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恐怖靈異›武直潘晶璉
武直潘晶璉 連載中

武直潘晶璉

來源:外網 作者:無敵大官人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無敵大官人

「大郎,該吃藥了。」武直醒來,突然發現眼前多了一個嫵媚的人兒,端着湯藥!這碗葯,他要不要喝……展開

《武直潘晶璉》章節試讀:

「對啊,從現在開始你可是我的管家婆了哦。」

潘晶璉定定地看着武直走向後院,不知為何,這一刻她的心像是被什麼東西給撞了一下!

一種無法言喻的奇妙滋味,在心中如漣漪般蕩漾開來……

沒多久,白勝就帶着幾個小弟扛着東西,火急火燎來到了武直家的後院。

很快,武直就在自家後院搭建起了用來蒸餾燒酒的物件。蒸餾燒酒雖然唐代就已經有了,但到了宋朝才開始普遍,這種蒸餾的器物,很多酒家都有。

白勝幾個人還以為武直是嘴饞要自己釀酒喝,也就沒有多想。自顧自地拿着錢,美滋滋地離開了。

等他們走後,潘晶璉從樓上下來。她發現自家男人並不是在釀酒,而是往裏面添加一些藥材和花朵。

雖然心裏面有很多疑惑,但是潘晶璉沒有開口詢問,她就這麼輕輕悄悄地站在武直的身後,一直看着。

在潘晶璉的眼中,平日里她向來看不上的男人,不知為何變得特別有魅力,總使得她想要靠近。

不多時,空氣當中就瀰漫開一種非常濃郁的香氣!這種氣息里有花的香味,也有草藥那種沁人心脾的味道。

潘晶璉是對武直是越來越好奇了。

在她的關注之下,武直最後蒸餾出了一種跟清水一樣透明的液體。雖然量不多,但是聞着特別特別香。

武直將這種透明液體分成了兩個小瓷瓶,他將其中一個小瓷瓶遞給潘晶璉。

「娘子,這瓶子里裝着的叫瑤池玉露,是你們女人最喜歡的東西,平日里,娘子可以往自己的身上點上一兩滴,保證芳香四溢。」

其實武直手裡拿着的,就是蒸餾出來的植物精華液而已,也就是最普通的香水。

雖然工藝是粗糙了一些,但物以稀為貴,一旦香水問世,一定可以賺個盆滿缽滿。

「官人,你要把這麼貴重的東西給奴家嗎?」

看着面色詫異的潘晶璉,武直理所應當地說:「好東西當然要留給自家娘子了。」

潘晶璉將小瓶子緊緊攥在手裡,這一刻,就好似大冬天圍着火爐,暖暖的,很貼心。

與此同時,獅子樓。

這獅子樓是陽谷縣有名的酒樓,同時也是西門廣大物產。

「乒!」

西門廣大將瓷碗,重重摔在地上!

