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它小說›我的零號先生小說
我的零號先生小說 連載中

我的零號先生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韓杳杳徐從之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韓杳杳徐從之

大概是因為心裏有了雙重期待,收到工資的那天,我比以往都要開心。明天的午餐,我是不是考慮給自己加個雞腿?最近為了湊徐從之的消費能力,我好久都沒買零嘴了。但我高興得太早了。剛發完工資的第一天,徐從之來上班,居然就穿了新衣服。上衣,1999。褲子,2999。鞋,3999。從頭到腳全是新的,褲子上的褶皺都還清晰可見。我手裡抱着的文件沒拿穩,灑了一地。...展開

《我的零號先生小說》章節試讀:

徐從之的聲音帶點磁性,很好聽。我本來開開心心地嚼着爆米花,突然覺得耳朵有點發紅髮燙。光影在徐從之的側顏上掠過,我看見他筆挺的鼻樑,還有微微抿起的唇角。真的……好好看。我要徹底淪陷了。其實今天之前,艾琳跟我科普過無數戀愛理論。比如,要注意節奏,不能被對方牽着鼻子走。比如,要張弛有度,不能讓對方看出你心急。可是這些理論在實踐的時候都變成了臭不要臉的一句:「要是你故意,其實我也不介意。」... 徐從之的聲音帶點磁性,很好聽。 我本來開開心心地嚼着爆米花,突然覺得耳朵有點發紅髮燙。 光影在徐從之的側顏上掠過,我看見他筆挺的鼻樑,還有微微抿起的唇角。 真的……好好看。 我要徹底淪陷了。 其實今天之前,艾琳跟我科普過無數戀愛理論。 比如,要注意節奏,不能被對方牽着鼻子走。 比如,要張弛有度,不能讓對方看出你心急。 可是這些理論在實踐的時候都變成了臭不要臉的一句:「要是你故意,其實我也不介意。」 這回,我是明確地看見徐從之的耳垂,慢慢紅透了。 電影放完,在回家之前,徐從之又被剛才的劇院經理叫到一旁,「再聊點志願者的事情」。 我等他的空隙,恰好我媽媽撥過來視頻。 我跟媽媽閑聊了幾句家長里短,突然眼角餘光瞥見徐從之的影子。 他正側耳聆聽經理的話,不時點頭。 昏黃的燈光把他輪廓暈染得極為溫柔。 我猶豫着說:「媽,我好像喜歡上了一個男生。」 電話那頭爆發出興奮的尖叫,一聲比一聲高。我等了足足半分鐘才瞅到空,補充:「可是,有個問題!很重要的問題!那個男生他……好像很窮。」 回應我的是更激烈的叫聲。 我媽的嗓子都快破音了。 「韓杳杳,不要管他是窮是富,只要男孩子人好,媽媽就沒意見。」 「再窮,還能有你爸當年窮?他那時候才是窮得叮噹響,可是我們結婚三十年,你看他吵過我一句沒有?」 我爸也湊過來,大聲發表意見:「閨女,你放心追。爸爸就喜歡窮的!」 「大不了,回老家繼承咱家的養豬場。」 我忍不住捂着電話笑了。 回過頭,看到徐從之正站在不遠處。 糟糕,我跟爸媽八卦他,可不能讓他知道。我趕緊掛了視頻,回過頭沖他微笑。 徐從之手裡舉着兩隻雪糕,就是我們第一次去逛公園,我讓他買的那款。 「熱不熱,再來一根吧。」 甜絲絲的味道縈繞舌尖,誰說平價的雪糕不好吃呢? 我覺得徐從之就是最適合我的那一款。 我迫不及待回到家,想趕緊跟艾琳探討戀愛進展。 但是她正怒氣沖沖地在跟誰打電話。聽內容,大概是跟她老家的親戚討論外婆的病情。 我這邊洗漱完,艾琳才掛了電話,然後抱着我號啕大哭。 「我做了兩份兼職又剛發了獎金,五萬塊錢都轉給我舅,交手術費綽綽有餘,可他卻說,要放棄治療。 「我好說歹說,他都不聽,一口咬定,除非我給他二十萬,做他的誤工費、勞務費,不然不會讓外婆手術。 「杳杳,我哪來這麼多錢啊。」 我被艾琳舅舅的無恥貪婪驚到了。 剛剛我有多開心,現在我就有多憤怒。 我和艾琳在學校里認識的時候,她還是個自信活潑的姑娘。 在她外婆生病住院之後,她臉上的笑容一天天減少,到了現在,即便是笑,也總是心事重重。 尤其是老家那個不靠譜的舅舅,更是把她當成搖錢樹一般。 偏偏他們家鄉的風俗,是由兒子給老人養老送終,外孫女根本沒有插話的餘地。於是舅舅拿捏住艾琳怕外婆受苦的心思,各種變着法子向她要錢。 這一夜,艾琳輾轉反側。我時不時聽見抽泣。 在這種情況下,我能為她做的事情非常有限。我悄悄跟爸媽發微信,請他們借一些錢給我。 家裡剛建了廠房,現金流緊張,但也給我了三萬。我剛畢業,自己存款也只有兩萬多。 我把這些錢都打給艾琳,可是立刻被她轉回來。 「雖然杯水車薪,但是能多攢一點,總是好的。為什麼不要?」 「杳杳,房租你不要我分擔,一起做飯的菜錢也是你搶着付的。你幫我已經很多次了,我怎麼好意思再拿你的錢?」 艾琳的眼睛紅腫得像個核桃。 可是外婆是她最親近的人,我知道,以她的性格,要是因為拿不出錢而影響到外婆的身體,她會難過很久。 「我一定能想到辦法的。一定可以。」 艾琳擦了下眼角,把她微信置頂的對話框打開。 那個頭像我認識。 是蕭易。

《我的零號先生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