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蕭寅初秦猙
蕭寅初秦猙 連載中

蕭寅初秦猙

來源:外網 作者:蕭寅初秦猙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蕭寅初秦猙

北昭三年仲冬,昭武軍得勝回朝。皇帝為此設下盛宴,乾清宮內,眾臣觥籌交錯。蕭寅初望着秦猙面前的酒杯,想起他素日飲酒會難受,便拿了自己的雪蛤湯調換。...展開

《蕭寅初秦猙》章節試讀:

《蕭寅初秦猙》男女主角是蕭寅初秦猙,是小說寫手秦猙所寫。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文筆極佳,實力推薦,精彩內容:「咣當」一聲,瓷碗在地上摔成碎片。蕭寅初眼睫狠顫,心臟瞬間像被只大手攥緊。「可知……賜婚的是誰嗎?」雪兒搖頭:「不知。」蕭寅初雙唇抿緊。似有利刃刮下喉嚨里血肉,她聲音嘶啞:「你先下去吧。」... 「咣當」一聲,瓷碗在地上摔成碎片。 蕭寅初眼睫狠顫,心臟瞬間像被只大手攥緊。 「可知……賜婚的是誰嗎?」 雪兒搖頭:「不知。」 蕭寅初雙唇抿緊。 似有利刃刮下喉嚨里血肉,她聲音嘶啞:「你先下去吧。」 雪兒見她臉色泛白,有些擔憂,但還是應聲退下。 屋內寂靜,只剩炭爐中跳躍的火苗。 不知過去多久,蕭寅初覺胸口越發悶堵,便起身走出了卧房。 雪未停,呼嘯的冷風如刀子般割痛臉頰。 蕭寅初攏緊身上大氅,心底卻像結了冰。 旁人或許不明秦猙對江染眠的痴情,可自己再清楚不過―― 他絕不會心甘情願地看着心愛之人嫁於其他男子。 所以秦猙替江染眠求的賜婚對象……是他自己嗎?! 想到這兒,蕭寅初有些喘不過氣。 這時,迎面走來一道挺拔身影。 看清來人面容,蕭寅初頓時停住了腳步。 「猙……」 瞧見她,秦猙眉心微微皺起:「如此冷的天,長公主怎麼出來了?」 蕭寅初卻沒回答。 她直視着他那雙漆黑的瞳孔,耳邊再次不久前響起雪兒的話。 鬼使神差的,她輕聲問:「你可曾後悔娶我?」 秦猙愣了下:「長公主此話何意?」 蕭寅初咽下苦澀:「男子向來三妻四妾,但你娶了我卻終生不可納妾……」 「長公主多慮了。」秦猙語氣寡淡平靜,「臣只願一生一世一雙人,就算沒有娶您也不會納妾。」 話落,便越過蕭寅初,朝內院走去。 蕭寅初怔在原地,悲哀與傷疼一瞬間蔓延全身。 他願一生一世一雙人,但……不是與她! 她緩緩轉頭,凝望着雪中秦猙逐漸遠去的背影,手腳冰涼…… 忽然,身後響起陣腳步聲。 雪兒停在蕭寅初面前:「公主,江染眠將軍求見,此刻人已在客堂候着。」 聞言,蕭寅初渾身一震。 江染眠! 她……為何會突然來找自己? 各種猜測在心裏涌動,蕭寅初邊想着,邊朝客堂走去。 但剛到門外,又倏然停住。 她緊盯着眼前的門,半晌,才深吸了一口氣緩緩伸手推開。 只見堂中一女子背對自己而立。 她身披玄黑狐裘,露出的褶裙下擺幾枝白梅點綴。 「染眠……」蕭寅初輕聲喚着。 聞聲,江染眠轉頭看來,上上下下看了她好些遍,才開口:「寅初,這些年……你受苦了。」 剎那間,蕭寅初心上彷彿被重重一錘,又疼又麻! 自先帝崩逝後,這些年來她不知遭受過多少苦難與委屈。 可秦猙和弟弟都不能為她依靠,除了隱忍,她再無他法。 蕭寅初從未想過有人能看破自己的堅強。 更沒想到說出這句話的,會是本該最恨她的江染眠! 蕭寅初眼眶通紅,聲音哽咽:「染眠,對不起……」 江染眠嘆了口氣,抬手將人抱住:「你我之間……永遠不必道歉。」 堂中寒冷,蕭寅初四肢百骸卻從未如此溫暖過。 好久,兩人緩緩鬆開彼此,但手仍握在一起。 許久未見的疏離在擁抱中消解,兩人不禁說起了曾經,再到現在。 江染眠看着蕭寅初,遲疑了很久問:「你……可是喜歡猙?」 話落,堂內陷入了一片寂靜。 而此時門外,聞訊趕來的秦猙也頓住了欲推門的手。 然後,便聽屋內傳出蕭寅初淡淡的聲音。 「不。」

《蕭寅初秦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