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神秘老公錯嫁妻
神秘老公錯嫁妻 連載中

神秘老公錯嫁妻

來源:外網 作者:蘇卿陸容淵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蘇卿陸容淵

新婚夜,蘇卿遭繼母陷害被調包嫁給毀容腿瘸的陸大少,逃婚後卻陰差陽錯跟自己的未婚夫談起了戀愛。陸大少以網約車司機身份寵女友。直到有天蘇卿發現了男友的秘密。蘇卿冷笑:「身價千億的網約車司機?」陸大少:「……」蘇卿咬牙:「不是腿瘸嗎?我看你挺活蹦亂跳的。」陸大少:「……」蘇卿怒:「不是毀容沒幾年能活了?」陸大少:「夫人,...展開

《神秘老公錯嫁妻》章節試讀:

其實從蘇德安的話語里,蘇卿已經知道了答案,可還是想問。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親生父親也要把她推入火坑。

蘇卿的質問讓蘇德安臉上一時掛不住,目光閃躲,心虛的不敢對上蘇卿的眼睛。

他這個大女兒,這些年讓他愈發忌憚。

特別是那雙眼睛,看着那雙眼睛,他彷彿看見了蘇卿的母親,讓他心裏很不舒服,想要躲避。

「你這什麼語氣,我是你的親生父親,是犯人嗎?你用這種審問的語氣跟我說話。」

蘇卿譏笑:「爸,你還知道你是我的親生父親,那你為什麼要把我推入火坑?縱容秦素琴對我下藥,把我嫁去陸家。」

沒有蘇德安的默許,秦素琴也做不了那些事。

反正事已成定局,秦素琴也不裝了:「陸家只說娶蘇家女,又沒指名娶誰,再說了,在帝京,陸氏家族跺跺腳,就能讓整個帝京抖一抖,給你選了這麼一門好婚事,你應該感激我們。」

「陸家這麼好,怎麼不讓蘇雪嫁過去。」蘇卿神情與語氣都冷了幾分,她來之前去過楚家。

楚家人告訴她,楚天逸跟蘇雪出去度蜜月了。

那一刻,蘇卿有一種天塌的感覺。

楚天逸拋棄了她。

楚天逸發現新娘不對,為什麼不來找她?

「夠了。」蘇德安厲聲道:「小雪身體不好,她要是嫁進陸家,哪受得了那個罪,你是姐姐,替小雪嫁過去又怎麼了。」

聞言,蘇卿痛心的盯着蘇德安,這些年,她不是不知道蘇德安的偏心,可沒想到,竟然偏心到如此地步。

「爸,我媽去世這麼多年,你怕是早忘了還有我這個女兒,你連我怎麼在蘇家生存下來,怎麼完成學業的都不知道,你也不知道秦素琴她是怎麼對我…」

蘇德安怒道:「這是你媽,你一口一個秦素琴,像什麼話?」

「我媽早死了。」

蘇卿目光郁痛,秦素琴母女進蘇家後,她從未上過飯桌吃飯,每天飢一頓飽一頓,吃的都是剩飯剩菜。

高中之後,所有的學費都是她自己做兼職賺來的。

她是蘇家大小姐,卻活得連狗都不如。

蘇雪享受着千金小姐的光環,一身名牌,出入高檔會所,她卻穿着地攤貨,擠着地鐵公交去工作。

整個帝京,也無人知道蘇家還有個大小姐叫蘇卿,所有人都只知道蘇家有個女兒叫蘇雪。

她以為能嫁給心愛的人,從此脫離蘇家,可沒想到,被秦素琴母女算計。

秦素琴笑着打圓場,實則火上澆油:「德安,你別跟小卿計較,反正我也不是她親媽,她也不是第一天直呼其名,我受點委屈沒什麼的,別讓你們父女關係不和。」

「看看,你秦姨到現在還為你說話。」蘇德安對蘇卿更是失望了:「陸家來退婚了,你也不用嫁過去,這事就這麼解決了,你趕緊回去把衣服換了,別丟人現眼,公司還有事,我先走了。」

蘇德安丟下這話,直接就走了,根本就沒多看蘇卿一眼。

蘇卿臉上的神情更加冷漠,十幾年了,蘇德安早就不在意她這個女兒,她還說那些做什麼?

