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山野情事
山野情事 連載中

山野情事

來源:google 作者:秦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平 鄭雅珍

【changdu】秦平扶住鄭雅珍,然後看着楊德利嘿嘿傻笑楊德利癟癟嘴,說道,「二傻子不用你笑,等一會兒警察來了就把你抓走,關進籠子里!」鄭雅珍醒過來,一臉惶恐的看着楊德利「楊主任,秦平是個傻子,您就繞過他吧...展開

《山野情事》章節試讀:


《山野情事》第9章 嫂子爆發了


秦平揮舞拳頭打着空氣,口中喊着打偷雞蛋的狗。

**小李則順着腳印兒走到了秦平家和李桂蘭家之間的木柵欄。

木柵欄有一個寬大的縫隙,足夠鑽過一條狗,當然也可以鑽過去一個孩子。

小李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似的趕緊向楊建斌報告。

「所長,有小孩子的腳印,從這邊雞下蛋的窩一直到對面的木柵欄。」

楊建斌看向李桂蓮。

李桂蓮頓時嚇得縮了縮脖子。

有腳印就證明有小孩來過。

楊建斌感到失望,他就覺得親自來紅葉村有點草率了。不過這都怪他二叔楊德利。楊德利在電話里告訴他,秦家老二砍斷了張長河的手指頭,很嚴重,這一次看看能不能讓秦平嘗嘗坐牢的滋味兒。

楊建斌在電話里簡單問了問情況,楊德利只說是秦平的過錯,這讓楊建斌覺得有機會收拾讓他四弟坐牢的秦平。

雖然秦平雖然是傻子,但是如果發生了重大的傷害事件,就算不坐牢也能把秦平送到精神病院去。

一個人被放到精神病院,比坐牢還難受。

但前提是,秦平一定要無緣無故的就把人造成了重度傷殘。

傻子和瘋子不一樣,傻子不具備攻擊性,只是智商有問題。

但瘋子就不一樣了,瘋子具有攻擊性,且破壞力極大。

楊建斌以為,只要秦平無緣無故的把人造成了嚴重的殘疾,那他就屬於具有攻擊性和破壞力的瘋子。

只有這樣他才能使用自己所長的手段,把秦平送進精神病院,品嘗痛苦。

所以楊建斌才親自帶着人來辦案。

可沒想到事情竟會是這樣。

「桂蓮嫂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楊建斌皺着眉頭問。

「我,我……」李桂蓮因為理虧支支吾吾起來。

但他丈夫張長河很雞賊。

「老弟呀,這個也不能斷定我兒子偷雞蛋不是?我那兒子皮的很,東家串西家串的,他鑽到這院里玩兒不是也有可能的嗎?」

**小李說道,「張長河,可是這腳印就是從人家下蛋的雞窩到這個柵欄邊兒。」

「那也不能就證明是偷了雞蛋啊!」張長河咬定自己兒子沒偷雞蛋。

但是,作為**的小李豈能隨便相信張長河的話?

