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神弓戰妃
神弓戰妃 連載中

神弓戰妃

來源:外網 作者:午日陽光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午日陽光 都市言情

遠赴花城驚鴻宴,一睹人間盛世顏,說的就是納蘭榮錦,容貌傾城絕世無人能及,美人一個。花落皇城錦家院,富貴窩裡出色膽,說的也是納蘭榮錦,三歲就色個絕世夫君回來,絕世奇葩。十年富貴如雲煙,人魂修為終如一,說的還是納蘭榮錦,覺醒人魂實力十年沒變,廢材本尊。天人之姿、絕世之容、傾世之才、妖孽天賦說的就是皇太孫獨孤雲傾,眾人感慨,雲端高陽的人硬生生的被納蘭榮錦給拉下神壇。只有他們彼此知道,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小精彩:「你不是想要回鳳佩?」少女嘟嘴問道。「是他們想要。」少年淡定甩鍋。「你不是不喜歡?」少女咄咄逼人。少年彎腰附耳說了一句,話落燦然一笑,世間再無真顏色。少女聞言滿面桃紅。展開

《神弓戰妃》章節試讀:

[]

獨孤雲傾的另一側雙手抱着劍站的跟松一樣的霍飛,撇了眼南弦,雖然他也疑惑,但是他不會傻傻的問出來。

因為他很清楚,自己作為隨身護衛的職責和界限,殿下的事也是他能過問的嗎。

他跟南弦不一樣,南弦是長嶺侯世子,雖然也是從小跟着皇太孫殿下,但是他跟殿下除了上下屬的關係,也是好友。

別看南弦一副紈絝世子的模樣,但是實際上精明着呢,殿下吩咐的事他都會辦的地地道道的。

果然,南弦收到獨孤雲傾的一個冷眼,然後看着獨孤雲傾從城樓上一躍而下,往皇城的方向而去。

南弦一看,這是現在就要回皇城去?

跟霍飛趕緊跟上,南弦低聲問霍飛,「你不是說殿下說明日回皇城嗎?」

霍飛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對啊,明日回到皇城。

南弦滿臉黑線,他這是被冰柱子霍飛給鄙視了?

這對於立志成為皇太孫身邊的第一智囊的他是絕對不允許發生的事。

他也就是逗逗樂子,皇太孫殿下來桃花城幹什麼來了,他心裏清楚的很。

不過他還是想逗逗冰柱子霍飛,「霍飛,殿下來桃花城幹什麼來了?」

「殿下的心思也是你我能猜測的。

」霍飛沒什麼表情的道。

南弦嘴角一抽,不知道就說不知道,弄得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誰要是再說這個冰柱子只會耍劍,他就跟誰急。

