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蘇淵江雲煙小說名字
蘇淵江雲煙小說名字 連載中

蘇淵江雲煙小說名字

來源:外網 作者:棄婿狂尊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棄婿狂尊 都市言情

姐姐要死了,公司被搶了,老婆要改嫁了,向仇人跪下借錢雙手還被廢了;作為上門女婿蘇淵悲慘到極致,卻突發善心,意外獲得判人生死、,斷人因果的能力。 五湖富商,八方大佬,哭着跪着討好,丈母娘一家卻還以為他還是往日的窩囊廢……展開

《蘇淵江雲煙小說名字》章節試讀:

第7章劉老的恐懼蘇淵眼閃殺意!任何一個人,都無法接受自己的父母被羞辱。
尤其他父母早已離世,這句話直接揭開到他內心的傷疤。
蘇淵一把伸手掐住了於成偉的脖子,猶如咀嚼骨頭,發出森寒聲音:「你,在找死。
」瞬間,走廊里鴉雀無聲。
親戚們無不錯愕看着蘇淵。
尤其林初墨。
在她印象中,這大半年來他一直都是唯唯諾諾,不敢得罪林家任何人。
如今,他卻換了一個人似的。
從景德酒店見面起,就感覺蘇淵與往常不太一樣了。
林佩蘭回過神兒來,怒斥道:「還敢打人,反了你!」
「這個吃裡扒外的狗東西,還真把自己當主人了。
」「暴民,果然窮酸刻在了骨子裡了。
」各類尖酸刻薄聲音鑽進耳朵里,蘇淵情緒極為煩躁。
這時候,病房儀器發出一陣急促的警報。
猶如貓爪子,撓的人心煩意亂。
老太太不行了!「暫且先放過你,好自為之!」
蘇淵甩開於成偉,大步衝進病房。
病房裡,醫生門忙得不可開交。
林興學手持銀針,傻了一樣站在病床旁邊。
劉老怒道:「我讓你下針半寸,你為什麼下針一寸!」
老太太病情複雜,劉老需要人手。
助手不在,在場又都是西醫。
林興學自告奮勇,主動與劉老合作施針。
前面幾針,林興學都在好好配合。
最後這一針,林興學擅自做主,把半寸變成了一寸。
他認為無關緊要。
這麼做的目的,是想襯托出自己學識淵博、靈活變通,好宣傳自己的名氣。
結果就這區區半寸,直接要了老太太的命。
「病人全身器官出血,快注射腎上腺素……」「滴――」儀器報警拉長,劉老不甘心,又連續施展幾針,可已經無力回天了。
「哎,宣布吧。
」劉老放下了銀針。
在場所有人知道,這老太太沒救了。
林興學回過神兒,跪在地上哭道:「劉老,您一定要救我母親啊,我給您磕頭了,我求您了!」
劉老氣得吹鬍子瞪眼,可畢竟一條人命沒了,他也無力責怪誰了,搖頭道:「放棄吧,沒有人能救活你的母親。
」「我可以試試!」
蘇淵穿過人群,來到病床旁,左手隔空拍在老太太額頭上。
因:長期服用硃砂以求年輕,大量飲用紙灰水以求佛佑,導致毒素在頭部淤積形成嚴重腦瘤,並由外力刺激中陽穴,血逆上涌……果:血瘤破裂,腦部大出血,臟器官嚴重囊腫,瀕臨死亡。
二級判生。
蘇淵的擔心,果然應驗了。
起初老太太病情較輕,一級判生便可治癒。
可是林興學盲目施醫,導致老太太病情加重。
加上他又擅自做主的一針,把老太太送去見了閻王,硬是將難度提高至二級。
憑目前的實力,還無法完成二級判生。
如果老太太死了,恐怕就難了。
自己無所謂,大不了一走了之。
可初墨不行,她必然要遭受極大的牽連。
蘇淵迅速冷靜下來,準備施展一級判生,先把病情穩住再說。
醫護們回過神兒,見蘇淵對着老太太屍體一番動作,頓時怒不可遏。
「你誰啊,誰允許你進來的?」
「病人已經走了,你瞎折騰什麼啊?」
「年紀不小了,不尊重死者,太道德敗壞了!」
在醫護們眼裡,蘇淵一個年輕愣頭青,拍老太太屍體的額頭,簡直是以下犯上。
祖宗幾千年的禮義廉恥,全被他給糟蹋盡了!親戚們擠了進來,看到這一幕,臉色大變。
於成偉怒斥道:「蘇淵,連奶奶遺體都敢動,我看你是連畜生都不如!」
「給狗丟骨頭,狗還知道搖尾巴,林家養你大半年,你就是這樣報答的?」
「你這個喪盡天良的東西,活該死爹死媽!」
親戚們跟着罵起來,罵的極為難聽。
「蘇淵!你住手!」
林初墨沖了進來,看到這一幕,內心湧出一股難言憤怒和失望。
他在幹什麼?用手拍奶奶的額頭?奶奶都咽氣了,他還把自己當成神棍了?連頂尖醫生都治不好,他憑什麼敢治?冷靜下來後,林初墨就覺得自己太可笑了。
