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它小說›天下第一暴君
天下第一暴君 連載中

天下第一暴君

來源:外網 作者:空空 分類:其它小說

標籤: 其它小說 空空

第6章赤誠?葉辰至今,可沒看出半分赤誠啊!面色一凝,葉辰凝眉怒斥道:「朕,何時給你權利,膽敢揮劍指向蘇傾城?!」一通怒罵.........展開

《天下第一暴君》章節試讀:

小說叫做《天下第一暴君》,是作者空空的小說。本書精彩片段:... 第5章 朝堂之上,肅殺之氣陡然瀰漫! 工部尚書衛雪松面色一寒,尷尬撓頭低聲道: 「陛下啊,這擎天殿屬實是破敗不堪,陛下您若信不過的話,隨時都可去看的呀!」 衛雪松滿目決絕望着葉辰,迫切想要證明自己忠心耿耿。 「好,今日朕就帶着諸位大臣去看看,所謂破敗不堪的擎天殿,究竟是有多麼破敗!」 葉辰笑吟吟起身,撂下一句話率先邁步走出朝堂。 「啥?這這這,陛下要去看看擎天殿?這這這,這是想幹啥啊?那裡,不是上個月才修繕的嗎?這個月又要修繕?」 一側兵部左侍郎師從郎滿目疑惑,緊縮眉頭低聲說著。 上個月剛剛修繕,這個月還需要修繕什麼? 如果記得不錯,這每個月好像都修繕來着。 擎天殿,這麼重要了? 蘇涼冷哼一聲,目光漠然落在衛雪松身上,低哼道: 「這件事,你就得問問工部尚書了,為何一個供觀天司居住的地方,每個月都要修繕,一次就是十幾萬兩銀子,一年下來百萬兩。」 「這擎天殿,是金子做的還是銀子做的啊?這麼值錢嗎?」 衛雪松宛若傻子站在原地,腦海一片空白。 只知道,自己被人架着來到擎天殿之外跪着的時候,葉辰平靜坐在台階上。 只見擎天殿之外數里,雜草遍地! 殿中荒無人煙,所謂觀天司居住地,卻無一人。 蟑螂成群老鼠結對,髒亂不堪。 「哎呦,這不是衛雪松大人嗎?怎麼跪着了?快快快,還不快快扶着起身?一年百萬兩白銀消耗維護的擎天殿,竟是這幅模樣!」 「妙啊,百萬白銀養活了一群老鼠,不錯不錯!」 葉辰氣極反笑,笑眯眯起身親自攙扶着衛雪鬆起身,走入殿中指着那遍地的老鼠,笑着誇讚道。 剎那間,衛雪松面若白紙,反應了過來。 「陛,陛下!臣,臣認罪!這一切都是臣貪污了,臣認罪!」 雙膝一軟跪坐在地上,哪裡顧得上髒亂叩首不斷。 「認罪?單單認罪這麼簡單?呵呵呵,不必留着了,打入天牢家宅充入國庫吧。」 平淡拂袖,葉辰決然而去。 身後眾多大臣面面相覷,面如土色。 打入天牢,這不是要他們命嗎? 到時候衛雪松嘴不嚴,將他們一口咬出,都得完蛋! 此人,決不能留! 葉辰還未離去,大臣之中瀰漫的殺意已然四起。 待走遠之後,葉辰回頭瞥了眼跟着的蘇涼笑問道: 「不知大將軍覺得朕今日所為,如何?」 聞言面色一肅,蘇涼朗聲恭維道: 「陛下,雷霆之怒令臣戰慄!」 戰慄?還沒有令那些霍亂朝堂之人戰慄,大將軍如何能戰慄? 身為大晉戰神,如何能戰慄! 