想到明日就要回到皇城,他們這一晚是別想休息了,南弦也沒心思逗霍飛了,趕緊追上前面的獨孤雲傾。

此時,桃花城城主府門前,兩輛華貴的車停在門口,管家出來不失禮數的把人從側門迎了進去。

什麼認什麼對待,又不是大皇子來了,他也沒必要開大門。

來人是大皇子府的管事和錦王府的二爺,兩人進到府里,以為雲廷會在正堂等他們,可是到了正堂,茶水上來了,也沒看到雲廷。

大皇子府的管事給納蘭二爺使了個眼色,納蘭二爺立即問道,「舅爺人呢?」

城主府管家眸中划過一抹鄙視,舅爺也是你能叫的,你算老幾啊,我家主子是錦王的小舅子,可不是你納蘭二爺的小舅子。

「城主出門了。

」管家臉上情緒不顯,不卑不亢的,也沒糾正納蘭二爺的稱呼。

一個皇子府的管事還不配他主子親自來接待,這位靠着錦王府活着,還忘恩負義的納蘭二爺跟不配他們主子接待了。

納蘭二爺看了眼大皇子府的管事接着道,「我們可是聽說城主今日回來了。

「的確,午時回來,午飯後又離開了。

」管家如實的道,這是主子吩咐的。

納蘭二爺眉頭一挑,是真離開了還是不想見他們,那也無所謂,他們此行的目的是納蘭榮錦。

「錦兒和赫兒呢?」納蘭二爺神情有些不悅的道。

他這個二叔來了,這兩個小輩居然不出來見他,難道他們還以為是大哥和大嫂在的時候,就他一個病秧子錦王府早晚是他的。

「小姐帶着少爺出去尋醫歷練去了。

」管家心裏對他們很是厭惡,要是不是他們來,小姐能帶着少爺離開城主府嗎,想着他們小小年紀就要出去漂泊,就心疼的很。

自從小姐和少爺來了之後,這城主府都有家的感覺了,現在好了,又恢復到以前的一樣了。

納蘭二爺一聽頓時急了,這次大皇子妃可是許諾他了,只要要回鳳佩,就幫他得到錦王的王位,兩個小崽子離開了,白來一趟不說,得到錦王的機會又不知道延遲到什麼時候了,畢竟,只要納蘭榮赫活着,他就別想當上錦王。

「他們去哪裡了,什麼時候回來?」納蘭二爺急切的問道。

「不確定,小姐說了,九幽帝國要是找不到可以醫治少爺的人,就去其他帝國走走,畢竟,少爺是錦王府世子,以後是要繼承錦王王位的,身體不好可不行。

」管家這麼說簡直就是戳納蘭二爺的心窩子。

錦王世子,那是錦王在納蘭榮赫出生後錦王就親自進宮請封的,雖然知道他身體不好,但是錦王依然固執的請封了,皇帝居然也下旨了,因此,他想要當錦王,就必須除掉納蘭榮赫。

現在人離開了城主府,沒有城主府的庇護,倒是容易多了。

因此,他的心思倒是活泛起來,即便是要不回鳳佩,失去大皇子妃的許諾,但是只要納蘭榮赫死了,他一樣是接替錦王的最佳人選,那樣也許更容易一些。

想到這兒,他趕緊問道,「這兩個孩子也真是的,要出去求醫怎麼不跟家裡說一聲,也好派人保護他們,他們什麼時候走的,來得及給他們送去一些護衛不?」

管家嘲諷的道,「城主自然派人保護他們,畢竟小姐和少爺現在也就城主一個親人了,而且錦王府的暗衛一直保護着小姐和少爺。

這話說的明白極了,別在我面前說好聽的,你們也算是親人,最多算是有血緣關係。

錦王府的暗衛你見都見不到,你說這話時臉不疼嗎?

納蘭二爺臉一沉,「你這是怎麼說話的,不管怎麼說他們都姓納蘭,我這個二叔也是嫡親的。

「這話可不是我一個下人說的,是小姐原話,少爺之所以身體不好,納蘭二爺知道是什麼原因吧,因此,不是有血緣關係就是親人,有時候連外人都不如,畢竟一個不小心命都會丟了。

」管家毫不客氣的道。

他可沒必要討好納蘭家的其他人,能讓他進門都是借了大皇子府管事的光,畢竟現在不能明面上跟皇子府的人起衝突,小姐和少爺需要時間成長起來。

「你?」納蘭二爺很想硬氣的數落管家一頓,可是想到納蘭榮赫之所以會身體不好就是因為他三弟在錦王妃生產時給下了毒。

想到三弟的下場,他閉嘴了,雲廷可不是什麼好惹的人,雖然氣的夠嗆,但是也只能憋着。

「大皇子府管事可是稀客,此次前來所為何事,我也好等城主回來回稟。

」城主府管家忽略了納蘭二爺轉頭不卑不亢的問道,意思是你既然來了坐在這裡一句話不說是個什麼意思。

大皇子府的管事知道這趟是白來了,應該是他們來的消息泄露了,人家姐弟兩個躲出去了。

可是這樣回去自己事沒辦好,大皇子妃準保不會滿意。

「管家也知道,皇太孫可是九幽帝國第一天才,郡主十年如一日的修為跟皇太孫的確有些不般配,此次前來,是大皇子妃想要詢問一下郡主對跟皇太孫婚約的意思。

」管事還是把此次的來意說出來了。

《神弓戰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