他兩眼瞪大,怒不可遏地對着自己的家丁喊:「你說什麼?武大郎竟然讓那些潑皮無賴,幫他把餅都給賣光了!?」

「加了蔥的餅竟然賣到了50文錢一個!?這些人都餓瘋了不成?」

西門廣大的家丁弓着腰,冷汗直流,他還從來沒有見過自家主人發過這麼大的火氣。

「大官人,我也不知道那個武大郎到底使了什麼法子,竟然把白勝這幾個潑皮無賴治得服服帖帖。而且他還把賺來的錢,分了不少給他們。」

王婆就坐在西門廣大旁邊吃着酒,聽到家丁的話之後,陰鷙的目光當中閃過一份犀利。

「疏財仗義,蠱惑人心,沒想到這個賣餅的武大郎竟然還有點手段。」

西門廣大問王婆:「乾娘!如果武大郎一直用這個辦法,我們就沒辦法下手了啊。」

王婆輕蔑一笑:「如果這武大郎身邊圍繞的是那些良家子弟,咱們這一時間還真沒有辦法對付他。可是白勝這批潑皮無賴,身上到處都是縫,要對付起他們來輕而易舉。」

王婆用細長的指甲,從碟子里拈起一塊羊肉。放進自己乾癟的嘴裏,小口小口的咀嚼着,一邊吃一邊陰險地笑。

「這幾個潑皮無賴是以白勝為首,我們只要對付這個白勝,別的就好說了。」

「若是我沒有猜錯的話,得了錢的白勝,現在肯定泡在賭坊,我們只要用些許計策,就能夠反過來利用這個白勝!」

西門廣大已經迫不及待了,他趕忙詢問:「乾娘,您快說!」

王婆湊到西門廣大的耳邊,小聲地說了幾句,聽着,聽着,西門廣大的眼睛是越來越亮,當即在桌子上重重一拍:「好,就這麼干!」

長春巷盡頭,有一家賭場。

這家賭場同樣也是西門廣大的產業。

只不過,辦賭場是一件有風險的事情,不能抬到明面上來,因此,只有極少部分人知道這是西門廣大的地盤。

此時在賭場的後門,西門廣大的家丁正在跟一個又黑又壯的男人說話。

這個黑壯男人是賭場的掌柜,叫牛二。

牛二拍着自己的胸膛:「放心,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我保證讓白勝那孫子輸的連褲襠都不剩!」

家丁微微搖頭說:「他那破褲襠能值幾個錢?大官人的意思是要讓他不僅輸光錢,還要倒欠十貫!」

牛二點點頭,轉身去了。賭博本來就是左手進右手出,前後不到半個時辰的功夫。白勝就已經被三五個壯漢從賭場里,像鴨子一樣被人捏着脖子,架了出來!

「好漢饒命,好漢饒命啊!」白勝被壯漢壓在地上不停掙扎。

牛二走過來,手裡抓着一把殺豬刀,將那銳利的刀鋒直接貼在了白勝的臉上。

「白耗子,你應該知道賭場的規矩,現在你欠了我十貫!這麼一大筆錢,你這輩子都不可能還的上,所以我就把你身上的肉割下來抵債!一斤肉,100文錢,看你夠不夠100斤吧!」

白勝嚇得屁滾尿流,不停地掙扎:「牛哥,牛哥!有話好好說,我身上這點賤肉賣不出去的啊!」

牛二低下頭來盯着白勝:「白勝,我就問你,你是想死還是想活?」

「當然想活!」

「想活的話,就替我去辦一件事情!我聽說那個武大郎好像新研發出來了一種餅,賣的很不錯,你現在去把他的配方給我偷出來。」

白勝猛地搖頭:「使不得,使不得!他是我大哥,我怎麼能夠做出這種事情呢?」

牛二眼珠子一瞪,吹着鬍子滿臉兇相!「既然這樣,那你就受死吧!」

眼看着殺豬刀的刀鋒,已經切在了自己的皮膚上,劇烈的疼痛和鮮血留下來的灼熱感,讓白勝瞬間就嚇尿了!

他不停地喊:「不要!不要!我去!我去!」

入夜。

武直期待已久的時刻終於到來!

武直緊張又激動地坐在床板上,看着洗漱完畢的潘晶璉進入屋內。

「娘子,夜深了,我們睡吧。」

潘晶璉有些赧羞地看了武直一眼,若是平時,她都是當武直不存在。而今天晚上,不知怎的,心裏就像是裝了一隻小兔子,蹦跳得厲害!

潘晶璉從門背後搬來一個床板,然後放在牆壁邊上,又從柜子里取出被辱鋪在上面。

武直愣了一下:「娘子,你怎麼睡地上啊?」

「奴家平時不都是這樣嗎?」

「不行不行,你怎麼能睡地上呢?」說著,武直立即走過去。粗壯的手攬過潘晶璉的腰,將她直接用公主抱的方式抱了起來。

「官人,不要啊!」

《武直潘晶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