單位告訴了她。
蕭崢看看這包廂的環境,道:「你很有錢啊?」
「小月」笑笑說:「一般般,不能算有錢。
」蕭崢審視了她一眼,又問:「你是做什麼的?」
「小月」道:「差不過就是開公司的吧,不過是個分公司,我差不多就是個分公司老總吧。
」「小月」說得輕描淡寫。
蕭崢回想起她那輛被「活埋」的奧迪,再看看這包廂的排場,說她是公司「老總」倒也蠻符合的。
蕭崢點點頭:「怪不得。
既然你是老闆,請我在這麼好的酒店吃飯,那我就不客氣了。
」「小月」說:「是不用客氣。
」上了一瓶紅酒,蕭崢對紅酒的好壞沒有概念,只是知道這味道很「緊」,應該不會差了。
兩人喝了一杯之後,「小月」切入正題。
「今天請你吃這個飯,主要還是感謝你。
現在,你說吧,需要我怎麼感謝你。
我盡量滿足你。
」蕭崢聽「小月」這麼說,目光不由落在她的身上。
儘管看不出她的年齡,但她的身材和容貌可以說比自己的女友陳虹是略勝一籌的,特別是一雙眼睛,格外黑亮,彷彿暗夜裡的星星似的。
蕭崢笑了笑說:「不管我提什麼要求,真的都能滿足我嗎?」
蕭崢看自己的目光:「小月」不是感覺不到,那裏面包含着男人那種強烈的慾望。
「小月」怎麼可能不懂?但她還是很鎮定,微笑着點點頭:「是啊,只要你提,我都會盡量滿足。
」蕭崢瞧着「小月」的眼眸。
「那你就做我女朋友吧!」

《蕭崢陳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