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們的小太陽
我們的小太陽 連載中

我們的小太陽

來源:google 作者:想喝茉莉花茶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想喝茉莉花茶 林心怡 都市小說

「我怎麼變成女人了?」「完了,活不了了」「老天苦我一輩子竟然還要再來虐我」「我報世界以歌,世界以痛吻我!可惡啊!」一位經歷了半生顛簸的大學生,因為一場英雄救美意外魂穿到了一個地球的另一邊在另外一個全新的世界,顧言將以林心怡的身份繼續生活下去她(他)又將展開怎樣有趣的經歷呢?她(她)又是否能夠追逐自己的夢想,沐浴在燦爛的星光下呢?展開

《我們的小太陽》章節試讀:

清晨,和煦的陽光小心翼翼地透過玻璃灑進了房間,一縷縷曙光被窗台上的綠植層層過濾,粼粼光斑在房間里輕輕閃爍着。

床上,原本酣然睡夢的少女睫眉輕顫,或許是因為晨曦溫柔的撫摸,又或許是身旁時而翻身的兔子。

林心怡睡意朦朧地睜開了雙眼,睡眼惺忪的雙眼迷濛地望着湛藍的晴空。

拿出手機看了一眼上面的時間,已經是早上7點半了,昨天雖然入睡得比較晚,但是睡眠質量卻是格外的酣甜。

林心怡看着身旁輕鼾着略顯疲憊的林娜璉,自己起床的手腳如同綁滿了沙袋,彷彿樹懶附體,畏手畏腳地走出了房門,生怕吵醒了正在酣睡的兔子。

林心怡不緊不慢地在廚房準備着早餐,明明家裡只有兩個人,但是明顯她準備了三人的份量。

第三份的早餐她做成了便當,相比於其他兩份早餐,明顯更加豐富。但是為什麼她會準備這多出來的一份呢?

時間回溯到5分鐘前。

林心怡耷拉着還沒有完全清醒的腦袋,又癱在了客廳里的沙發上,她打開手機正準備設置5分鐘的鬧鈴,再小憩一會兒的時候。

她赫然看見自己Kakao Talk的圖標右上角99+的小紅點。霎時間,她突然想起了什麼,像是被人強制開機一般,直接從沙發上竄了起來。

『完蛋,昨天一時間太激動,忘給采源姐打招呼,直接給我采源姐甩在原地了。』

林心怡瘋狂地轉動着自己兩世為人的腦袋,不斷地尋找着應對之策,這麼短的時間,她也不能去買禮物賠罪吧。

絕對不是因為讓林心怡自己花錢的緣故,隨便買一個禮物的話,這樣顯得她多沒有誠意。

就在林心怡不斷頭腦風暴的時候,她瞥見了剛剛打開卻忘了關上門的冰箱,冰箱裏面一個紅色的東西吸引住了林心怡的目光——〔一根胡蘿蔔〕

『對哦,做一個愛心便當不就好了,反正她也是一個小吃貨。』

說干就干,於是她打開了視頻軟件,搜索『早飯的愛心便當』,邊看邊學習視頻里的博主有模有樣地準備着。

準備完三份早餐後,林心怡將第三份特別的早餐精美地擺放在便當盒中。

心裏不斷祈禱自己半個小時的勞動成果能在即將到來的末日中發揮奇效。

躺在床上的林娜璉長長地伸了一個懶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情不願地從被窩裡鑽了出來。

「歐尼!飯做好了,快點起床啦。」

「知道啦~」

林娜璉走近了飯桌才反應過來,自己家的妹妹什麼時候連做飯都學會了?