蘇德安一走,秦素琴露出尖酸刻薄的嘴臉:「你這死丫頭,沒想到你還敢逃婚,看你這一身的痕迹,昨晚上一定很爽吧,那男人是誰?阿姨送給你這份大禮,怎麼樣?還滿意嗎?」

蘇卿眼神冰冷如刀:「秦素琴,你真卑鄙,也不怕遭報應嗎?」

秦素琴得意笑道:「我女兒已經坐穩了楚太太的位置,而你?不過是被人玩過一次又一次的破鞋,蘇卿,你幾年前就已經跟人鬼混,連孩子都生了,這件事楚天逸怕是還不知道吧,你以為做一個膜修復,就能瞞過楚家?」

被戳中內心最深處的秘密,蘇卿臉色很難看。

「當年是你們母女算計我。」

沒錯,蘇卿五年前確實生過一個孩子,只是那個孩子一生下來就死了,而她至今也不知道當年那個男人是誰。

這件事,她沒有勇氣告訴楚天逸,那是她的一個噩夢,她想擺脫的噩夢。

秦素琴冷冷一笑:「是又怎麼樣?就算你說出去,你爸也不會信,蘇卿,這蘇家一切都是我女兒的,你爸早就放棄你了。」

「對了,再告訴你一件事,你當年生的那個孩子,他沒死,是一個很漂亮的男孩。」

「什麼?我的孩子在哪裡?」蘇卿心裏震驚,想起那個十月懷胎的孩子,心狠狠一揪。

「你想知道?」秦素琴冷笑:「跪下來求我,我就告訴你。」

「秦素琴。」蘇卿幾乎咬牙切齒的從齒縫裡擠出一句話:「總有一天,我會新賬舊賬跟你一起算。」

先不說那個孩子是不是真活着,就算活着,哪怕她磕頭磕死了,秦素琴都不會告訴她。

……

水月酒吧。

蘇卿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她已經不知道喝了多少,整個腦袋已經昏昏沉沉,醉成了一灘爛泥。

她一想到自己的幸福都被秦素琴母女給毀了,想到楚天逸拋棄了她,胸口發脹,很是難受。

「蘇卿,別喝了。」安若搶過蘇卿手裡的酒,看着蘇卿難受的樣子,她心裏也很難受,憤憤不平地說:「調包新娘,她們也做得出,太不是人了,幸虧你逃婚沒嫁進陸家,不然這不是一輩子都毀了。」

安若話鋒一轉:「其實要是這陸大少不是個短命鬼,這陸少夫人的頭銜那不是吊打楚家嗎,在陸家面前,楚少夫人算個什麼。」

陸家大少神龍見首不見尾,見識過真明目的人極少,坊間各種傳聞都有。

「若若,我心裏難受,在我爸眼裡,我根本什麼都不算,他默認秦素琴母女的行為,把我推入火坑。」

被至親拋棄算計,蘇卿又如何不難受?

更難受的是到現在,她也沒聯繫上楚天逸。

「天逸他也不要我了,若若,我什麼都沒有了。」蘇卿傷心的哭了。

「你還有我啊,蘇卿,別哭了。」安若又心疼又氣憤:「不就一個楚天逸,我給你找一個更好的,我聽說這酒吧里來了一批會伺候人的鴨子,要不我給你叫幾個?」

會伺候人?

蘇卿腦海里突然浮現昨晚那個男人的臉,想起昨夜的瘋狂,臉再一次發燙。

她怎麼會想那個男人。

「我現在就去給你叫,男人,有什麼大不了的。」說著安若就去了。

喝多了的蘇卿趴在桌子上傻笑,伸手去拿酒,目光卻突然瞥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她頓時酒醒三分,跌跌撞撞地追過去了。

《神秘老公錯嫁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