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牆角罰站
牆角罰站 連載中

牆角罰站

來源:外網 作者:江聿珩南音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江聿珩南音 玄幻魔法

我闖禍了,偷開老公的邁巴赫撞了保時捷。又讓他給我處理爛攤子,我自覺地站牆角罰站。他摘下眼鏡揉了揉眉心:「就算是小孩子,做錯事也要受懲罰。」我的心「咚咚」直跳。每次他摘眼鏡,我都知道他要親親。...展開

《牆角罰站》章節試讀:

《牆角罰站》這本書大家都在找,其實這是一本言情小說,是作者的一本已完結小說,小說的主人公是,講述了:我老公江聿珩是國內著名的金牌律師,從未敗訴。他每次作為特邀嘉賓去法制節目做客時,都會收穫一大批的女顏粉。畢竟江聿珩的長相在律師界來說,算是數一數二了。輪廓稜角分明,劍眉星目,帥而不自知的搶手男人。... 我闖禍了,偷開老公的邁巴赫撞了保時捷。 又讓他給我處理爛攤子,我自覺地站牆角罰站。 他摘下眼鏡揉了揉眉心:「就算是小孩子,做錯事也要受懲罰。」 我的心「咚咚」直跳。 每次他摘眼鏡,我都知道他要親親。 但當他開始摘手錶時,我就知道我完蛋了…… 現在逃跑,還來得及嗎? 有事找老公,是人生的情趣。 我老公江聿珩是國內著名的金牌律師,從未敗訴。 他每次作為特邀嘉賓去法制節目做客時,都會收穫一大批的女顏粉。 畢竟江聿珩的長相在律師界來說,算是數一數二了。 輪廓稜角分明,劍眉星目,帥而不自知的搶手男人。 就是這樣的一個男人,對我從來無計可施。 剛拿了駕照沒多久,私自開了他的邁巴赫出門買菜。 奈何車技不精,撞上了變道的保時捷。 保時捷車主罵罵咧咧地下了車,看了眼被撞得有些慘烈的車屁股,回頭指着我。 「會不會開車啊?」 「下車下車,聊聊怎麼賠償吧,聽到沒啊?下車!」 完蛋了,看樣子還挺凶。 我哆嗦着手,給江聿珩打了電話。 「怎麼了?」 聽到他富有磁性的嗓音,總是讓我感覺安穩。 聲音卻抑制不住地帶了哭腔:「喂……老公我出車禍了。」 對面頓了兩秒:「各位不好意思,家裡出了點兒狀況,會議暫時取消。」 聽電話那頭的聲音,我甚至都能想像他邊披上西裝外套,邊往外走的動作。 就這樣他還不忘安撫我:「你先從車裡出來,待在安全的地方等我。」 我可憐巴巴地站在綠化帶旁,保時捷車主將我一頓劈頭蓋臉地謾罵。 遠遠地看到他下了車,身上果然穿着剪裁合身的深灰色西服,估計是剛從律所出來。 他快步地走到我跟前,將外套披給我,我嘴一扁就想抱他。 江聿珩皺着眉將我身子擺正:「站好,待會兒再跟你算賬。」 保時捷車主原本罵罵咧咧,看到是江聿珩,立刻換了一副恭維的嘴臉。 「原來是江律師的夫人,我說這車子怎麼有點兒熟悉,沒事沒事,我自己找保險公司就好。」 事情比我想像中還要順利,估計就沒有江聿珩解決不了的事吧。 處理完我的爛攤子,他將我塞進車裡,一言不發地往家的方向開去。 車裡氣壓有點兒低,我也很識相地閉嘴。 垂着頭跟在他身後進了家門,動作嫻熟地站到牆角面壁思過。 以前犯錯,都會被叫到牆角罰站。 最後都是我委屈着反將他一軍,說他「家暴」,以他道歉收尾。 但這次他顯然是真的生氣了,雙手抱胸,居高臨下地看着我。 表情嚴肅得很。 「和你說了多少次,不要自己開車出門,為什麼不聽?」 「我想去海鮮市場買點兒新鮮的海鮮,你最近不是說想吃白灼海鮮……」 我垂下頭,聲音越來越小…… 看他不說話,我哭戚戚地抱住他:「我錯了,要殺要剮隨你便……」 沒等來苛責,他溫柔地將我耳邊的髮絲溫柔地捋到耳後。 「做飯讓阿姨做就好,你只需要開開心心的。」 「給你做飯我就很開心!」 啊好羞恥! 在一起這麼多年了,每次對他說甜言蜜語,我都會禁不住紅了臉頰。 他終於笑了,雖然只是淡淡的一抹笑意盪在唇邊。 但我知道,危機解除了。 我上前摟住他的後頸,在他耳邊蹭着,像蹭着小貓咪。 如果將他比作貓貓,那一定是緬因貓,看起來很兇,但實際上很溫柔。 然而,我還是開心得太早了…… 「就算是小孩子,做錯事也要受到懲罰。」 他修長的指尖捏着金絲邊眼鏡摘下,溫熱的唇貼近我的,幽深的眼眸透出危險的光。 我的心「咚咚」直跳。 每次他要摘眼鏡,我都知道他要親親。 當他開始摘手錶時,這熟悉的感覺讓我雙腿發軟,我知道我完蛋了…… 此刻不走,更待何時?立刻提裙跑路。 「南音!」 江聿珩在身後無奈地叫了我的名字,我關上書房的門。 「我還有一些工作沒做完!」 他隔着書房的門,語氣循循善誘:「乖,明天再做。」 「不要!」 ……此刻我就感覺自己是被狼外婆惦記的小紅帽。

《牆角罰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