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仙俠修真›容少新妻野又撩小說
容少新妻野又撩小說 連載中

容少新妻野又撩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南梔容忱言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南梔容忱言

南梔做的過大膽的事情,就是有眼不識大佬,不僅把大佬一紙契約拴在身邊,還奴役他…… 婚後。 「容忱言,這採訪上的男人,是你?」 看着手機屏幕上,和身邊男人九分相似的男人,南梔瞬間震驚。 容……容家? 帝國容家? MMP,她幾百年沒發揮過的錦鯉屬性,這次居然一挑就挑了個帝國首富!!! 上到八十歲老太太,下到三歲小女娃娃,哪個不想嫁? 嗚嗚嗚……她不想啊! 在南家見慣了勾心鬥角,她就想找個普普通通的男人嫁了,現在退貨,還來得及不? 容忱言指了指高聳的小腹:「你看你肚子里的娃,答不答應。」展開

《容少新妻野又撩小說》章節試讀:

「什麼?」

顧北陌不敢置信地看向南梔,餘光瞥見兩人無名指上的戒指,頓時怒不可遏地質問:「梔梔,你……你真的和這個男人交往了?你們……你怎麼會看上這種小白臉?」

容忱言滿不在意的瞟了一眼顧北陌,嚇的他,忍不住往邊上躲了躲。

「我看上什麼人,和你有什麼關係?你家住海邊?管這麼寬。還有,我和他,不是交往,是領證!我們結婚了,他現在是我合法丈夫,我們約會也好,吃飯也好,就算是開房,那都是合理合法的!」

南梔不耐煩的反駁道。

然後拽着容忱言的手,直接掠過兩人,離開了金玉緣。

電話在包里不停的震動,南梔出了金玉緣之後,才接起電話。

「死丫頭,你現在哪兒?現在,立刻,馬上給我滾回青山居!」

沈秀珍尖銳的聲音從電話那端傳來,雖然沒有開免提,但密閉的車子里,容忱言還是將沈秀珍的話聽得一清二楚。

容忱言擰了擰眉,他只道南梔前些年被南家『流放』海外,卻沒想到,南家人對她竟然如此不看重,甚至……

他雖不願梔梔和顧家有牽扯,即便梔梔沒有找到他,他這次回國也是要解決兩人的婚約,但沒想到,南家居然會讓南鳶直接取代了梔梔南家大小姐的身份!

這是真的沒把梔梔當南家人啊。

「奶奶確定要讓我回青山居?既然如此,不如讓傭人把我的房間收拾出來?」

南梔的房間,早在十五年前離開青山居的那一天,就被南鳶給霸佔了,所以南梔回國後,南晨光寧可拿出錢,給她另外置辦了一處地方,也沒提讓她回青山居。

沈秀珍一噎,語氣更加不耐:「你少跟我說這些,你的房間?你哪來的房間,你不是早就搬出去住了嗎?我現在讓你回來,你作為晚輩,就應該回來!如果不回來……從現在開始,我就讓人把你的銀行卡全部停掉!」

沈秀珍早就對老爺子偷偷給南梔轉賬這件事情不滿了,但當時老爺子身體還算健朗,南家又是老爺子說了算,她心中不滿,但也不敢明說。

如今老爺子還在醫院躺着,她搞點小動作,也不是什麼難事兒。

「呵,既然奶奶這麼想我,好啊,我回去,正好,今晚帶個人給奶奶還有二叔認識認識。」

南梔說完,也不等沈秀珍那邊是什麼態度,直接掛斷電話。

容忱言扭頭看向南梔,眼神凝重,且帶着一抹心疼。

他說:「我陪你回去。」

有他在,誰都別想欺負她!

「你緊張?不用緊張,不過是幾個不相干的人,他們說什麼,你就當是放屁好了。我的家人,只有爺爺,他現在身體不太好,等過段時間,我帶你去見見他。」

就是不知道爺爺會不會生氣,畢竟她……這麼隨便就把自己給嫁出去了。

南梔以為容忱言是緊張,所以才會緊緊抓着自己的手。

南家,確實一般人見到,都會緊張。

越城百年豪門,頂級財閥,可不是吹的。

南氏集團早年是典當行,之後從事古董買賣的行當,到南梔的爺爺那一輩,南氏已經發展成了帝國數一數二的大豪門。南梔父親去世的早,但虎父無犬子,南晨風接管南氏之後,將產業轉移到紡織行業,如今南氏集團是帝國最大的進出口紡織貿易公司。

佔全國市場的70%,絕對的龍頭老大。

一路上,南梔簡單介紹了一下南家的情況,最後又說了一句:「在我這裡,誰要是欺負我,就給我加倍的欺負回去!別給我丟人。」

容忱言回應她的是溫和一笑。

南梔默默嘆口氣,心中暗忖:罷了罷了,因為這張臉,她居然有朝一日也會被美色誘惑,找了個花瓶,要是南家人敢欺負他,大不了,她幫他討回來!

青山居的大門開着,南晨光接到消息,早早從公司趕回來,一看到停在門口的車,臉色一沉。

尤其是看到從南梔車上下來的男人,冷哼一聲,甩袖進屋。

「母親。」

「嗯,坐吧。」

沈秀珍點了點頭,餘光瞥見南梔和身邊的男人走進來,臉一橫,直接將茶几上的杯子砸了出去。

「砰――」

南梔沒留神,險些被砸中,幸好容忱言動作快,一把將人拽開,才免遭一難。

燙金花紋的茶杯碎了一地,殘渣還冒着熱氣。

容忱言擰了擰眉,這才剛進門,就險些受傷,他真不知道這些年,梔梔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

南梔低頭看了一眼腳邊碎掉的陶瓷片,挑了挑眉,看向坐在客廳的『老妖婆』。

《容少新妻野又撩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