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科幻小說›秦麥心景溯庭
秦麥心景溯庭 連載中

秦麥心景溯庭

來源:外網 作者:惡毒農女重生了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惡毒農女重生了 科幻小說

前世,為渣男,她泯滅天良,六親不認,壞事做盡。 慘死後,她回到了五歲那年,回到了那個家徒四壁的農家小院。 那年,家裡窮的只有一畝三分地,吃了上頓沒下頓。 那年,疼愛她的爹娘尚在,哥哥沒戰死,姐姐沒冤死,妹妹沒有瘋,弟弟尚未出世……展開

《秦麥心景溯庭》章節試讀:

「爹。」秦麥心瞧見站在雲秀娥身後,高高大大的,渾身泥土,有些局促的望着她,直搓手的秦遠峰,露出了一個笑容,甜甜的叫了一聲。
秦遠峰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大聲的應了一聲,「誒。」
麥兒又叫他爹了,真好,真好啊。
「秀娥妹子,你家這兩閨女可真是懂事的讓人羨慕喲。」王嬸望着雲秀娥笑道,「我都想領回家了,這麼小都會做飯了,還會送飯。」
「做飯?」雲秀娥嚇了一跳,看了看秦麥心,又看了看秦果心,確定兩個孩子沒有受傷,才鬆了口氣。
「娘,二姐會做飯,很好吃的飯。」秦果心也跑到雲秀娥的身邊,抱住了雲秀娥。
「乖,都是娘的乖孩子。」
「秀娥妹子,孩子就交還給你了,我去給我家那口子送飯了。」
「好,嫂子,謝謝你了。」
「說什麼呢,你可是我看着長大的呢,要不是元懷修……」王嬸提到秦麥心的生父,就火大,但看到雲秀娥的表情,立馬就閉了嘴,那種男人不要也好,現在嫁給遠峰挺好的。
王嬸說完,也沒再多留,提着籃子就朝她家的田地走了過去。
秦麥心在聽到王嬸提到元懷修,眼睛也微微眯了眯,那個家,她一點兒也不想再和姓元的一家人有任何關係。
「爹,娘,過來吃飯吧。」秦麥心放下籃子,四處瞧了瞧,疑惑的問道,「姐姐和哥哥呢?」她沒瞧見秦小米和秦青柯。
「去你爺爺那兒吃飯了,看,就在那裡。」雲秀娥對指着十幾畝田外的一處黑影,對着秦麥心道。
同時洗乾淨了手,拿出了碗筷,就瞧見籃子里的一大鍋地瓜粥,她剛還好奇,麥兒做什麼飯呢,要知道,家裡可是只剩下一小把的米了,她沒見過番薯,但因為是秦麥心送來的,就先試吃了一口,覺得味道挺好的,才放心的給秦果心和秦麥心盛了一碗。
「娘,我和果兒已經吃過了,這些是給你和爹、大姐和哥哥的。」秦麥心說著,端着雲秀娥給她的地瓜粥,走到正在不遠處洗手的秦遠峰面前,「爹,吃飯。」
秦遠峰迴頭看到秦麥心,還是一副又驚又喜的模樣,秦麥心不由得就笑了起來,她真的很難想像,這樣子的爹,以後會被稱為「戰場殺神」,讓敵國軍隊聞風喪膽。
想到那場戰爭,秦麥心的心冷了下去,眼神也危險了起來,張遠峰和秦青柯就是死在那場戰爭中,說是戰死沙場,可真的是嗎?
司馬凌昊的話,還歷歷在耳,秦青柯的死不是偶然,她不會再讓那些發生的,絕對不會!
秦遠峰接過秦麥心手裡的碗,喝了一口粥,整個心都是甜的,雖然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麼東西。
