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五年後,她帶着三個小祖宗繼承財閥家產
五年後,她帶着三個小祖宗繼承財閥家產 連載中

五年後,她帶着三個小祖宗繼承財閥家產

來源:外網 作者:顧寧願薄靳夜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顧寧願薄靳夜

顧寧願被傳在酒店夜會三男,從此身敗名裂,還被顧家驅逐。五年後,她帶着三胞胎回歸,整個京都的名媛為之一驚,紛紛看緊自家的老公。誰知,顧寧願扭頭,就嫁給了京都第一財閥大佬!眾人驚掉下巴,直呼薄家那位眼瞎。後來,顧寧願馬甲掉落……天才神醫、神秘組織老大、知名珠寶設計師和創始人,驚掉無數人眼球。渣妹,「馬甲再多,不還是浪女一個?生的孩子都父不詳!」財閥大佬,「孩子的父親是我。」展開

《五年後,她帶着三個小祖宗繼承財閥家產》章節試讀:

慕言被呵斥得有些懵,一時間不知道該繼續拔針,還是繼續等着,內心急得要命。

「爺,您有沒有不舒服?」

他滿臉擔憂,詢問薄靳夜。

薄靳夜俊美的面容,依舊蒼白,卻遠比慕言要淡定許多。

「暫時沒什麼不適。」

他淡聲回應,眸光落在眼前三小隻臉上。

小傢伙們神情嚴肅,看起來,真不像在開玩笑!

薄靳夜受這表情感染,不由心生狐疑……

這丫頭,看着也不過四五歲的模樣,當真有這麼逆天的本事?

帶着一絲好奇,他破天荒沒讓慕言拔針,真就坐在這等。

大約三分鐘後,奇蹟出現了。

他不斷翻攪的胃,真的慢慢平息下來,痛感一點一點散去,過了十分鐘,徹底沒了感覺!

薄靳夜着實被這一手給驚到了。

素來冷冽的面容,難得出現了幾分詫異:「真的好了。」

慕言聽了,簡直震驚,難以置信,「這……會不會是巧合?」

星辰聞言,立刻不滿了,出言反駁道:「哪有什麼巧合!刺穴可以治療身體很多疾病,我妹妹剛才扎針的穴位,對應的就是腸胃,這最基本的醫理知識,叔叔這麼大的人了,難道不知道嗎?」

慕言被說的無言以對。

這個……他還真不清楚!

可眼前的小丫頭,才五歲的樣子啊!

別的小孩兒,還在幼兒園玩泥巴呢,這位,怎麼就能替人治病了?

這是什麼逆天的智商和技能?

星寒似乎能看出他的想法,適時補充道:「我媽咪是非常厲害的外科醫生,更精通中醫藥理,妹妹耳濡目染下,早就記住了幾十處重要穴位,這些基礎的治療,還是可以的。叔叔可不要小看我妹妹!」

「不敢不敢……」

事到如今,慕言哪裡還敢小看眼前這三個小孩?

他甚至很上道,鄭重地對寧寶說道:「對不起,小可愛,我為剛才凶你的事道歉。叔叔不該誤會你在玩,是我錯了。」

寧寶見狀,不在意地搖了搖頭,「沒關係。媽咪說,知錯能改就是好孩子,我原諒你啦!」

說完,她扭頭看向薄靳夜,奶聲奶氣,道:「叔叔,我現在要拔針了,雖然你這會兒不疼了,但回去後,還是要吃點葯比較好,以免再次複發。」

「好,聽小醫生的,你真厲害!」

薄靳夜不吝誇讚。

寧寶聽到『小醫生』三個字,忍不住笑了起來,臉頰上還浮現兩個可愛的小酒窩,明顯很開心。

這小模樣,看得薄靳夜忍不住想伸手,捏她軟萌的臉。

也不知道誰家養出來的小傢伙!

樣貌討喜、聰明機靈就算了,還一次性養了三個?

……

此時,養了三個萌娃的顧寧願,剛好被一通電話給吵醒。

迷迷糊糊摸過手機接起,就聽見裏面傳來她父親顧安國,穿透力十足的聲音。

「顧寧願,你飛機不是落地了嗎?為什麼沒直接回顧家?難道還要我親自去請你嗎?」

他語氣帶着一股濃濃的不滿。

顧寧願聽言,美眸微睜,目光凝聚着被吵醒後的起床氣,口吻相當不好,道:「我都不急,你急什麼?還是顧董事長良心發現了,迫不及待想要歸還股份,彌補我?「

說到這,她一頓,嗤笑道:「哦,不對,你這人怎麼可能有『良心』這種東西?要是真有,早就給了!」

所以,這次突然好心,也不知道打的什麼主意!

顧寧願知道,這其中可能有什麼陷阱,可既然是親生母親留的東西,那自然是要拿回來的。

至於顧家……她壓根沒放在眼裡!

那邊的顧安國,被顧寧願這話氣得夠嗆,「你這是什麼態度?出國這麼些年,你姑姑就是這樣教你和父親說話的?你有沒有教養?」

顧寧願人還沒徹底清醒,言語卻一如既往地犀利,「父親?你?呵……」

她譏諷一笑,「我這人就這樣。別人對我什麼態度,我就什麼態度對別人。至於教養,更是因人而異。至少……顧董在我這,還不配,讓我以禮相待!」

說完這話,也不等顧安國回應,便掛了電話!

顧家這邊。

顧安國被氣得不輕,轉手就摔了手機。

旁邊的林素兮見狀,連忙幫着把手機撿起,「怎麼了?這麼大脾性?寧願人在哪?問到了嗎?」

顧安國一臉晦氣,「沒問到,還被頂撞了幾句。這個孽女,真是越來越沒教養了!」

顧若雪聞言,不由急了,「怎麼能沒問到?她到底什麼時候回來?薄家那邊的婚事,已經應承下來了,難道真要我嫁過去嗎?我不要!爸,您知道我喜歡南澤哥哥,我們本來都打算訂婚了,薄家突然找來,讓我去沖喜……我不想嫁過去守寡啊!薄家那病癆鬼,都不知道能活多久!」

顧安國見女兒情緒不穩,連忙溫聲安撫,「我知道,爸也捨不得你嫁過去受委屈,所以,才將顧寧願叫回來。她現在人已經在京都,說明,她很想要那百分之五的股份。回頭拿了,自然就得聽我的安排。嫁與不嫁,都由不得她!」

聽到父親這樣承諾,顧若雪這才平靜下來,與母親林素兮對視一眼。

母女倆眼中,皆有算計得逞的得意和貪婪。

在她們看來,百分之五的股份,算什麼?

摺合成現金,撐死了也就幾百萬。

可薄家承諾給的聘金和聘禮,可是價值好幾億。

最重要的是,犧牲顧寧願一個,卻富有了她們一家,簡直一舉兩得!

《五年後,她帶着三個小祖宗繼承財閥家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