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世子彷彿有什麼大病
世子彷彿有什麼大病 連載中

世子彷彿有什麼大病

來源:外網 作者:蘇月韻宋玄安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蘇月韻宋玄安

世,世子放心,臣婦絕不會讓月兒出問題,定然會好生照拂! 林秀珍哪裡敢得罪宋玄安,只連聲應是,拉着眼神怨毒不甘的蘇靈芸離開.........展開

《世子彷彿有什麼大病》章節試讀:

《世子彷彿有什麼大病》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世子彷彿有什麼大病》作者為果果艾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蘇月韻宋玄安,講述了:... 昭歷十二年冬,承安王府後院。 隱忍的痛呼聲透過虛掩的門縫傳出,伴着飛濺在茜紗窗上的血。 蘇月韻跌坐在地上,仰頭瞧着矜貴冷傲的男人,剋制着聲音中的顫意輕道:王爺昨日還說妾身寫的字是最好看的,今日便狠得下心廢我的手了? 她指尖的血正滴滴答答落在華貴的地毯上,將那厚實軟和的毛染得血紅,旁邊的暖爐里還點着銀絲碳,可蘇月韻的心卻一寸寸冷了下來。 為什麼 只要明天太后生辰時她能在百官面前狀告陳禕,這八年所受的委屈,便都值了啊! 可現在,宋玄安親手打碎了她的希望。 宋玄安垂眸看着那雙滿是血污的纖纖玉手,鳳眸里裹挾着暗流。 半晌,他卻只是喑啞着嗓子淡聲開口:我早對你說過了,別白費力氣和四皇子對着干,此生你都扳不倒他。 白費力氣? 蘇月韻凄然一笑,聲音凄厲得如同滴血:那我弟弟呢!難道我的宸兒就該白丟了一條命! 她強撐着想攥住宋玄安的衣襟,可十指稍微動動,便痛徹心扉。 殷紅的血淚從眼角流出,蘇月韻看着漠然轉身要離開的男人,喉間溢出一聲悲戚哭腔:宸兒做錯了什麼?他才十五歲啊,不過是想為被徐家欺壓的百姓上疏進言,就被陳禕當街縱馬拖進皇子府,生生鞭撻至死! 弟弟臨死前血肉模糊的屍體與她手上的血重疊,蘇月韻勉力支撐着站起來,雙眼被血淚模糊,空洞的注視着那道頎長清瘦的身影:王爺,承安王府就真要輔佐這樣一個殘暴的人登上皇位?那百姓何以為安! 不得直呼四皇子名諱! 宋玄安指骨已經攥得發白,卻沒回頭,將一紙奏摺丟至蘇月韻腳邊:四皇子的名諱已經被放置正大光明牌匾後,他是陛下最鐘意的立儲人選,蘇月韻,以你先前做的那些事情,能做我的妾室,已經是聖上惜才,對你格外開恩了。 她在宮中受盡屈辱卧薪嘗膽,膽戰心驚的收集到了陳禕的各種罪證,欺辱百姓、貪污受賄,拉攏群臣終於有機會能將罪證送給皇帝,得來的卻是皇帝將好不容易才成為女官的她賜給宋玄安做妾! 蘇月韻苦笑一聲,突然覺得鼻頭髮酸。 那是她早就寫好的狀詞,果真還是被他攔了下來 她做了這麼多努力,到頭來全都是功虧一簣! 好一個格外開恩 蘇月韻慢慢咬緊了牙,苦澀的液體順着齒間滾進喉舌,帶來一陣燒灼的劇痛。 她啞着嗓子,一字一頓慢慢開口:那就恭喜王爺,能得從龍之功,輔佐你心中的【明主】,從此將承安王府的榮華富貴再綿延百年 但真可笑啊她以為自己掌控了命運,但最終也只是淪為宋玄安的一個妾室,被皇家和他牢牢攥在手心,甚至連為弟弟喊一句冤都做不到! 