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蘇小魚墨北梟
蘇小魚墨北梟 連載中

蘇小魚墨北梟

來源:外網 作者:替嫁嬌妻哪裡逃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替嫁嬌妻哪裡逃 都市言情

新婚夜不小心招惹上腹黑男人,從此霸道寵妻狂魔將她寵得無法無天。打人他負責遞鞭;放火他負責添柴;虐渣他負責包辦後事。誰要是敢欺負他的心頭肉,某梟一拍桌子,「三天,我要他破產。」小嬌妻多看了衣服一眼,「親自給她設計專屬品牌。」眾人勸:「梟爺,對女人不能太寵。」某梟將懷裡的小妖精攬得更緊,「我不僅要寵,還要寵上一輩子。」展開

《蘇小魚墨北梟》章節試讀:

「後悔了?」
男人的手掠過半透明的黑色輕紗,落在女人微微顫抖的肩膀上。
他的手指並不光滑,指腹上有着一層粗糙。
蘇小魚雙眼矇著黑紗,哀戚相求,「我,我害怕,你……可不可以給我一點時間?」
今晚她是代替姐姐來的,墨蘇兩家即將聯姻,墨家卻表示要確保蘇家女兒乾淨。
姐姐並非完璧之身,而她足夠乾淨,蘇家逼着她來。
她就是被蘇家強送進來的飛蛾,壓根就沒有做好這個準備。
在來墨家之前,蘇小魚以為自己已經認了,可當男人真實的壓了過來……
那種陌生的氣息和壓迫感讓她止不住的顫抖,想要逃離!
察覺到女人的輕顫,墨北梟冷笑一聲,一把捏住女人小巧的下巴,「沒有人能和我講條件。」
儘管看不到面前男人的樣貌,她卻能夠感覺男人那強大的氣場。
感覺到他的呼吸越來越近,蘇小魚嚇得淚水滑落。
「不……」蘇小魚不甘道,掙扎着想要逃出這個地方。
「你以為你有說不的資格?蘇小姐,認清你的身份。」男人霸道又強勢的話語在她耳邊飄過。
那聲音,仿若冷到了骨髓深處。
她聽出了裏面的輕蔑以及不屑。
「覺得委屈?」墨北梟加重了力道,她的下巴被捏得生疼。
蘇小魚隔着黑紗都能感覺到墨北梟身上的寒意,身體不知道是冷的還是被嚇的抖得十分厲害。
她咬着牙,「如果能選擇,我一定不會來!」
若不是蘇家對她有恩,從小就收養了無依無靠的她,她今天就不用代替姐姐過來。
小女人的倔強的表情入眼,墨北梟嘲諷一笑,「蘇家的女人既然這麼想要攀上墨家,那就別擺出這樣一副委屈的模樣,你,不配!」
男人和窗外的狂風暴雨一樣,沒有半點憐惜,蘇小魚閉上雙眼,淚水滑落。
蘇家,我欠你們的還清了!
大雨下了整夜終於停歇……
……
次日蘇小魚醒來的時候,身邊早已沒了男人的蹤影。
昨晚的事就像一場噩夢一樣,蘇小魚白着臉,起身收拾了一下,失魂落魄的離開。
這裡,她一分鐘也不想多待!
都什麼年代了,還搞什麼驗身。
蘇小魚回到蘇家的時候,就看見蘇落趾高氣昂的等在門口。
見她過來,得意一笑:「蘇小魚,昨晚的體驗如何啊?」
蘇小魚看都沒看她,繞過她就往裡走,蘇落的臉色頓時一變,她一把抓住蘇小魚的胳膊,「蘇小魚,你什麼態度!我問你話呢!」
「蘇落,你和墨大少訂婚,自己不幹凈怕墨家人發現,就拿我去做擋箭牌,如今還說出這麼過分的話來,你有沒有良心?」
「誰不幹凈了?實話告訴你,我只是不願意被墨北梟以外的人碰!我媽跟我說了,昨晚墨家安排驗身的人根本不是墨北梟,而是墨家的一個司機。」
「他們墨家就是想拿這個侮辱我們蘇家!」
什麼?
蘇小魚面色唰的一白。
養母湯麗昨天逼她的時候分明說的是蘇落沒了初次,這才讓她去替姐姐讓墨北梟驗身!
原來,原來是騙她的!
蘇小魚雙手緊握,手背青筋暴露。
就在這時,養母湯麗帶着一臉怒意進來。
「真是欺人太甚!明明說好是落落和墨北梟的婚事,為什麼變成了墨二少?」
一聽這話,蘇落頓時急了。
「媽,你是不是弄錯了?那墨二少是個植物人啊!」
「剛剛墨家親自通知我的,這個月就讓你和二少結婚。」
「什麼!!!要我嫁給一個植物人,這不是讓我去守活寡嗎!怎麼會這樣……」
「一定是蘇小魚!是她告訴了墨家替代我的事情,所以墨家才會勃然大怒。對,一定是她的錯,我才不會嫁給一個植物人,要嫁也是她嫁!」
蘇落尖叫着,可隨着這話落下,大廳里瞬間陷入了寂靜。
緊接着,湯麗和蘇落都看向了蘇小魚,眼睛發亮。
蘇小魚一愣,瞬間明白過來。
她不自覺往後退,「不,昨晚我一個字都沒有多說,這件事跟我沒關係,我不嫁!」
……
墨家,墨北梟負手而立俯瞰樓下如螞蟻搬食的車水馬龍。
助理暮光推門走了進來,「梟爺,夫人那邊改了主意,和蘇家的聯姻,夫人臨時改成了二少。」
墨北梟勾唇,「她不是改了主意,而是一開始就沒想讓蘇家的女兒嫁給我。」
「是啊,那蘇家不過就是仗着以前救過老爺子,老爺子欠他們一個承諾,非要逼兩家聯姻,否則墨家就會落個不仁不義的名聲。
夫人這一招還真是厲害,反正說好的墨家,讓她女兒嫁給二少也是嫁入墨家。」
墨北梟沒說話,眸光暗沉浮動。
昨晚那個女人……
暮光:「還有,梟爺,昨晚那個女人不是蘇家大小姐。」
墨北梟的臉色這才有一絲變化,「那她是誰?」
「蘇家二小姐,蘇小魚。」

《蘇小魚墨北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