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阮星晚周辭深免費閱讀
阮星晚周辭深免費閱讀 連載中

阮星晚周辭深免費閱讀

來源:外網 作者:阮星晚周辭深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阮星晚周辭深

離婚前——阮星晚在周辭深眼裡就是一個心思歹毒,為達目的不折手段的女人。離婚後——周辭深冷靜道:「如果你反悔了,我可以考慮再給你一次機會。」阮星晚:「?」「謝謝,不需要。」展開

《阮星晚周辭深免費閱讀》章節試讀:

她醉眼迷離的望向他,男人眸子眯起,黑暗中看不出表情,只是冷冽的氣息卻在一瞬間漫開,透出一股驚人的危險。
只可惜此刻的她感覺不到危險,她只知道這般的靠近,讓她的身體不再那麼難受,而且,這樣似乎還不夠,她本能的渴望更多。
下一刻,她紅唇輕啟,就那麼吻上了他……
再次醒來時,她在一個陌生的房間里,身邊還躺着一個陌生的男人。
床邊散落的衣服足夠證明昨晚都發生了什麼。
她感覺喉嚨有些乾澀,難過之後又開始安慰自己,至少他長得是個人樣,總比昨晚那頭豬要好上千百倍。
想起昨晚的事,阮星晚擔心阮忱,趕緊穿衣服回去,她離開的時候好像吵醒了床上的男人,他微微皺眉,她趕緊把被子蓋在他頭上,又輕輕拍了拍,小聲道:「沒事沒事,繼續睡吧。」
等到被子里沒了動靜傳來,阮星晚才快速跑了。
債主已經重新找上門了,幸好阮忱因為出去找她不在家。
阮星晚給阮忱打了個電話報平安,讓他最近都不要回家了,去同學家住一段時間。
而她也去找了裴杉杉。
就這麼東躲西藏了兩個月,突然有一天阮星晚發現,她懷孕了。
……
阮星晚醒的時候剛好是凌晨四點,她起來喝了一杯水,坐在客廳里開始看這兩年關於初戀的電影和電視,試圖重新找回那種懵懂青澀的甜蜜。
……
阮星晚把自己關在房間里的三天,腦海里終於有了一個雛形,正要動筆畫的時候,接到了一個陌生號碼的來電。
她放下筆,禮貌開口:「您好,哪位?」
「……太太,我是林南,周總的助理,周總明天要去馬爾代夫出差,想問太太知道他那件藍白條紋的襯衫放在哪嗎?」
阮星晚特別煩在剛有思緒時被打斷,而且她現在懷疑是周辭深故意在找茬,當即不客氣道:「他有病嗎,我都跟他離婚了,他襯衫放哪兒關我什麼事,問保姆去。」
說完,毫不猶豫的掛了電話。
兩分鐘後,阮星晚的手機再次響起,屏幕上亮着大大的「周辭深」三個字。
她默了一瞬,還是接通了。
「阮星晚,半個小時內回來。」
「我……」
這次,不等她回答,周辭深直接掛了電話。
阮星晚攥着手機,恨不得把這個狗男人暴打一頓。
她深深呼了一口氣,平復了情緒後,才起身出了房間。
裴杉杉見狀,不由得問道:「寶貝,你這麼晚去哪兒啊?」
「跟那個狗男人同歸於盡!」
「……」
阮星晚當然只是過過嘴癮而已,她哪有那個能耐成為周辭深的對手。
到了星湖公館,傭人都已經休息了,四周安靜得出奇。
阮星晚上了二樓,推開卧室的房門,見周辭深坐在沙發里,一身居家打扮,修長的手指翻閱着面前的資料。
即便是聽見動靜,也沒有抬頭看她一眼。
阮星晚徑直走到衣帽間,翻箱倒櫃好不容易才找出了助理口中的那件藍白條紋的襯衣。
看到衣服的一瞬間,她愣了下。
這是才結婚那年,她知道周辭深要去夏威夷出差,特地給他買的。
這件衣服很適合去海邊。
當時她把衣服送給周辭深的時候,他只是冷冷淡淡的看着她:「不要試圖用這種廉價的方式討好我,也少點那些一眼就能被看破的心機。」
阮星晚不知道她到底有什麼心機了,不過從此以後,她再也沒給周辭深買過任何東西。
他那時候棄之如敝履的東西,現在卻特意叫她回來一趟。
不是為了報復她,故意捉弄她,又是為了什麼?
阮星晚沉默着拿起襯衣出了衣帽間,放在床上,剛想開口,卻發現周辭深正在和人打電話,整個過程中音線都很低,也沒分給她半個眼神,像是她這個人不存在似的。
阮星晚本來還想和他提提離婚的事,見沒找到合適的時機,轉身徑直離開。
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在走出卧室時,周辭深終於抬頭,看着她的背影,大概是沒料到她會就這麼走了,薄唇抿了抿才對着電話那頭淡聲道:「嗯,先這樣,我還有事。」
阮星晚剛走到樓下的客廳,就被叫住。
周辭深站在樓梯上,居高臨下的看着她,神情是一如既往的清冷:「衣服找到了么。」
「放你床上了。」
「其他的呢。」
阮星晚沒太明白:「什麼其他的?」
周辭深不悅皺眉:「我要出差一周,你覺得我就穿這一件衣服?」
「……」
他以前住在這邊,遇到第二天要出差的時候,都是阮星晚給他收拾行李。
沒想到她兢兢業業做了三年的周太太,其他沒得到什麼好,倒是把他這種臭毛病給養出來了。
阮星晚平靜道:「周總,周先生,我得再提醒你一次,我們已經離婚了,所以給你找襯衣,收拾行李這些事,都不在我的責任之內,勞煩你去找保姆,或者你的下一任太太,不要再莫名其妙的喊我了。謝謝。」
周辭深神色不變,不緊不慢的下樓,停在她面前:「那我也提醒你一句,我們還沒有辦離婚手續,你依然是我法律上的妻子,這些只能你來做。」
「……沒得商量了是嗎?」
「我不想再重複第二次。」
阮星晚抿了抿嘴角,拿出手機翻找着號碼:「行,既然你這麼喜歡指示別人的話,那我找舒思微來給你收拾行李,她一定跑得比兔子還快。」
哪知道她剛找到號碼,還沒來得及撥出去,手機就被人奪走。
周辭深一把抓住阮星晚的手,俯身,貼在她的耳邊,呼吸都帶着火「阮星晚,我是不是太放縱你了?」
話落,男人低頭吻住了她的唇。
唇齒相錯的瞬間,男人的慾望徹底被點燃。
隨即,火熱的吻,順着她的下巴,她的脖頸,一路到了鎖骨。
阮星晚被周辭深撩撥的面紅耳赤。她不敢抬頭看周辭深一眼,咬唇道:「周辭深……我們已經離婚了,你不可以這麼流氓。」
「我就喜歡,對你流氓。」周辭深將嘴巴移到她的耳邊,低聲的呢喃道。
說著,男人一隻手極盡粗野和不耐煩的脫着扯着自己的衣服……
就在這時,周辭深的電話響了,男人罵了一聲起身接起了電話。
阮星晚趁機掙脫出來,整了整被狗男人扯開的衣服,瞪了周辭深一眼就要離開。
阮星晚,你就這麼想擺脫我?」周辭深挑眉看着阮星晚。
,content_num

《阮星晚周辭深免費閱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