一股腥甜的血從喉間湧出來,蘇月韻痛咳幾聲,知道是毒性已經發作。 被宋玄安廢掉雙手時,她就已經生了死志,又何必髒了他的手? 蘇月韻! 宋玄安終於意識到不對,猛然回過頭驚愕的走向蘇月韻:你做了什麼!吐出來! 他修長的手死死掐住蘇月韻下頜,想要逼迫她張嘴,那烏黑的血卻將他手掌和錦袍染得污濁。 他湛黑的眼眸閃過慌亂,死死將她攬入懷裡,高大的身軀驚懼到顫動,聲嘶力竭吼道:傳府醫! 為什麼要死?! 這是見血封喉的鳩毒,王爺不必白費力氣。 蘇月韻咳出一口黑血,視線已經模糊,以至於看不見宋玄安猩紅的眸子和面上孤注一擲的狠厲絕望。 蘇月韻,你就這般恨我? 他顫抖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蘇月韻恍然的轉過頭,眼神空茫。 妾命如草芥,不勞王爺掛心。 蘇月韻彎了彎唇,笑意卻凄涼:但下一世,妾身不想再遇見王爺了。 月娘! 宋玄安氣息不穩,手臂緊緊箍住蘇月韻的肩膀,面上一派癲狂,完全沒了溫潤如玉,端方雅正的君子模樣:你休想,就算死,我們也會同穴合葬,生生世世糾纏在一起! 他費盡心思才求娶到她 可蘇月韻已經聽不見了,心臟處的劇痛襲遍四肢百骸,眼前的景象也越來越模糊 似乎過了很久,再醒來時,她只覺得頭暈目眩,意識迷離。 手指無意識動了動,觸碰到一截溫熱結實的手腕。 她茫然抬起眼皮,看清了身側躺着的那人,悚然一驚! 男人面如冠玉,卷翹的睫毛在眼瞼下投射出一片陰影,合著眸子睡得格外安靜。 竟然是宋玄安?! 怎麼可能?難道她被救了回來? 蘇月韻眼底閃過濃郁的恨意,看着枕邊的金簪,抓起簪子就想刺進他胸口,手腕卻忽然被抓住! 月娘 身旁傳來帶顫的囈語,宋玄安的表情忽然變得驚惶,徑直將她扯進懷中:月娘! 他瘋了嗎?! 蘇月韻從不曾見過他這般,他從前是承安王府的世子,溫潤端方,後來是名動京城的小承安王,矜貴孤傲,他為何 外面忽然傳來一陣腳步聲,和着含怒的斥責:二小姐是來了這邊嗎?真是跟小廝做了那等不要臉的事情?! 給我搜!敢做出這樣有辱門楣的事情,簡直丟盡了蘇家的顏面! 蘇月韻愣住了。 二小姐小廝? 塵封的記憶驟然被推開,幾年前南陽王妃壽宴,在宴會上她喝了嫡姐蘇靈芸遞過來的一碗甜湯,便覺得渾身發熱,又被一個婆子給帶到了後院,差點被小廝毀了名節。 她慌不擇路將婆子推進池塘,躲進一間偏房便昏睡過去,豈料竟然會遇到宋玄安 難道,她竟然重生到了那時候? 她轉身便想先行離開再做打算,房門卻在這時被猛地踹開。 幾個粗使婆子撞開了門,她的嫡母林秀珍和幾名貴婦一臉冷意走進來,身後跟着表情促狹的蘇靈芸。 蘇月韻,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做出和小廝通姦這樣荒唐的事情!哪裡配做御史府的小姐! 林秀珍抬眼看了看床鋪,透過層層紗帳隱約看見一個男人,便認定是小廝,唇角勾起冷凝的笑。 來人!給我將她拖起來,送進祠堂重責! 蘇月韻從床上坐起,眼神冷然的跟蘇靈芸和林秀珍對視:重責我?憑什麼

《世子彷彿有什麼大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