居然對一個上門女婿抱有期望!廢物就是廢物,永遠都不可能有出息的!蘇淵目空一切,快速運轉氣息,施展一級判生。
這時候,跪在地上的林興學終於反應過來了,他猛地跳起來,嗷的一聲,衝上去要揪蘇淵的領子。
「你這個殺人犯,都是你害死我母親,我要你償命!」
典型的顛倒是非,故意往蘇淵身上潑髒水。
反正這些親戚進來之前,老太太已經不行了,即便蘇淵解釋,也沒人會信他的。
鑒於上次馬勝事件,蘇淵留了個心眼,在林興學撲來剎那,他用手一揮將林興學震開。
利用空檔期,迅速完成一級判生,打入老太太體內。
光芒沒入,老太太灰白皮膚隱隱多出了一絲血色。
當然,沒人會注意的一個死人的微妙變化。
病房裡的所有人,無不仇視盯着蘇淵。
連德高望重的劉老都忍不住道:「小夥子,如果你是在救人,那你用錯方法了。
你這是在犯罪,是要付出代價的!」
蘇淵無視所有人,緊盯着老太太的變化,眼神逐漸凝重。
砰――兩個保安破門而入,林興學道:「把這個殺人犯抓起來,送到警局審判他!」
保安來到蘇淵面前道:「先生,請你隨我們離開。
」蘇淵無動於衷。
旁人冷笑不已,這人完蛋了!兩個保安相視一眼,欲要將蘇淵控制住。
然而,在他們欲要動手剎那,旁邊儀器傳來富有規律的『滴滴』的聲音。
看着心電圖跳動起來,整個病房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林初墨目瞪口呆。
林興學、林佩蘭等人則滿臉獃滯,眼底充滿了不可思議以及驚恐。
醫護們更是一臉震驚,尤其檢測血壓和腦電波的儀器出現曲線後,他們才如夢初醒。
老太太,又恢復心跳了?這小夥子幹什麼了?連劉聖手都束手無策的病,居然被他給治好了?不過,來沒得及醫生慶祝,儀器上曲線出現巨大波動。
病人一口氣被吊回來了,可還沒有完全脫離生命危險。
林興學臉色鐵青。
事到如今,他更希望老太太死,這樣他就不用擔任何責任,還能藉機拔高自己的威信。
「蘇淵,你又搞什麼鬼把戲,你們兩個保安趕緊把他拖出去!」
兩個保安無動於衷,沒劉老發話,他們不敢擅自做主。
蘇淵嘆口氣,這個結果在意料之中。
老太太病情很嚴重,如果不進行進一步有效治療,老太太撐不了多久又會死的。
蘇淵抬頭看劉老道:「你會施針吧?」
「呃?」
劉老一臉錯愕。
他從醫幾十年,頭一回有人問題這個問題。
旁邊醫生沒好氣道:「廢話,劉老乃是臨江城最強中醫先生,人稱……」「行了,你過來,我要你幫個忙。
」蘇淵打斷醫生的話,對劉老招手道。
時間緊迫,他也來不及解釋什麼了。
氣氛古怪。
他一個年輕人,憑什麼對劉老呼來喝去的?劉老對於蘇淵喚醒老太太一事感到好奇,抬手阻止其他人反駁,走到跟前問:「小夥子,有什麼我需要幫忙的嗎?」
「我教你施針,你按照步驟來,便可救回老太太。
」當初,蘇淵從老神仙手裡繼承兩寶。
一,閻羅手。
二,乾坤藏。
乾坤藏不僅是功法,內部更是蘊藏乾坤萬象,各類頂尖失傳醫學針灸、風水玄術、武功秘籍數不勝數。
不過,解鎖這些東西是需要條件的。
乾坤藏,一共分五層。
閻羅手判定級別越高,打開層數級別也就越高,功法及級別也就越強。
分別是傳世、寶典、神法、仙抄、帝書。
憑目前實力,蘇淵只能打開傳世層,其中有一本《大衍醫典》正適合老太太病情。
只是,蘇淵從沒碰過針灸,擔心會出錯,便讓劉老代替行針。
林興學嗤之以鼻道:「蘇淵,是我媽命好回了一口氣,你還真把自己當成神醫?也不拿個鏡子照照自己樣子,你教劉老施針,你配嗎?」
蘇淵瞥一眼林興學,對劉老道:「老太太大腦出血,你施展《煉醫化法》第三式勉強可以幫老太太解圍,只可惜最後一針定陽穴多入半寸,成了死穴,導致老太太淤血逆流,堵塞八門經脈,必須將其疏通,再拖五分鐘,真就來不及了。
」醫生們覺得可笑。
蘇淵太年輕了,他憑什麼對一個從業幾十年的行業頂尖醫聖劉老說教?林家親戚們也都用幸災樂禍眼神看着蘇淵。
劉老可是臨江城知名大人物,居然敢當眾對他說教,若是劉老較真起來,蘇淵鐵定會被趕出臨江城。
當他們回頭看着劉老準備如何反擊時,卻見着不可思議的一幕。
劉老張着嘴巴,滿臉獃滯,眼神中多出了…驚恐!是的,劉老恐懼了!他對一個二十四五的年輕人恐懼了!

《蘇淵江雲煙小說名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