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恐怖靈異›深吻總裁一百次
深吻總裁一百次 連載中

深吻總裁一百次

來源:外網 作者:淡月新涼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淡月新涼

第1章她長大了2009年,桐城,霍家故宅。夜深,大宅內寂靜無聲,慕淺小心拉開房門,輕手輕腳地下樓走進廚房。晚飯時霍柏年和霍太太程曼殊又吵架了,一屋子的霍家人都不知道怎麼辦,更不用說她這個寄養在此的小孤女。慕淺只能躲進自己的房間,連晚飯也沒有吃。可是半夜這會兒實在是餓得不行了,到底正是長身體的時候,慕淺沒能扛住餓。打開冰箱,慕淺只找到兩片白吐司,聊勝於無。窗外忽然有強燈閃過,有人駕車回家。慕淺熟練地躲在廚房門後,一面咀嚼吐司一面聆聽動靜。大廳門被推開,有熟悉的腳步聲傳來。慕淺聽着聲音數步伐,數到三展開

《深吻總裁一百次》章節試讀:

第2章長得漂亮又不是我的錯
七年後。
1月費城,冰天雪地。
慕淺正準備出門時收到紀隨峰發來的信息,說想要見一面,還發來了附近一個咖啡館的定位。
這不太像紀隨峰的一貫作風,慕淺略一思量,看了看時間,準備赴約。
出了公寓,走到約定的咖啡館不過五分鐘,慕淺推門而入時,卻沒有見到紀隨峰。
她隨意找了個位置坐下,剛準備打電話,面前就多了一道身影。
慕淺抬頭,看見了沈嫣。
費城的華人圈不大,她和沈嫣見過幾次,知道她出自桐城名門沈家,在費城主理家族海外業務,頗為冷傲。
沈嫣在慕淺對面坐了下來,神情平淡,「我是代隨峰來見你的。」
慕淺大概察覺到什麼,看了眼時間之後開口:「那麻煩沈小姐開門見山。」
「隨峰會跟我回國。」沈嫣盯着慕淺的臉,「我們會在今年結婚。」
慕淺臉上並沒有出現沈嫣想看到的表情,相反,她笑出了聲,「所以,你是來通知我,他劈腿了對嗎?」
「大家都是成年人,沒必要在這些事情上多費唇舌。」沈嫣從手袋裡取出一張支票推到慕淺面前,「這是隨峰給你的補償。」
慕淺拿起支票數了數上面的零,微微挑眉,「兩百萬,以現在的經濟來說,會不會少了點?」
沈嫣眼底閃過一抹輕蔑,「以慕小姐的出身來說,這筆錢不算少。況且以慕小姐的資質,外面多得是高枝讓你攀,這種賺錢的機會應該大把。」
「這倒是實話。」慕淺竟點頭表示贊同,「那我還得謝謝沈小姐誇我,以及提點我咯?」
沈嫣看着這樣的慕淺,臉上神情沒什麼變化,呼吸卻不由得微微加快了。
慕淺生得很漂亮,這種漂亮是天生的,雖然她也化着精緻完美的妝,可奪人眼目的卻是妝容下的那張璀璨容顏,明明嬌妍到極致,卻無一絲媚俗。換句話說,這種女人,想怎麼美怎麼美。
沈嫣一時失了神,還沒開口,咖啡館的門忽然被人大力推開,伴隨着灌入的冷風,紀隨峰頎長的身影出現在咖啡館裏。
一眼看到坐在一起的慕淺和沈嫣,紀隨峰英俊的眉眼霎時冰封。
慕淺靠坐進沙發里,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微笑。
紀隨峰大步走過來,卻是一把將沈嫣拉了起來,「你幹什麼?」
沈嫣臉色十分平靜,「你來晚了,該說的我都跟她說了。」
紀隨峰怒極,捏着沈嫣手腕的那隻手指尖都泛了白。隨後,他才有些僵硬地看向慕淺。
慕淺看戲一般地看着他和沈嫣,迎上他的視線之後點了點頭,「嗯,她的話說完了,現在該你了。」
