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深陷
深陷 連載中

深陷

來源:外網 作者:叢京沈知聿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叢京沈知聿 都市言情

八月盛夏,深城的天氣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炎熱。長樹蟬鳴,炙日烤地,20歲的叢京只是把行李箱搬上車后座就熱得不行,抬手捋起頰邊的碎發,拉開車門上了車,空調冷氣撲來,她淺淺在心裏吁了口氣。...展開

《深陷》章節試讀:

《深陷》主角是叢京沈知聿,作家尋喃創作。該文文筆極佳,內容豐富。書中精彩內容:叢京真的是怕的,對於這個男人,不管是身體還是心理,從始至終。沈知聿朝她走過去,看到她額邊的濕發微彎,伸手想幫她捋好。... 叢京真的是怕的,對於這個男人,不管是身體還是心理,從始至終。 沈知聿朝她走過去,看到她額邊的濕發微彎,伸手想幫她捋好。 她默默往後退,躲過了他的親昵動作。 「你應酬喝酒了,先去洗澡吧。」 沈知聿的手就那樣虛探了空。 他頗為深意地看了她一眼。但沒說什麼,而是收回手順從地彎彎唇:「嗯,阿京嫌我身上不好聞,行,那我就先去洗澡。」 他聲線溫柔,像是沒怎麼動氣的。 叢京鬆了口氣,轉身想回去,腰卻突然被扣住,叢京幾乎是瞬間被他拽到了懷裡,從後面被緊緊抱住。 她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就連身子都下意識開始綳直緊張。 叢京是想掙扎的,沈知聿鼻尖貼過她頸側,輕聲說:「讓我抱抱,太久沒見你,特別想。」 這種情況下,他輕柔的聲音就像無形的安慰。 叢京的動作慢慢鬆了下來,感受着他身上夾雜着淡淡酒氣的雪松味。 這種味道以前她還覺得好聞的,覺得這個男人很有格調,後來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一聞到這樣的味道心裏就一緊,像太久害怕某個事物的條件反射。 她的手有點局促地輕輕覆到他手背上,有一點想拉開他手的意思。 沈知聿忽然說:「那會在老宅就想這麼抱你了,這麼多天沒見,小沒良心,冒冒失失地拎着書包也不過來找我說話。」 叢京的心好像被擱在油鍋上似的,他說的每個字都叫她跳了又跳。 「善思叫我去陪她做手賬本,就耽誤了,再說,你不也有很多人需要陪說話嗎。」 「那些人有你重要嗎,拿他們和你比。」 「沒……」 「阿京是不是討厭我了。」 叢京連忙說:「沒有。」 他說:「那怎麼對我那麼抗拒,今天在老宅見到我的第一眼好像恨不得沒見過我似的,是不是在學校待久了,覺得厭煩我了。」 察覺到危機,叢京連忙說:「怎麼可能。」 「是么。」 「真的,我、我最喜歡哥哥了。」 身後的人忽然輕笑了聲。 她在說謊。 叢京一直這樣,一說謊就結巴,以為他不知道。 可即使這樣,只要她溫言細語地說一句喜歡,哪怕知道是哄騙,他心裏也高興得不得了。 沾了毒的美酒,好歹也有讓人醉生夢死的能力。 他閉了閉眼,卻忽然掐住她的下巴貼過去親吻她的唇角,有些兇悍又急促的吻細細密密落在她臉側、脖頸上。 明亮燈光下,叢京被他推到牆邊靠着,眼裡些微驚惶閃過,濕發也盡數散到身後。 沈知聿忽然捏過她的臉讓她抬眼看着他。 「上次六月過後去了學校,有一個多月沒回我消息也不找我,誰教的?」 「沒有,最近一個月一直都在練舞,沒有不找你。」她解釋。 「是練舞,還是故意躲我。」 「真的是練舞,學校有活動我要參演。」看着他視線,叢京呼吸有着不明顯的緊促。 「而且你又忙。」 叢京喜歡跳舞,有點痴迷的程度,沈知聿知道,直接給她把隔壁屋子買下改造成練舞室,甚至是請了世界級的老師來教她的Dance,她不愛說話,他買了貓讓她養逗她開心,喜歡聽音樂曲,知名音樂家的場次直接包場帶她看。 只要是叢京喜歡的,各種關於生活條件上的,沈知聿都是給她最好的。 可是,他就怕,小鳥妄圖長出翅膀飛離他。 沈知聿捏着她下巴的動作忽而溫柔,指腹輕輕摩挲她的臉側,有寵溺的意思。 「我還以為,你想走。」 「怎麼可能呢。」 叢京頭髮還是濕的,又經了這麼一出,眼神也濕漉漉的彷彿迷失叢林的無辜小鹿,她那雙眼很好看,最起碼就是這雙眼讓他一下記住的。 叢京怕過他,依賴過他,到現在以這樣的方式留在他身邊。 他知道她心裏多少不適應。 他手指擱在她腰上,低頭吻了下她的唇:「當初我不讓你考北城的院校,你會不會怪我。我當時明明知道你有自己喜歡的學校,沒同意,還是讓你留在了深城。」 叢京垂眼:「沒有,在哪都是學。」 「不怪哥哥?」

《深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