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團寵媽咪撲倒記
團寵媽咪撲倒記 連載中

團寵媽咪撲倒記

來源:外網 作者:葉熙霍薄言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葉熙霍薄言

四年前,她被迫生下雙胎女兒,只剩半條命,四年後,她成為了人人爭搶的神醫聖手,帶着兩個天才寶寶鎩羽而歸,剛入酒店,就被掉包了,兩個女兒換回兩個兒子,葉熙驚怒,一不小心惹上冷麵閻王霍薄言。「做我兒子的後媽,我給你一切。」男人語帶施捨。葉熙挑眉望向他:「霍總,追我請排隊。」「不過是一個平平之姿的女人,哪來的自信認為我會主動追你?」男人不爽。男配一二三,送花送房送跑車:「熙兒,來我懷抱,我寵你」男明星送包送禮送鑽戒:「葉小姐,今晚有空嗎?」某人驚怒:「你們圍着我兒子的親媽有事嗎?」一駕私人飛機直接送到她面前:「夠嗎?不夠,還有我。」冷麵閻王熱情似火,葉熙大呼吃不消。展開

《團寵媽咪撲倒記》章節試讀:

「我怎麼言而無信了?」葉熙籠起眉頭,淡漠的問。

「當年你離開外婆家時,對天發誓,這輩子不涉足醫藥行業,你的誓言,被狗吃了嗎?忘了?」唐夕婉至所以這麼生氣,是因為五年前,葉熙生了孩子,被接回唐家療養,唐家丟失了一部祖傳的醫學拓本,那可是數百年老祖宗心血所聚,誰若是得到這本書,就會成為醫學界的奇蹟。

唐家一致認定,這本書是被葉熙偷走的。

葉熙為了證明清白,舉手發誓,可當她在國外,接到外婆去逝的消息時,她打開了外婆送的那個夾子,裏面有外婆跟她寫的一封信,還有那本被絲綢包裹的祖傳拓本。

「我為什麼發誓?還不是因為被你們一家人逼迫的?如果我不發誓,我就沒命走出家門,我是為了活命,才不得己發誓,這種誓言,也有效?」

「你真不要臉,偷了唐家的東西,還敢出現在我們面前。」唐夕婉的聲音很大,瞬間引來了四周的圍觀,唐夕婉指着葉熙的臉:「這個女人,不守信用,她偷了我們唐家的祖傳醫本,請大家認清楚這個人的長相,往後不要再跟她有合作往來,不然,我們唐家就是最好的下場。」

「唐夕婉,你過份了。」葉熙俏臉鐵青,憤怒的瞪住唐夕婉:「你捏造事實,滿嘴胡言,你又清高到哪去?」

「我出身名門,是醫學界少有的天才,我尊師重道,兢兢業業為醫學界做貢獻,倒是你……小小年紀不學好,在國外跟一群人團戰,生出一雙野種……」

葉熙可以忍受這個女人羞辱自己,但絕不允許有人污衊她一雙可愛的孩子。

她揚手……

纖細的手腕,被一隻鐵掌緊緊抓住,對方力道之大,幾欲折斷她的手腕。

「罪惡之人,還想打人?」低沉冰冷的男聲,在她耳邊傳來,下一秒,她被男人用力的一推。

纖弱身子,顫顫巍巍的撲向一旁的椅子。

葉熙轉眸,盯住那個冰冷的男人,竟然是霍薄言。

唐夕婉也呆住了,難於置信的望着眼前俊美高大的男人。

「霍總……」

在東國,誰人不知誰人不曉,眼前這個商戰界的年輕帝王,擁有完美的身段,天才般的才華,手底下更是擁有數千億的資產。

他竟然出手阻止了葉熙的暴行,救了自己?

唐夕婉臉上閃過錯愕,驚喜,激動。

霍薄言居高臨下,冰冷無溫的走到葉熙面前,睨視她:「打人之前,得先掂量自己的能耐。」

「我去你的……」

葉熙怒不可遏,直接一腳踢了過去。

霍薄言反映不及,下身被女人高跟鞋狠狠的踢了一腳,疼痛猶如電流,擴散全身。

當著眾多人的面,男人痛苦的額頭青筋暴跳,高大身軀弓身顫抖,俊美面容扭曲猙擰。

葉熙氣怒之下,才會失去理智,可當看到男人那張猙獰痛苦的臉時,她心頭咯噔一聲。

完了。

得罪閻王了。

誰讓他多管閑事,是非不明,就將她推倒。

堂堂大男人,他還有理了不成?