「怡怡,你怎麼都學會做飯了呀?」

「因為娜璉歐尼你不會做飯呀,以前我們住一起的時候,你就只會天天點外賣,經常吃外賣對身體不好的~」

林娜璉聽見林心怡的這一番話,本就**嫩的臉頰笑起來如同花兒綻放一般的鮮艷,笑起來可愛極了。

林娜璉望着眼前餐盤上精心擺放的食物,賣相確實很好,但是林娜璉心裏已經做好了準備,畢竟心怡以前也跟自己一樣,是從來不會做飯的人。

但是出於保護妹妹的自尊心,即便這頓早飯再難下咽,她也要笑着吃完,畢竟是自己妹妹精心準備的。

『嗯?怎麼...跟我預料的情況不一樣,真的很好吃誒~』

「哇,大發(韓語中驚嘆的語氣詞,無實意)真的很好吃啊~」

「是吧是吧~」

征服一個女人最好的手段就是先征服她的胃,林心怡上輩子可是從小就開始獨立生活,廚藝不說多麼精湛,但是區區一頓早飯,她還是便便拿捏的。

很快,兩姐妹就消滅完了眼前可口的早飯,都收拾打整好了自己準備出門下樓坐車,經紀人歐巴已經在樓下停好車了。

林娜璉站在自己門口看着對面禁閉的房門,突然想起了什麼。

「怡怡呀,你對面的公寓有人住嗎?」

「有的呀,一個很帥氣的大叔就住那裡,不過我很少跟他同一時間出門,可能工作時間不規律吧。」

「那你搬來新家之後,有給那個大叔送年糕嗎?」

(半島文化習俗,搬家之後給新鄰居送炒年糕,部分地區送的東西不一定是年糕。)

「啊...忘了。」

「那今天放學回家之後,記得給鄰居家的大叔送過去。」

「嗯嗯,好的。」

說著,兩人走到了電梯門口,但是還沒有按下電梯的按鍵時,電梯門卻自己打開了。

只見一個大叔滿臉寫着尷尬地看着兩姐妹,林心怡疑惑地看着這個大叔。

『這大叔為啥會從我的私人電梯里走出來呢?』

帶着好奇和疑惑,林心怡向這位身着正裝,帶着墨鏡卻穿着一雙拖鞋的大叔問道:

「大叔,你怎麼會坐着我的電梯上來呀?我記得我們公寓不是私人電梯嗎?」

本來已經很尷尬的大叔,聽着小心怡的詢問,老臉不禁一紅,畢竟乘坐別人的私人電梯沒有經過允許,還被抓住現行,肉眼可見的腳趾母都扣緊了。

但是還沒等大叔回答,林娜璉卻是認出來了此時站在她們眼前的是,馬上就是一個90度鞠躬並應聲道:

「黃前輩好,沒想到你跟我妹妹住一棟樓,見到您本人真是榮幸。」

林心怡轉頭看向了自己的姐姐,小小腦袋大大的問號。

『這是姐姐公司里的領導嗎?怎麼突然就來一個360度大反轉,我還沒有向這位大叔發難呢,怎麼隊友先投了。』

「你是twice的林娜璉對吧,實在不好意思借用了你妹妹的電梯,我剛剛出門買早飯,回來的時候發現我家的電梯突然壞了,就借用了一下你們的電梯。」

「沒關係沒關係,能幫上前輩您的忙反而是我們的榮幸。」

『不是,合著我里里外外不是人了是吧,娜璉姐你把我要說的都說完了,我該說什麼?』

林心怡撇了撇嘴,沒等黃政民從電梯出來便走向了電梯里,她現在又沒出道,再大的前輩與她何干。

林娜璉見林心怡招呼也不打地走進電梯,也向黃政民彎了彎腰微笑示意,然後跟着走進了電梯。

黃政民作為半島電影屆的影帝,在半島社會地位本就處於娛樂圈頂層食物鏈的電影演員中的領軍人物,林娜璉作為如此巨大的反應也是正常的。

可是她的妹妹林心怡可不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半島人,如果說自己出道了見着前輩問好,是娛樂圈一直約定成俗的規矩,那她也可以出於禮貌理解。

