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寧天琅柯冬兒
寧天琅柯冬兒 連載中

寧天琅柯冬兒

來源:外網 作者:我的七個姐姐天姿國色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我的七個姐姐天姿國色 都市言情

大姐霸道總裁、二姐醫術高超、三姐頂級殺手、四姐江湖大姐大、五姐維密模特、六姐神秘莫測,七姐天才少女…… 我是大夏帝國十二軍區總指揮,封號——崑崙戰神!展開

《寧天琅柯冬兒》章節試讀:

「說吧,怎麼賭?」溫廣毅臉色陰騭。

「就賭和崑崙集團的合作!

要是康陽集團能拿到崑崙集團的項目,我大姐就雙手交出韻庭百貨!」

聞聽此言,溫康勝的眼睛驟然發亮。

他已經垂涎韻庭百貨很久了!

「先別急着高興。」寧天琅一勾嘴角,

「要是韻庭百貨率先談成合作,你們就要將康陽集團的全部股份轉到我大姐名下!」

這……

溫廣毅的臉色一變再變。

他的確很想將溫如韻踢出局,但又不敢輕易下如此重注。

「賭!跟他賭!」

溫子旭豎著眉毛道:

「這小子不過就是個吃軟飯的小白臉,根本不懂商場上的規矩,此時不賭,更待何時?!你說是不是,妹夫?」

魏英洲一臉不屑,斜睨着寧天琅:

「你真當崑崙集團的項目是隨隨便便就能拿下來的?恕我直言,你們韻庭百貨可能連招標大會的門檻都進不去。」

一聽這話,溫廣毅心裏也有了底,沉聲道:

「好,就按你說的,我跟你賭了!」

家主發話,整個家宴大廳都沸騰了起來!

「這小子什麼路數,這不是找死嗎?」

「溫如韻完蛋了,她拿什麼跟魏家比?」

「等招標大會上看好戲吧,溫如韻可是被這小白臉坑慘了!」

溫子璇笑得花枝亂顫:「我說溫如韻你是不是傻啊,竟然讓一個小白臉當家做主?你們家真的沒人了嗎?!」

話音一落,滿堂嘲笑聲四起。

溫全勝氣得臉色鐵青。

姜艷更是哭喊道:「溫如韻你個冤孽,你自己想死別帶着我們一起死啊!作孽啊……」

溫如韻也有些發矇。

「天琅,你……你闖了大禍了……」

寧天琅握住溫如韻的手,站起身,淡漠地掃視一圈眾人,意興闌珊道:

「既然賭約已經定下了,我對你們溫家這家宴也沒什麼興趣。走了,不用送。」

言罷,他直接帶着溫如韻,揚長而去。

「天琅……天琅!!!」

來到酒店門外,溫如韻用力甩開寧天琅的手:

「天琅,你這是在做什麼?你知不知道韻庭百貨對於我來說意味着什麼?!」

「我知道。正因為我知道,所以我才要替你保住它。」

「可是……」

溫如韻眼眶發紅:「可是你根本不知道這裏面的厲害關係,魏家的實力比你想像的要大得多!」

寧天琅上前一步,一雙淡褐色的眼眸定定看着她:「大姐,你相信我嗎?」

「我……」溫如韻臉色瞬間漲紅,不自然地往後退了一步,小聲道,「我自然是相信你,但是……」

「沒有什麼但是。」

寧天琅咧嘴一笑,猝不及防地轉移了話題:「但是大姐,我實在太餓了,我好想念你做的紅燒肉啊!」

果然,面對弟弟的「胡攪蠻纏」,溫如韻再次妥協了。

她嘆了口氣:「唉,車到山前必有路,我會想辦法接觸崑崙集團的。走吧,先回家吃飯……」

溫如韻的家在慶安市四環的一個普通別墅區。

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開車來到別墅門口,溫如韻道:

「天琅,我去附近超市買點菜,你先進去吧,大門密碼六個零。」

「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超市很近,你先上樓沖個澡休息休息。」

寧天琅點點頭,他也確實需要洗個熱水澡了。

從崑崙島出來後,他一路風塵僕僕,到現在都沒來得及歇一歇。

進入別墅,他直接來到二樓浴室門口。

「嘩嘩嘩……」

聽着裏面傳來的流水聲,他一陣納悶,難道大姐不是一個人住嗎?

怎麼還有其他人在這洗澡?

似乎是聽到了動靜,浴室里水聲一停,洗澡之人高聲道:

「大姐?你回來了?幫我把外面的睡衣拿進來。」

大姐?

寧天琅腳步一頓,一抹笑意爬上嘴角。

看來在這裏面洗澡的,一定是自己七個姐姐中的一個了!

他四下望了望,看到浴室門口的架子上掛了一件黑色蕾絲睡衣,便順手摘下來,從門縫裡遞了進去。

可,下一秒,他的手腕就被人一把攥住!

「你是什麼人?!」

一個清澈的女聲傳出,聲音裡帶着凜冽的殺氣!

寧天琅剛要說話,只感覺眼前閃過一抹雪白,緊接着,那女人披着睡衣就沖了出來。

二話沒說,直接抬腿便踢!

「姐姐,你走光了!」

寧天琅口中說笑,連連躲閃着對方的攻擊。

遊刃有餘。

漸漸地他也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對方的每一次攻擊,都十分精準地指向他的命門!

從頭到腳,沒有一招不是致命之擊!

如此嫻熟的殺人手法,就算是崑崙島上的精英都不一定比得過她!

等等……殺人?

寧天琅心思急轉。

看來這個身材火辣的女人,一定就是自己的三姐凌玄之了!

當年,三姐和二姐一樣都愛玩刀。

只不過二姐是為了救人,三姐則是為了殺人。

而且,她不止用刀。

制毒、投毒、埋伏、放冷箭等等,她都是一把好手。

因為有她在,整整七年,寧天琅都沒在福利院見過一隻活的老鼠!

十歲的凌玄之曾經對七歲的寧天琅說過:

「我只殺該殺之人,和該殺之動物。」

思及至此,寧天琅雙手一用力,直接將對方背朝自己圈入懷中,嘿嘿笑道:

「這麼狠,謀殺親夫啊?」

「你放開我!」

懷裡的女人只穿了一件鏤空蕾絲睡衣,一番打鬥之後,此時已春光外泄……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何潛入別人家裡?」

凌玄之幾番掙扎難以脫身,暗暗心驚此人究竟是何方神聖,身手竟如此強悍!

「我還要問問你呢,怎麼二話不說就動手打人?三姐?」

「你……」

凌玄之剛要再說什麼,忽然神情一頓,不可思議地側過頭,看着近在咫尺的面龐,顫聲道:

「你……你叫我什麼?」

《寧天琅柯冬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