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逆天龍神徐年
逆天龍神徐年 連載中

逆天龍神徐年

來源:外網 作者:徐年慕容雪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徐年慕容雪

【火爆玄幻、熱血爽文】他曾經被父親打成廢物逐出家門,卻是史上最牛逼的天才。神界女帝?那是我的女人!魔界大尊?那是我徒弟!妖界龍神?那是我坐騎!惹我徐年者,死!觸我徐年逆鱗者,生不如死!展開

《逆天龍神徐年》章節試讀:

「這是哪裡?」

徐年(此處開始改名徐年)從昏迷中醒來,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巨大的青銅鼎內。

巨鼎直徑約兩米,鼎內盛滿了水,上面還漂浮着各種藥材,甚至還有一些罕見的獸骨。

此刻這些葯湯被燒的滾熱,熾熱的溫度烤的徐年差點再次昏過去。

「怎麼回事?難道我被一些妖魔抓住,準備煮的吃?」

徐年忽然想起秦家一些長輩曾經說過,一些妖魔專吃人肉,以此來提升修為。

不會自己這麼不幸,遇上了吧?

「不行,我得逃出去,母親還等着我去救。」

徐年想到這裡,急忙向著鼎外爬去。

「哼,給我乖乖呆好!」

就在此時,一陣狂風突然將房門掀開。

一個人影直接化作一道殘影出現在徐年的面前,一掌便將徐年拍回了鼎內。

徐年嚇了一跳。

好恐怖的速度,這個速度就是秦遠山也達不到吧。

完了,完了,這次怎麼栽倒這麼一個恐怖的存在手上。

徐年心中頓時生出一股絕望,本來他還打算趁着這個妖魔不注意逃跑,可是這個妖魔簡直強的可怕。

「哼,小子,你知道這葯我可是準備了整整十年才籌齊,你要是給我浪費了,我非扒了你皮不可。」來人恐嚇道。

徐年身體一顫,看向來人。

只見一個身穿白袍的中年男子正怒目瞪着他,臉上輪廓線條分明,如刀削斧鑿,一對劍眉橫指,冷峻剛毅。

特別是他整個人站在那裡,竟然給徐年一種面對洪荒巨獸般的感覺,恐怖無比。

徐年知道面對這樣恐怖的存在,自己是絕對逃不掉的,唯一的辦法就是求饒,

或許對方一時心軟,還能放了自己。

「前輩,別吃我,我的母親還等着我去救,我的大仇未報,我還不想死。」徐年連忙懇求道。

「吃你?誰說我要吃你?」中年男子疑惑道。

「額?不吃我?那您準備這一鍋藥材幹什麼,還將我放在裏面煮?」徐年一愣,不解問道。

「哈哈!」

中年男子哈哈大笑起來,搞得徐年丈二摸不着頭腦。

「小子,我問你,你可願意拜我為師?」中年收斂笑容,突然嚴肅的問道。

「額!」徐年再次一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剛才中年男子展示出來的實力,絕對不亞於銀月級。