但是這大叔坐自己電梯上來,道歉也不跟她單獨道歉,擺着個架子給誰看呢,林心怡當然不會給他好臉色。

黃政民其實心裏也冤啊,借用別人的電梯沒經過允許如果默默離開也沒什麼,但是尷尬的是正好就出現在正主的眼前。

更尷尬的是這正主的姐姐還是娛樂圈裡的人,自己還沒給這小姑娘道歉,林娜璉就把他架住了,搞得他道歉失了前輩的位格,不道歉又顯得很沒素質。

沒有辦法他才委婉地表達了歉意。

只能怪這半島畸形的前後輩文化,也要怪這男人偷偷作祟的自尊心。

「心怡,你為什麼不跟前輩問好啊?」

「姐,我還沒出道呢...又不是我長輩」

「那你也應該問好呀,你不是要去我們公司當練習生嗎?」

「姐...這大叔有錯在先,我占理...」

林娜璉見自己妹妹這麼固執,也就沒有繼續教育下去,畢竟自家妹妹年齡還小,連練習生生活都還沒有開始,說這些還是太早了。

就這樣,三個人揣着各自不同的心思分開,畢竟是一件小事,無傷大雅。

經紀人歐巴已經在樓下等候多時,見兩姐妹從大廳走了出來,自己也發動汽車隨時準備出發。

林娜璉和林心怡坐上了黑色保姆車,pinky轉頭看向了林心怡

「心怡,昨天晚上我跟藝人培訓部門的人溝通過了,今天下午7點之前你來我們公司一趟,藝人培訓部門有一個簡單的面試。」

昨天晚上一回家,pinky就聯繫上了練習生部門的總管,說明了林心怡的情況,本來練習生的選拔是很複雜的,但是pinky反覆地強調了林心怡得天獨厚的條件。

練習生部門的總管也選擇相信了pinky的眼光,安排了一場簡單的面試在今天下午7點。

「哦哦,謝謝pinky室長nim」

即便自己已經在這片土地上生活了幾個月了,但是像歐巴這樣在原本華夏有着刻板印象的詞彙,他始終說不出口來,就像自己學校的短裙校服一樣,頗為羞恥,弄死她也不會穿。

少年的靈魂還在熊熊燃燒。

pinky聽見林心怡肯定的答覆後,發動了汽車,率先開往了翰林藝術高中。

「歐尼拜拜,pinky室長nim拜拜,我去上學啦~」

林心怡和車上的兩人揮手告別,然後轉身向學校里走去,懷中美美着自己精心準備的便當。

今天她到達教室的時間就比較靠前了,吸取了昨天尷尬的教訓,林心怡也學聰明了。

走進教室,只有零零落落的幾個人在教室裏面坐着,不幸的是〔小幫手〕也在教室裏面。

〔小幫手〕推了推她的圓框眼鏡,目光聚焦在林心怡的身上,從上到下打量了一番林心怡,眉頭緊皺。

「林心怡同學,你怎麼沒穿校服呢?」

雖然不是明確規定的校規必須穿着校服,但是也算約定成俗的規矩了。出於禮貌,林心怡還是微微一笑。

「對不起哦~我身子骨弱,天氣太冷了,穿不得薄的。」

林心怡說完之後見〔小幫手〕還想糾纏下去,頭也不回地就走向自己的座位。

『大清早的真是晦氣。』

一大早高興的心情都被這老師小跟班打攪完了,林心怡不去看那還站在原地的〔小幫手〕接下來的動作,拿出自己給采源姐準備的便當,準備悄悄塞進采源姐的桌子里。

『嘿嘿,采源姐等會看見俺精心準備的愛心便當肯定不會生氣了。』

「林心怡!不要覺得你是新的同學就可以肆無忌憚,大家都穿校服憑就什麼你不穿?」

林心怡被泡菜妹的這一嗓子給吼懵了,合著你屬狗皮膏藥的啊,甩都甩不掉,明明都不搭理你了怎麼還來噁心我啊。

「西瓜妹,我剛剛不是跟你說了我身體不好了嗎?好狗也不會一直追着一個人咬啊。」

「明明就是你隨口捏造的謊言,我要去告訴張老師。」

「去唄~」