「葉熙,你瘋了,他可是霍總……」唐夕婉也驚呆了,這個葉熙還是眼瞎,不知輕重,竟然傷了厲總的命根子,她這次惹上大禍了,哼,看她怎麼善終。

「霍總怎麼了?霍總就能不分青紅皂白推倒我?霍總就能欺負我一個軟弱小女子?」葉熙身子站的筆直,微揚下巴,毫不畏懼的冷哼。

「你是嫌命太長了。」唐夕婉說話間,已經伸手過去扶住了霍薄言:「霍總,你還好吧,要不要緊,我送你去醫院看看。」

「女人,我跟你沒完。」

霍薄言是多麼驕傲,多麼尊貴的男人,可此刻,因為葉熙,他顏面掃地,四周圍觀的人都好像在看他笑話。

張虹急步上前,喝斥葉熙:「霍總要是受了傷,你得負責。」

葉熙渾身一抖,心裏多少有些恐懼。

男人盯着她的眼神,太可怕了,幾欲吃了她。

這真不是她無端傷人,全是因為這個男人沒搞清楚事件經過,就偏執的認定她是罪惡的一方。

「抱歉,我近期沒有結婚的打算,不想負責。」葉熙冷冷的挑眉回應。

唐夕婉冷笑譏嘲:「我還想藉機嫁給霍總?做夢吧你,就你這種低素質,行為惡劣的女人,連給霍總提鞋都不配。」

「是,我不配,你來給他提臭鞋吧吧。」葉熙靈牙利齒的反擊。

「夠了。」霍薄言一聲怒斥:「如果我的身體出了問題,你拿命來償。」

葉熙觸到他冰冷的眼眸,靈魂一顫。

這個男人說的話,絕非玩笑。

「哎呀,霍總……」唐一山急急走過來,一臉恭敬:「霍總大駕光臨,實在榮幸。」

「我是過來找你女兒的。」霍薄言目光看向唐夕婉,沉聲開口。

「找小婉的?」唐一山臉上難掩激動,女兒什麼時候跟霍薄言扯上關係了?

唐夕婉也很詫異,但不管什麼事情,被霍總專程來找,也是榮幸又激動的事情。

「A

gel,我總算找到你了。」男人低沉蠱惑的嗓音,就像鋼琴最沉的音符,磁魅的令人心悅。

葉熙美眸瞠大,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兩步,正要失口否認,就聽到一個清悅婉轉的聲音響起:「霍總…你怎麼知道是我?」

葉熙腳步一頓,目光盯在唐夕婉的臉上。

她竟然承認自己是A

gel?

霍薄言勾起薄唇,笑意在眸底划過:「你藏的很深,我也有我的手段,怎麼?還裝嗎?」

唐夕婉心虛的看向父親,唐一山給了她一個繼續編下去的肯定眼神。

「霍總果然神通廣大,我裝了這麼多年,竟然被你看穿了,我還裝什麼呢?不知霍總,找我,何事?」唐夕婉壓住心虛和不安,臉上開始揚起自信的光芒。

四周的人開始竊竊私語,驚嘆不已。

「她就是久負盛譽的天使A

gel,天啊,她這麼年輕就已經擁有如此專業的技術了。」

「不愧是唐家傳人。」

「霍總一定是看上她的才華了,會不會娶她為妻?」

葉熙站在人群中,嘴角淡淡的撇下一抹嘲諷。

一個敢演,一個敢信,還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狗男女。

行吧,看來,這裡沒她什麼事情了,她尋着位置,找到了自己的名牌,坐下,擰開瓶蓋,仰頭喝了一口水。

人群散開了,霍薄言挑了個位置,坐下。

他雖然跟今天的交流會沒有任何關係,可他的目光,卻緊鎖在唐夕婉的身上,認定她是A

gel天使之後,他將來的生活,會跟她息息相關。

葉熙坐在位置上,手裡的鋼筆,轉的飛快。

唐夕婉佔用了她的名字,她自然不可能現場打她的臉,這樣,唐家吃了她的心思都有。

她只好拿出手機,飛快的發出一條短訊。

唐一山坐在椅子上,緊張的看着台上講話的專家,馬上就要輪到A

gel上場授課了,女兒要上台嗎?

萬一真正的A

gel就在現場,女兒豈不是會被當場打臉?

,co

te

t_

um

《團寵媽咪撲倒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