秦遠山就是銀月級的九星戰宗。他曾經看到秦遠山全力施展身法,速度絕對沒有中年男子剛才的速度快,所以中年男子的實力很有可能是超越銀月級的玄天級戰將。

凡人修鍊分為初級戰士、星辰戰者、銀月戰宗、玄天戰將、諸侯王者、封號聖賢以及無上帝君七個層次。

其中每個層次又分為九星,每提升一星,實力便增加一層。

玄天級戰將,在整個雲海城都沒有幾位,乃至整個安原郡都沒有多少。

在徐年的認知中,除了秦家那位從未露過面的老祖宗有可能是玄天級戰將以外,就只有雲海城的城主是玄天級強者。

至於諸侯,那是虛無縹緲的存在,整個安原郡也只有安原侯一人而已。

可想而知,玄天戰將的地位有多高。

這樣的強者,足以鎮守一方,守衛一座城池。

如今這樣的強者居然要收他為徒,這讓他一時間居然有些恍惚。

「願意,當然願意!」

好久徐年才從恍惚中醒過來,急忙答應道,生怕中年男子反悔似得。

中年男子笑着點點頭,開口道:「記住,我叫白天寒,從今日你就是我的徒弟了,至於拜師之禮,那就免了。」

「是,師尊!」徐年笑着答應道。

一想到自己能夠拜一個玄天戰將為師,他就激動不已。

「師尊,你能不能先讓我出去,這葯湯快要把我給煮熟了!」徐年哀怨道。

這葯湯被燒得不斷翻滾,徐年就感覺自己像被煮熟的鴨子一樣,皮膚已經受不了的裂開了,劇烈的疼痛鑽心一般傳來。

白天寒笑着搖搖頭。

徐年頓時殺豬般的慘叫,表示抗議,然而白天寒卻無動於衷。

「小子,你之前不是被打斷了腿骨和崩碎丹田嗎?你現在再看看?」白天寒笑着道。

徐年聞言一愣,急忙動了動自己的雙腿,果然自己的雙腿活動自如,完好無損。

「額,怎麼好了?」

徐年不敢相信道,接着便急忙調動天地靈氣,察看自己的丹田。

不看還好,一看頓時嚇了一跳。

此刻他的丹田不僅完好無損,而且修為也恢復到了四星戰士的實力。

不僅如此,他的丹田居然還比之前壯大了許多,就連經脈也粗壯了好多。

如此一來,自己的修鍊速度豈不是更快。

徐年心中大喜。

「難道是這一切都是葯浴的緣故?」徐年不敢相信的看向白天寒,果然後者笑意盎然的看着他。

這更加讓徐年確定這一切都是這葯浴的功勞。

同時心中忍不住湧上一股激動之色,之前他被廢丹田,他就絕望的不想活了,這才在秦家那般挑釁秦遠山和秦痕。

後來想到了母親,他才有了一絲苟活的念頭。

就算如此,想要闖入高手如雲的秦家,將母親救出,無疑不是比登天還難。

可是如今不一樣了,自己的丹田恢復,還拜了玄天級戰將為師,只要自己不死,那總有救出母親的那一天。

徐年眼中精光閃爍,心中熱血澎湃。

「哼,秦痕,你們給我等着,下次再次出現你們面前,我會讓你們刮目相看。」徐年拳頭捏的啪啪作響,眼神充滿了鬥志。

就在這時,白天寒的聲音再次響起。

「為師收集了十年的藥材,可不僅僅只是讓你丹田修復那麼簡單哦!」

一旁的徐年為之一愣,不明所以的看向師尊。

此刻,白天寒卻動了。

只見他黑髮飛舞,白色衣袍鼓動,如同一尊戰神屹立在那,身上散發出一股無比強大的氣息。

「好強大,果然不愧為玄天級實力!」徐年心中讚歎,單憑這氣勢就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白天寒雙眼精光閃爍,一掌拍在青銅巨鼎腹部,這個重達近萬斤的巨鼎便直接飄飛而起。

接着,白天寒雙手變化如電,一道道玄妙的印記全部打在青銅鼎上。

不出片刻,整個青銅巨鼎上便爬滿了黑色玄妙的紋絡。

鼎內的徐年只感覺鼎內的葯湯溫度瞬間飆升。

不過一個呼吸,鼎內的溫度就是之前的幾十倍。

「啊啊啊……好疼……」

徐年發出殺豬般的慘叫,他全身青筋暴起,皮膚直接爆裂開來,劇烈的疼痛直接讓他昏迷了過去。

白天寒站在一旁看着這一切,滿意的點點頭。

「徒兒,為師能幫你的只有這麼多了,這神魔覺醒只能靠你自己,至於能夠覺醒到什麼程度,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說完,白天寒再次化作一道幻影,消失在房間內。

整個房間內,一個巨大青銅鼎懸浮在空中,上面爬滿了鐵鏈般黑色的紋絡,玄妙無比。

徐年躺在鼎內毫無知覺,然後他卻不知道,他的身體正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一股股強大的能量正從這些藥材和獸骨中散發而出,瘋狂的湧向徐年的四肢骨骸。

漸漸的徐年整個人身上都蒙上了一層淡淡的血光,而且愈加的濃郁。

《逆天龍神徐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