西瓜妹見林心怡臉上滿不在乎的樣子,越加地憤怒,自己在班級上的權威被一個插班生頻頻挑釁。

「你得跟我一起去辦公室!你不穿校服就是無視班級榮譽。」

「好好好。」

林心怡說完便將手中的便當往金采源抽屜里放,西瓜妹見林心怡敷衍地應付自己,還將便當帶進教室,下意識地就抓向林心怡手中的便當。

林心怡也沒想到這西瓜妹敢直接上手,反應慢了半拍,便當盒不小心就碰上了金采源的桌角,脫手打翻在地上。

便當里精心準備的早餐,灑落了一地,有煎蛋,有蔬菜,也有水果,還有林心怡大早上就包的手軟的飯糰。

班級里的同學早就習慣了西瓜妹的囂張跋扈,憑藉著自己是班委就愛動不動找茬,無非就是想彰顯自己優越的班級地位。

所以以往這種情況大家也就見怪不怪了,但是剛剛的爭吵聲還是吸引到了大部分人的注意力。

林心怡一言不發地看着灑落滿地的便當,她沒有第一時間就跟西瓜妹去理論,就這樣獃獃地看着地板。

在林心怡的價值觀里,就算把西瓜妹賣了也賠不起自己給采源姐精心準備的愛心便當,采源姐是自己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後,第一個認識的朋友。

班級里所有的同學都漸漸地停下了自己的動作,轉頭看向了林心怡。

『哎,等會咋哄采源姐啊,便當都灑成這樣了,再做一份肯定時間也來不及了,算了,先打掃吧。』

林心怡沉默地走向了衛生角,拿起掃把就開始打掃,爭取在采源姐來教室之前打掃乾淨吧。

西瓜妹屬於典型的惹完事就開溜的那種人,在打翻便當後道了個歉就回到自己座位上了。

她對自己剛剛衝動的行為感到十分慚愧,但是為了維護自己在班級上的權威,她也沒有拉下面子去取得林心怡的諒解。

而在窗外趴着目睹了便當打翻在地的金采源此時才大步走了進來,她不是林心怡,她在林心怡來到這個班級之前就一直是班級最後一排的忠實擁護者。

金采源快步來到了教室後排,也拿起了衛生用具幫着林心怡打掃着地板。

此時的林心怡心中宛若一片明靜的湖畔,沒有因為西瓜妹的舉措掀起一點漣漪,直到金采源站在了她的身邊,才泛現了粼粼波紋。

「采源姐,昨天把你忘在校門口了,對不起吶~我以後絕對不會丟掉你了。」

采源姐作怪地瞪了林心怡一眼。

「你最好是,哼~」

林心怡看着采源姐這傲嬌的小表情就知道采源姐沒有生氣了,自己的臉角也不禁微微上揚。

收拾完灑落在地上的食物後,林心怡向了桌上的便當盒,驚喜地發現自己便當盒裡還有一個小小的蘿蔔飯糰,這是自己做完三份早餐後額外給采源姐加進去的。

「采源姐,你看,還有一個飯糰在便當盒裡,給你,來嘗嘗我的手藝。」

金采源稍稍楞了一下,接過了林心怡手中的飯糰。

金采源看着手中的飯糰,再聯想起剛剛灑落滿地的食物,一口就將飯糰吞入嘴巴里。

『蘿蔔飯糰誒,竟然這麼好吃。』

『如果剛剛便當沒有灑的話,我就可以吃好多心怡做的美食了。』

金采源細細咀嚼着口中的美味,看着林心怡那雙閃着光芒像是期待着什麼都大眼珠子,張開雙臂將林心怡擁入懷中,開口說道:

「真的太美味了!」

也不知金采源說的到底是剛剛下咽的蘿蔔包飯。

還是此時漲紅着臉被金采源強擁入懷的小人兒?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我們的小太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