秦麥心回到了雲秀娥的身邊,牽着秦果心,對雲秀娥道,「娘,我和果兒去那邊找大姐和哥哥。」
「要不要娘帶你們過去?」雲秀娥放下碗,有些不放心的道。
「娘,我已經五歲了,哥哥五歲都能和你們一起幹活了,我也可以的。」
「那路上小心點。」雲秀娥其實也不想過去,尤其是在吃午飯的時間過去。
秦麥心和雲秀娥點了點頭和秦遠峰說了一聲,就牽着秦果心朝秦小米和秦青柯那兒走了過去。
兩人走了好一會兒才走到雲秀娥指的地方,入目所及是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帶着三個二十三、四的男人、三個女人、五個孩子在那裡吃飯。
秦麥心奇怪的在這一圈人里瞧了一眼,並沒有瞧見秦青柯和秦小米。
倒是秦果心在看到那一群人後,躲在秦麥心的身後對他們依次的叫了過去,「爺爺,二叔,三叔,四叔,二嬸,四嬸,小姑,大堂哥、大堂姐、二堂哥、三堂哥、小堂弟。」
秦麥心,「……」
秦老爺子回過頭瞧見是秦果心,就對坐在一邊,和秦遠峰有幾分相似的男人道,「還有飯嗎?給兩個孩子裝點。」
「爹,我們哪裡還有飯啊,都吃完了。」說話的是一個年輕的姑娘,約莫十一、二歲,正用眼睛斜視秦果心和秦麥心,一臉不高興的樣子,瞧她這打扮,秦麥心猜測,她應該是秦果心口中的小姑。
「就是啊,爹,大哥家已經有兩口到我們這裡吃飯了,這再添兩口,讓我們喝西北風去啊?」這次開口的是一個少婦打扮的女子,一臉的尖酸刻薄樣,尤其是那雙眼睛,又小又尖。
「廢什麼話?爹你別生氣,我這就去。」那個和秦遠峰長得有幾分像的男人眼看秦老爺子的臉上不對,及時的喝止住了尖眼女人,討好的對秦老爺子道。
秦麥心算是活了三輩子的人,瞧這陣勢,哪裡還能不明白,「爺爺,不用了,我和妹妹已經吃過了。」
「爺爺,姐姐和哥哥在哪兒?我們是來找哥哥姐姐的。」秦果心剛出世,秦遠峰就被分了出來,想也知道,這家人有多不待見她們。
「他們在那裡。」說話的是最小的一個孩子,剛說完,就被旁邊一個少婦打了一下手板心,低着頭也不敢說話了。
秦麥心也不說話,和幾人道了別,牽着秦果心朝小堂弟說的地方走了去,就在一個比較陰涼的地方,找到了渾身髒兮兮的秦小米和秦青柯。
兩人正在啃着硬邦邦的乾糧,也不知道放了多少天了。
秦麥心一看到這些,眼睛就紅了,「大姐,哥哥。」
「麥兒?」秦小米聽到聲音,望去,瞧見秦麥心和秦果心,嚇了一大跳,「你們怎麼來了?這裡又臟又亂的,小心別摔着。」
秦小米還是像以前一樣,什麼事都為弟弟妹妹着想,這麼一個人,上輩子卻被她害的那麼慘。
「麥兒,果兒。」出現在秦麥心面前的是一個身材瘦小的小正太,臉上帶着不似孩子該有的成熟。
秦青柯的聲音總是冷冷的,在秦麥心的印象中,秦青柯從小就早熟,性子雖然是冷冰冰的,但對家人,尤其她這個孿生妹妹卻是往死里的寵,以至於,在得知秦青柯的死訊後,秦麥心根本無法接受。
「大姐,哥哥,我們不吃這個了。我帶了飯過來,我們回去吃飯吧。」秦麥心將眼底的淚水硬逼了回去,拉住了秦小米的手。
若是秦小米和秦青柯過來吃飯吃的就是這種硬邦邦甚至有些餿味的乾糧,那秦遠峰和雲秀娥中午吃的會是什麼?
怪不得,她娘在她說要過來的時候,臉色有些奇怪。

《秦麥心景溯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