「大將軍,你若戰慄,朕可就要擔心這有朝一日會不會有人殺入宮中了,你還是莫要戰慄,好好當你的大將軍,為朕開疆拓土!」 笑吟吟拍了拍蘇涼肩膀,葉辰笑呵呵開口安撫。 「只是吧,楊霸對朝堂的把控,有些厲害啊。」 眯着眼,葉辰眯着眼忌憚無比。 此人,不可留着! 但,葉辰毫無辦法! 「你說遺憾嗎?朝堂,都能不屬於朕,呵呵呵,朕不知還有何意思活着。」 葉辰故作哀怨開口,下一刻常公公匆忙跑來,一個趔趄摔了個狗啃食。 「陛下陛下,大事不好了,蘇妃娘娘被葉淑萍抓走了,說是偷了她獻給陛下的南海明珠,剛剛都差點動手殺了!」 此言一出,一側蘇涼麵色陡然陰狠,殺氣瀰漫! 葉辰更甚,瞬間面色可怖! 「你說什麼?葉淑萍,誰給他的膽子!對蘇妃動手,朕是給她臉太多了是嗎?」 葉辰恨得雙眸充血,睚眥欲裂! 葉淑萍,只是當初替代了自己母妃照顧自己了幾年,登基之後自己更是被其灌輸一些服從宰相的話語。 甚至說,一次次用語言引導葉辰按照楊霸的意思來做。 葉辰疏忽之下,忘卻了她的存在。 「走!快走!當初朕賞賜過她殺而不報的權利!」 葉辰面色一變,幾欲噴火的雙眸,充斥着殺戮的氣息。 霖田殿之外,葉淑萍憤恨不平俯瞰跪坐的蘇傾城,面孔猙獰! 「蘇傾城!敢誘惑陛下!不看看自己什麼身價,樹下野雞也想飛上枝頭當鳳凰!不看看自己什麼模樣,今日便宰了你給楊貴妃娘娘出氣!」 蘇傾城滿目不忿,死死咬牙瞪着葉淑萍,若非一側侍女強行壓着蘇傾城,她必然要撕爛這女子嘴! 自己何時誘惑陛下!自己,更不是什麼任人宰割的魚肉! 「休要胡言亂語,待陛下知道,必然殺了你!你這個惡毒的女人,醜陋之極!」 蘇傾城惡狠狠啐了一口,哪怕白綾已然勒着脖頸,依舊紅着臉不願低頭。 但,窒息的感覺越來越嚴重,雙手死死被抓住,大口大口呼吸間,卻是無半分空氣進入身體。 豆大的淚珠順着臉頰落下,蘇傾城喃喃道: 「陛下,臣妾怕是不能與您長相廝守了。」 隨之無窮的黑暗將蘇傾城徹底吞噬,身子更漸漸癱軟! 「葉淑萍你放肆!給朕滾開!」 葉辰大步流星而來,腳還未落地便激蕩起灰塵,手中長劍狠狠砍下。 陡然間,葉淑萍只覺得雙臂發麻,低頭一看只見鮮血噴涌,而自己雙臂更落在地上! 身後蘇涼大將軍一把手抓一個侍女,將二人宛若麻袋般拎起高高拋起,砸在地上的瞬間,青石碎裂! 「啊!葉淑萍,你放肆啊!朕,朕何時給你膽子膽敢謀害蘇妃!葉淑萍!」 葉辰一腳踹開葉淑萍瞬間,單手捏着蘇傾城脖頸,入手冰涼一片! 而胸膛沒有半分起伏,瞬間葉辰心涼了半截! 「陛下!陛下此女乃妖女,臣妾親眼看的清楚啊陛下!她與侍女密謀謀反,被臣妾抓了個正着!那侍女當場自縊身亡,臣妾是迫不得已之下,這才下手替您誅殺妖女的啊!」 「陛下明鑒啊!臣妾對陛下,可是一片赤誠之心啊!」 葉淑萍顧不得疼痛,哀嚎着趴在地上宛若死狗一般歪頭看向葉辰,枉然開口辯解着。

《天下第一暴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