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司夜爵姜笙
司夜爵姜笙 連載中

司夜爵姜笙

來源:外網 作者:爹地寵妻太給力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爹地寵妻太給力 都市言情

一場算計讓姜笙毀掉清白,被迫離家,六年後帶着仨小隻回國打臉虐渣。誰知仨小隻比她更有手段,找了個親爹靠山幫她,還把親爹拐回家:「媽咪,我們把爹地拐回來了,現在洗乾淨放床上等你!」某男人看着三個縮小版的他,將她堵至牆角挑眉一笑:「都三個了,那就再生一個?」展開

《司夜爵姜笙》章節試讀:

次日,維納公司。
姜笙坐在她自己的辦公室查看這些年維納珠寶的作品設計,將文件丟在桌上:
「沒創意,連設計的定義都不知道是什麼,維納珠寶這些年花錢做的珠寶都是拿來濫竽充數的?」
站在辦公室里的職員表情尷尬:「Zora小姐,是姜總監說,維納的珠寶品牌只要按照原來的風格就好。」
姜笙環着雙臂靠在椅子前,笑了笑:「按照原來的什麼風格?」
她將文件里的珠寶產品揚起:「這些在時尚珠寶界完全就是一堆不起眼的垃圾,你們姜總監可真是能耐啊,上位後把部門的精英都給撤掉了,現在維納連自己的產品都做不出來,只能拿別人玩剩下的出去賣,賠錢也不像她這麼賠的。」
那職員不說話了。
姜笙站起身:「帶我去原料庫看看。」
「好。」那職員點頭。
姜笙與她朝原料庫走去,剛巧在電梯口看到了不想看到的男人。
司夜爵見她直接忽略過自己,眼眸微沉,轉過身:「看到人不會打聲招呼?」
姜笙站住腳步,想着畢竟是出了十個億的男人,她咬了咬牙,轉身微微一笑:「是,見過司老闆。」
「姜大小姐要去哪。」
姜笙頓着,他知道自己是姜家人?
司夜爵走到她面前:「你要去哪?」
這女人倒是閑的很。
姜笙笑了:「怎麼,該不會我去個原料庫都要經過司先生您的同意吧?」
姜薇這男人管得還挺寬啊?
「正好,我也想知道你去原料庫能看出什麼。」
姜笙:「……」
原料庫是存放原石與做珠寶材料的地方,當女職員打開燈的時候,偌大的倉庫里牆角堆疊着箱子,而桌上架子上都是放着未被開鑿切割過的鑽石原石。
桌上放着一台切割工具,材料也都齊全。
姜笙走到架子前,將一塊原石拿下看了看,她拿上原石走到切割機器面前。
女職員怔着,忙問:「Zora小姐,您這是要做什麼?」
姜笙沒有回答,而是用機器將原石切開,剛切了一塊,姜笙便察覺到了倪端。
「行啊,維納現在學會弄虛作假了?」姜笙拿起被切開的原石走到那女職員面前:「原料庫是誰負責的?」
那女職員緊張道:「是陳主管。」
姜笙面色一沉:「讓陳主管立刻來見我。」
司夜爵走到那塊被切過的原石面前,用食指佩戴的扳指划過鑽石,一道淺淺的劃痕顯而易見。
姜笙環着手臂走到他身旁,挑眉一笑:「司先生啊,好歹這是你女朋友的公司,出現摻假的原石你不管管?」
司夜爵眉眼壓下,轉頭看她:「這不也是你母親創立的公司?」
提到這,姜笙嘴角的笑容僵滯。
「這件事鬧大對你也沒有好處,私下解決便是。」他淡淡道。
私下解決?
呵,進貨這批原石想必都會經過姜薇的同意,按照市場價,真正好的原石成品就很高,但半摻假的原石成品價格就很低。
如果姜薇是不懂那好說,可如果她是因為付不起高昂的成本費而弄一批半摻假的原石,她可就不能坐視不管了。
「要真是姜薇……」
「她對珠寶一竅不懂,被騙情有可原。」司夜爵轉身看着姜笙,語氣淡漠:「沒查出清楚真相,還是別輕易下定論。」
姜笙內心冷笑。
這護短的性格跟言言還有點像……
等等,她在想什麼呢?
「陳主管來了。」
女職員將陳主管帶進來,原本陳主管還理直氣壯的跟那女職員說著什麼,可一瞧見司夜爵,臉色瞬間變了。
「爵……爵爺,您怎麼在這?」陳主管臉色稍顯蒼白。
司夜爵走到他面前:「這批摻假的原石,是怎麼回事?」
陳主管額角冒着冷汗,糟了,這些原石都是按照姜總監的要求定製的,如果被發現……
他就算說是姜總監,可姜總監是爵爺的女人,到時候惹上一身騷的可是自己啊!
「這……這批原石原本不是我負責的,是離職的趙主管一直在負責這些原石,我也不知道這些原石是摻假的啊。」
反正人也離職了,他只能拉出來頂一下。
「你撒謊。」
姜笙厲聲質疑:「趙厲新在職的時候維納可從來沒有出現過摻假的原石,他在維納幹了十五年,要是會犯這種低級的錯誤,早就被開了,還等你們?」
陳主管反倒一愣,這個Zora怎麼會知道趙厲新之前在維納做過?
「這……我當真不知道啊。」
「你怕是替某些人背鍋吧?」姜笙眸光冷銳的盯着他。
司夜爵瞥了她一眼,卻沒說話。
而這時,姜薇出現在門外。

《司夜爵姜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