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沈書玥祁璟嶼
沈書玥祁璟嶼 連載中

沈書玥祁璟嶼

來源:google 作者:沈書玥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沈書玥 祁璟嶼 都市小說

似乎也察覺到自己說的有些過分,她頗為仁慈的補了一句,「你放心,作為補償,沈家我們不動沈書玥抬腳,一步步走到祁艷琴面前,而後很輕很輕地說了一句:「真不愧是一家人祁艷琴看着沈書玥離去的瘦弱背影,胸口莫名發悶,她抬手捶了捶:「可憐她做什麼,這死丫頭真是越來越心機了」展開

《沈書玥祁璟嶼》章節試讀:

周末,永夜會所。
沈書玥和方沁陽在二樓的VIP包廂坐着,兩人時不時探出腦袋來往外看一眼。
沈書玥第三次把頭探出去,就看見了付曉芝。
付曉芝是跟一個男人過來的,那男人和她長得有幾分像,應該是和她有點血緣關係,可能是哥哥。
沈書玥看見他們去了走廊盡頭的那個包廂,先記下了位置,便關門坐了回來。
方沁陽:「等會兒我換了衣服過去,給你打探打探情況。」
沈書玥:「你確定沒事兒?」
方沁陽:「我都跟我朋友說好了,換她的班,發現不了的。」
方沁陽剛好有個朋友在永夜打工,為了方便偷聽,方沁陽今天替她上班。
沈書玥肯定是不能出面的,祁璟嶼身邊那群人大部分都認識她了。
方沁陽先去洗手間換了衣服,穿上之後還真像那麼一回事兒,「我過去了,你等我消息。」
沈書玥怎麼可能安生坐在這裡等消息,方沁陽剛走,她就坐不住了,去了包廂旁邊的樓梯間蹲點。
沒多久,徐斯衍和原野也到了,兩人中間是燕兮,三個人聊得驚心動魄。
徐斯衍聲音低,沈書玥聽不見,只聽見原野說了一句,「付曉芝不會和語白姐打起來吧?」
沈書玥此前一直不知道付曉芝的名字,現在總算曉得了。
原野剛說完,沈書玥就聽見了付曉芝的聲音:「打個屁,要動手也是老娘打她,輪得到她打我?」
原野:「祖宗,咱別這麼暴躁行么,淑女一點。」
後面的話,沈書玥聽不清了,他們聊着進了包廂。
不過聽起來,付曉芝和原野他們也挺熟的,這群人應該都是從小就認識。
這麼說來,付曉芝和祁璟嶼很有可能也是青梅竹馬。
沈書玥在樓道里站了五六分鐘,終於看到了最想看的人——祁璟嶼和詹語白一起過來了。
詹語白和往常一樣挽着祁璟嶼的胳膊,兩人就是標準的相敬如賓的狀態。
進包廂之前,祁璟嶼停下來問詹語白,「你真要進去?」
詹語白笑着說,「沒關係的,不是還有你在么?」
然後他們就進去了。
祁璟嶼和詹語白一進來,原本熱鬧的包廂就瞬間靜了下來。
所有人的不約而同地看向了付曉芝,付曉芝笑着說,「看我幹嘛,怕我動手打人啊?」
「放心吧各位,我打人也挺挑的,不是什麼人都配臟我的手。」付曉芝這話擺明就是針對詹語白的。
坐在她身邊的付暮曄聽不下去,拽她一下,「祖宗,少說兩句吧你!」
付曉芝「切」了一聲,對於這種勸她的話根本聽不進去。
不過另外一位當事人詹語白卻是保持着溫婉的笑容,非但沒有介意付曉芝的挑釁,還主動去和她說話,「兩兩回來了啊,在國外玩得開心么?」
付曉芝:「托你的福,挺開心的。」
詹語白:「開心就好。」
付曉芝翻了個白眼,正要罵詹語白虛偽,就被徐斯衍打斷了。
「四哥,語白姐,你倆坐這邊。」徐斯衍特意給詹語白和付曉芝拉開了點距離。