紀隨峰卻只是看着她,漆黑的瞳仁清晰可見種種情緒,呼吸起伏間,他一言不發。
慕淺卻沒有耐性去解讀他眸子里無聲的言語,她看了看時間,皺起眉來,「我時間不多了,你要說就快點。你可以告訴我沈小姐是因為單戀你,對你一往情深,所以用這樣的手段想要拆散我們。」
沈嫣聞言冷笑了一聲,紀隨峰面容僵冷,對上慕淺灼灼的視線,依舊開不了口。
「所以你無話可說對嗎?」慕淺不想再浪費時間,站起身來,「好,我知道了。」
慕淺走向咖啡館門口,紀隨峰驀地伸出手來拉住了她的手臂,「淺淺!」
慕淺沒打算停步,紀隨峰拉着她不放手,直接就將她外面裹着的羽絨服從肩頭拉了下來。
紀隨峰愣住,沈嫣則毫不客氣地冷笑出聲,看着慕淺,「像慕小姐這樣的記者,我還是沒見過。」
慕淺聞言笑了起來,嘴角挽起的弧度恰到好處,精緻的臉上每一處都散發著動人的光彩,囂張而迷人。
「那又有什麼辦法呢?」她嘆息一般地開口,「畢竟長得漂亮又不是我的錯。」
說完這句,慕淺徹底掙開那件羽絨服的束縛,推開門,走進了窗外的那片冰天雪地中。
紀隨峰抬腳想追出去,沈嫣一把拉住他,聲音清冷,「紀隨峰,你不會以為跟我在一起之後,還能和她繼續保持關係吧?你覺得我是這麼好打發的?」
紀隨峰僵了僵,下一刻,卻還是猛地掙開沈嫣,大步走出了咖啡館。
沈嫣臉色赫然一變。
然而紀隨峰走出咖啡館後便停在門口,只是盯着慕淺離開的方向。
費城初識,他追她兩年,交往兩年,在他背叛這一刻,她卻連一絲憤怒和委屈都吝於給他。
紀隨峰雙目泛紅地看着慕淺遠去的背影,最終僵硬地轉向另一個方向。
另一邊,慕淺迎着路人或詫異或驚艷的目光翩然前行,如同冬日裏一朵神秘驚艷的嬌花,盛開了一路。
月底,紀隨峰和沈嫣離開費城,雙雙歸國。
……
歲末年初,桐城。
中央商務區各幢寫字樓空前冷清,霍氏大廈26樓卻依舊是有條不紊的工作狀態。
秘書庄顏整理好各個部門送上來的資料,敲了敲總裁辦公室的門走了進去。
霍靳西坐在辦公桌後看文件,雖然已經在辦公室待了大半天,身上的西裝卻依舊筆直挺括,連髮型也是紋絲不亂,眉宇間是慣常的疏離淡漠,明明冗事纏身,在他身上卻見不到半絲疲態。
庄顏跟他數年,知道他人前人後都是這般端正持重,早已習慣如常。
若非他如此作風,霍氏這艘大船隻怕早已沉沒在七年前的風浪中。當年他不過二十多歲,憑一己之力扛下岌岌可危的霍氏,用七年時間讓霍氏重歸桐城企業龍頭的地位,心思手段又豈是常人可窺探。
庄顏將幾份文件放在他的案頭,一一彙報。
霍靳西安靜聽着,視線並沒有離開手頭的文件。
電腦里傳來「叮」一聲,是郵件提醒。
霍靳西這才抬起頭,往電腦屏幕上看了一眼。
隨後,他竟放下了手中的文件。
庄顏十分詫異,忍不住朝電腦屏幕看去。
屏幕上是一張女人的照片,看背景像是國外,冰天雪地的環境,周圍行人全都裹緊了厚重衣衫,唯有那個女人,穿一條抹胸小黑裙站在街邊,絲毫不顧旁人的眼光,見有人對自己拍照,她甚至對着鏡頭展露出了笑容。
像童話世界裏的小巫女,偏又美貌驚人,燦若夏花。
庄顏還想再看,霍靳西已經關了照片,察覺到自己失態,庄顏忙轉身朝門口走去。
走到門口回身關門時,她看見霍靳西站了起來,走到窗邊點了支煙。
落地窗外雲層厚重,已經陰霾了大半個白天,此時卻有遲來的日光穿破雲層,照耀遠方。
霍靳西指間夾着香煙,神思繾綣。
隆冬已過,春天也該來了。

《深吻總裁一百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