小李立刻建議把張長河和李桂蓮的兒子小勇叫來詢問。

楊建斌雖然有些猶豫,但這是辦案的正常程序,而且這麼多人看着他,也不能有失所長的身份。

他還是很在乎自己目前的這個職位的。

絕不能因為這點小案子讓他的名譽受損。

「桂蓮嫂子,把你兒子找來吧。」楊建斌沒好氣的說,但他還是給了李桂蓮串口供的機會。

按理說,李桂蓮不能去叫自己的兒子。

但李桂蓮不明白楊建斌的用意,因為心虛不敢去叫,只能看向丈夫。

「楊老弟讓你去叫你就去叫,看我幹什麼?」張長河一面說一面給李桂蓮使眼色,顯然是在示意李桂蓮趁機告訴兒子不要說實話。

但他這點小把戲早就看在了小李的眼裡,當然楊建斌也看得出來。不僅他們倆,包括鄭雅珍和李美娥都看出來了,因為太明顯了。

張長河覺得自己的小動作暴露了,趕緊哎喲一聲,「我的手啊。」他看着裹了厚厚紗布依然滲血的手,假裝疼得呲牙咧嘴,吸引眾人的注意力。

實際上他這手剛被砍斷,還沒到疼的時候。

「所長,讓李桂蓮去叫不妥,還是我去叫吧。」不得不說,這個小李還是很公正的。

這也是因為楊建斌並沒有給小李特別的指示,只是說讓他跟着去辦一個案子。

小李也自然要秉公辦案,這是一個**最起碼的職業道德。

楊建斌也沒什麼好說的,這是正常的程序,只能無奈的點點頭。

小李把小勇帶着過來,小勇睜大的眼睛裏面充滿了驚恐,小臉兒嚇得煞白。

尤其是看到楊建斌,更是嚇得身子發抖,然後哇哇哭起來。

村裡的這些孩子都很調皮,大人有時候就用**嚇唬他們,再不聽話就叫**來抓你們。

一來二去,孩子們最害怕的就是**了。

尤其是小勇,知道自己偷了東西更是害怕,所以見到沉着臉的楊建斌就嚇哭了。

楊建斌讓小李問話。

小李先安慰了小勇幾句,然後問道,「小勇,你要實話實說,只要你實話實說,叔叔就不會抓你。」

小勇擦擦淚點點頭。

這時候張長河和李桂蓮開始緊張了,他們只盼望着自己的兒子不要說實話。

小李問道,「小勇啊,你來沒來這裡偷雞蛋?」

「我偷了。」小勇趕緊說,「**叔叔,你不要抓我好不好?是我媽媽讓我來偷的,我不來偷她就打我,哇。」說完接着就哭了。

小李接着看向楊建斌。

楊建斌氣得肝兒疼,冷着臉撇了楊德利一眼。

楊德里癟癟嘴,一臉懊喪,他沒想到自己的大侄子會這麼生氣,看來當時還是問清楚情況再給建斌打電話就好了。

既然小勇承認偷雞蛋了,而且還是楊桂蓮指使的,這就等於楊桂蓮偷盜。

鄭雅珍借題發揮,立刻問道,「**同志,大人指使孩子來偷東西,算不算大人偷盜?」

楊建斌冷着臉不說話。

小李說道,「算當然算了,而且性質非常惡劣。」

一聽小李這麼說,鄭雅珍臉上浮現激動的神情。

她接著說,「**同志,這個孩子經常來我們家偷東西,不僅偷雞蛋,還偷我上山採的蘑菇,採的山菜,還偷我的苞米棒子。」

聽到這些話,小李忍不住瞪了李桂蓮一眼。

鄭雅珍繼續火上澆油,說道,「**同志,剛才我看到小勇偷雞蛋,我就想叫住小勇要回雞蛋,可是他媽媽出門就辱罵我,說我和我這個傻子小叔子有苟且之事,他這算不算侮辱我的人格?」

聽到這些話秦平都感到震驚。

沒想到一向懦弱的嫂子此時卻如此的伶牙俐齒,每一句話都像刀子砍在李桂蓮的身上,簡直爆發了。

這也省了秦平的事兒,不然秦平還要費勁證明李桂蓮罵人,有暴露自己的風險。

聽了鄭雅珍的話,李桂蓮嚇得臉色鐵青,一臉懵逼的杵在那裡,像根木樁子。

同樣,她丈夫楊長河也傻眼了。

他們兩口子萬萬沒有想到情勢會急轉直下,更不知道接下來會有什麼樣的結果。

不過李桂蓮雖然害怕,但是她還想做困獸游斗。

「楊老大呀。是這事兒是我做的不好,我不應該讓孩子偷東西。可是,可是這個二傻子也不能把俺家他的手指都砍斷吧?他這可是實實在在的犯罪!」


《山野情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