第049章敵友

沈書玥在樓梯間站着,也聽不見包廂里的動靜了,但也沒捨得離開。
這一念之差的決定,還真就有了收穫。
百無聊賴在樓梯間玩手機的時候,沈書玥突然聽見了腳步聲,好像是往這邊走的。
她連忙收起手機,跑到了樓上,在拐角處停下。
屏住呼吸往下一看,竟然是詹語白和付曉芝。
沈書玥挑起眉來,看來有熱鬧看了。
付曉芝身上穿着一件運動背心,她拽了一下領口,舉手投足間都帶着不屑。
口吻更是不耐煩,「找我出來幹嘛?」
詹語白:「我和祁璟嶼很快就要結婚了。」
付曉芝:「哦,找我來炫耀的?」
詹語白:「……我知道你討厭我,可是一切已經是定數了,你可以找到更適合你的人。」
沈書玥饒有興緻地看着熱鬧,聽詹語白這意思,祁璟嶼還是她從付曉芝手上搶過來的?
付曉芝輕蔑地笑出了聲,「你還是別在我面前裝柔弱了,看了就噁心。」
詹語白:「對不起,兩兩,我什麼都可以讓給你,但祁璟嶼不行,我真的很愛他。」
付曉芝:「你是愛他,還是愛他的錢啊?他如果不是裴家的人,你還會愛他?」
詹語白的臉色有些蒼白,「兩兩,你太偏激了……」
付曉芝:「答案是什麼你心裏有數,如果裴四隻是個普通人,你會為了他摘一顆腎么?」
詹語白:「我……」
付曉芝:「你的善良還是去給別人演吧,詹語白,老娘今天把話放在這裡,有我在一天,你他媽就別想和裴四結婚!」
沈書玥聽得很過癮。
雖然付曉芝這個人脾氣着實不怎麼樣,但看她撕詹語白還是很快樂的。
沈書玥看熱鬧看得正嗨,詹語白不知怎麼地忽然哭了,緊接着祁璟嶼就來了樓梯間。
詹語白一臉隱忍,眼淚無聲往下掉,卑微地和付曉芝道歉,「對不起,當年我做那個決定的時候,真的沒有想到伯母會因為這件事情讓祁璟嶼和我結婚……我不是故意破壞你們的感情的。」
沈書玥再次挑起眉來。
祁璟嶼還真和付曉芝在一起過?他這口味……挺跳躍的啊。
詹語白沒有哭出聲音,她很隱忍,像是努力在裝堅強,這樣更能讓人心疼他。
只見祁璟嶼把詹語白摟在了懷裡,目光冷冷地看向了對面的付曉芝。
付曉芝迎上祁璟嶼的目光,「裴四,你他媽眼瞎啊,看不出來她是演的?」
祁璟嶼:「那天我和你說得很清楚了,就算沒有語白,也不會是你。」
付曉芝沒接話,只是表情明顯沒之前那麼囂張了。
詹語白還在善解人意地勸祁璟嶼,「不要這樣和兩兩說話,她是因為喜歡你才會……」
「放你媽的屁,我和裴四說話輪到你插嘴了?」付曉芝兇狠地打斷了詹語白。
末了她又去看祁璟嶼,「你繼續說,我看你還能瞎到什麼程度。」
祁璟嶼:「我和你的婚約,是長輩們開玩笑的,我只把你當妹妹。」
付曉芝:「誰他媽要當你妹妹。」
祁璟嶼:「語白是我的未婚妻,你如果做不到尊重她,以後我不會再見你。」
說完,祁璟嶼就摟着詹語白走了。
沈書玥在樓上看完了這出修羅場好戲,再次感受到了祁璟嶼對詹語白的偏愛。
下面的付曉芝已經替沈書玥說出了想說的,「腦子都被白蓮花吃了。」
付曉芝罵完,沈書玥看見剛才那個跟她長得很像的男人出來了,應該是來安慰他的。
付暮曄:「祖宗,你打詹語白了?」
付曉芝:「她是這麼說的?」
付暮曄:「那她怎麼哭成那樣?」
付曉芝啐了一口,「因為她婊!」
付暮曄:「行了,你別罵了,回頭給裴四聽見,他真和我們絕交了。」
付曉芝:「臭傻逼。」
——
十點,沈書玥和方沁陽在路邊找了個大排檔坐下來。
方沁陽接受了鄭凜敘交代的任務,不讓沈書玥吃不健康的食物,所以烤串都是方沁陽在吃。
沈書玥在旁邊抱了半個西瓜用勺子舀。
方沁陽把自己在包廂里聽見的信息都給沈書玥說了。
和沈書玥聽見的差不多,祁璟嶼和付曉芝原本因為雙方長輩的關係,有一句口頭的婚約。
後來因為詹語白的出現,婚約黃了。
付曉芝把詹語白當成了敵人,多年來都在針對她。
方沁陽:「付曉芝她家背景真牛逼。」
沈書玥啃着西瓜沒接話。
是牛逼啊,帶顏色的背景。
如果沒有詹語白「捐腎」這個事,祁璟嶼的未婚妻,鐵定就是付曉芝了。
沈書玥可不信祁璟嶼說的什麼「即便沒有語白,也不會是你」,男人嘴巴里說出來的話,就沒一句是真的。
別的不說,就付曉芝這個背景,多少男人排着隊跟她聯姻。
「不過這個付曉芝脾氣真的挺暴躁的,」方沁陽想起來付曉芝罵人的樣子,還有點後怕,「她罵起祁璟嶼來也不留面兒,真行,詹語白的臉都快黑成炭塊了。」
沈書玥:「是挺暴躁的,不過我喜歡。」
方沁陽:「你不會是想……」
沈書玥:「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
周日,沈書玥把車送去4S店保養了。
冤家路窄,送完車出來,竟然碰上了祁璟嶼和詹語白,銷售正給他們介紹着車型。
聽意思是要給詹語白送禮物。
沈書玥嘖了一聲,腦袋裡就是付曉芝罵祁璟嶼的那幾句話。
車保養得三四天,沈書玥隔天只能打車去上班了。
坐了滴滴到了公司樓下,下車的時候撞上了祁璟嶼,他是被司機放在這裡的。
沈書玥:「裴總,早上好。」
祁璟嶼:「等會兒來我辦公室。」
沈書玥:「哦。」
可能是因為祁璟嶼對着她沒幹過幾件人事,所以他每次喊她去辦公室,她都覺得狗東西可能是要找她洩慾之類的。
但沈書玥還是去了。
她端着一杯咖啡走進祁璟嶼的辦公室,他不知道在看什麼,頭也沒抬。
沈書玥放咖啡的時候,眼神不自覺掃過了他手上的文件,然後定住了。
祁璟嶼也抬起頭來,將手中的東西扔到一旁,淡漠地看着她。
沈書玥把幾張紙拿起來,「偷窺我簡歷幹嘛?」
祁璟嶼沒答,從抽屜里拿出一把車鑰匙扔給她。
沈書玥看到了鑰匙的LOGO,卡宴。
祁璟嶼:「把你那些亂七八糟的車處理掉。」

《沈書玥祁璟嶼》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