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南頌喻晉文免費小說
南頌喻晉文免費小說 連載中

南頌喻晉文免費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離婚後前妻一直掉馬甲

南頌乖乖巧巧當了三年賢妻,也沒能讓喻晉文愛上她,還為了個綠茶要跟她離婚。算了算了,離就離吧,姐姐不伺候了。她抹掉了所有關於自己的痕迹,從他的世界消失的乾乾淨淨,然後華麗轉身,成了他夢寐以求的合作夥伴。南頌冷眼睥睨着前夫,「想跟我合作?你哪位?」要男人有什麼用,姐要獨自美麗。後來喻晉文在追妻路上發現——黑客大佬是她;超級大廚是她;國際名醫是她;玉雕大師是她;地下車神是她……都是她!眼看追妻...展開

《南頌喻晉文免費小說》章節試讀:

四日後,是他們離婚流程走完的日子……他就這麼迫不及待要迎娶他的心上人嗎?

————-

「晉哥,你看好不好看?」

婚紗店,剛剛換上婚紗的卓萱站在喻晉文面前,盈盈沖他笑着,臉上儘是準新娘的幸福和喜悅。

原本蒼白的臉都變得容光煥發起來。

為了討婆婆喜歡,卓萱把捲髮拉成了黑長直,溫順地披在身後,有那麼一瞬間,喻晉文恍恍惚惚地看到了路南頌。

那個女人,剛剛和他在一起的時候也是天天笑着,後來被他長期冷漠以待,笑容變得越來越少。

喻晉文的思緒漸漸有些飄離,以前不曾想過的事情不知怎的翻江倒海似的往外涌,譬如他忽然想到,他的上一段婚姻,並沒有舉行婚禮。

面對一個隨意挑選的妻子,喻晉文只當她是個擺設,別說婚禮,就連領證他都沒有去,那時他正躺在床上,全身打着石膏和鋼板,動都動不了。

他都不知道路南頌為什麼會嫁給他,為了錢,還是喻太太這個虛無的身份?

「晉哥……」

卓萱見男人發了半天愣,提着婚紗走到他面前,又喚了他一聲,問他,「好看不好看啊?」

喻晉文回過神來,輕扯嘴角,「好看。」

卓萱這才滿意地笑了笑,又摸了摸腰身的地方,對一旁的設計師道:「這裡還是有點肥,都顯不出我的腰型,能往裡收一收嗎?」

設計師犯難道:「不好意思啊因為咱們家的婚紗都是要提前三個月訂做的,這件也不是您的號,因為您看中了臨時從另一位顧客手裡買下來的,她本來的身材就要比您豐,腴一些……如果要改的話也可以,但就怕趕不上您的婚禮啊……」

卓萱聽到這,臉色頓時耷拉下來,「這麼說,是我的問題了?」

「沒有沒有,您誤會了……」

設計師嚇了一跳,不曉得剛才還溫柔可人的太太為什麼突然變色,她一個卑微的小設計師得罪不起貴太太,連聲道歉。

卓萱還待不依不饒,喻晉文冷靜地開了口,「這件不行就換一件,挑一件尺碼合適的。」

設計師忙道:「還有一件婚紗正好合卓小姐的尺碼……」

「我看過了,我不喜歡那件,太土了。」

卓萱冷冷地拒絕了設計師的提議,然後陰惻惻地盯着她的眼睛,「還有,不要叫我卓小姐,叫我喻太太。」

「……」設計師被雷了一下。

氣氛一下子冷了下來。

喻晉文皺了皺眉,淡聲道:「你先下去吧,我們再看看。」

設計師正不想伺候了,抱着換下來的婚紗走出去,忍不住跟同事吐槽:「這人有毛病吧?屁事那麼多,矯揉造作的,一看就是上位!」

聲音不大不小,正好被卓萱和喻晉文聽了個一清二楚。

卓萱氣得臉色鐵青,「你說什麼,你把話給我說清楚!」

她氣急敗壞地要把那個設計師揪回來,被喻晉文攔了一下,「好了,你生着病呢,別跟她一般見識。」

「她怎麼可以這麼說我呢?是我先認識的你,路南頌才是第三者呢!」

卓萱委屈極了,捂着臉哭,拽着喻晉文的衣服,「我不管,晉哥你把這個設計師給我趕出北城,我再也不要見到她了!」

喻晉文心裏覺得沒必要,但見卓萱氣得臉頰通紅,怕她身體受影響,只好哄道:「好,聽你的。」

卓萱心中得意,便得寸進尺,「那你還要昭告天下,告訴所有人我們才是初戀,是真愛,路南頌不過是個路人,她才是我們之間的第三者!」

喻晉文擰了擰眉,理智告訴他,他應該對心愛的女人言聽計從。

可不知為何,聽到那個名字,那句話,心裏那麼的不舒服。

……

南頌謝絕了白七要為她接風洗塵的提議,只想在家好好歇歇。

恐怕這一覺,睡不踏實。

她料想的極准,剛躺進被窩裡沒多久,隔壁就傳來了震耳欲聾的音樂聲,乒里乓啷的,跟鬼打牆似的,吵得天翻地覆。

南頌揉了揉眉心,差點忘了家裡的隔音效果並不好,以前她無數次跟父親母親控訴這件事,然而他們以她的安全問題為由,給她駁回了。

但整個玫瑰園上上下下皆知,大小姐睡眠淺,一到夜裡半點動靜都不能有。

看來她離開三年,得重新立一立規矩了。

南雅被南頌從次卧攆出來,被迫搬到了客房,看着並不寬敞精緻的破房間,她心裏氣憤得要死,再看到自己那些被劃破的包包,就更氣了!

憑什麼她在這邊生悶氣,南頌就能霸佔她的房間呼呼睡大覺?

她偏不讓她睡!吵死她!

「booshakalaka……」

南雅把音響開到最大聲,站在床上搖頭晃腦地蹦着,完全把家當迪廳,一手握着話筒,一手高舉,自娛自樂,「朋友們,嗨起來――噗!」

隨着門開,一盆冰冷的涼水兜面朝她潑過去,將她澆了個透心涼。

《南頌喻晉文免費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