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恐怖靈異›墨少的神醫小嬌妻喻色墨靖堯
墨少的神醫小嬌妻喻色墨靖堯 連載中

墨少的神醫小嬌妻喻色墨靖堯

來源:外網 作者:澀澀愛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澀澀愛

app2(); 在他的精神世界裏,做人只要對得起良心就可,前提是別人不犯他。 否則,但凡是犯上他的人,他從來不會象喻色那樣手軟,也堅決不會放過。 放過其實就是縱虎歸山,早早晚晚還會回來找自己麻煩的。 「墨靖堯,我原本是想我最近太倒楣了,所以才一定要去,不過現在,我覺得我挺幸福的,其實也沒有很倒楣。」 「嗯,不倒楣。」 「墨靖堯,那個製造你車禍的主謀,你抓到了嗎?」 車廂里一陣沉默,墨靖堯沒有回答喻色。 喻色展開

《墨少的神醫小嬌妻喻色墨靖堯》章節試讀:

在他的精神世界裏,做人只要對得起良心就可,前提是別人不犯他。

否則,但凡是犯上他的人,他從來不會象喻色那樣手軟,也堅決不會放過。

放過其實就是縱虎歸山,早早晚晚還會回來找自己麻煩的。

「墨靖堯,我原本是想我最近太倒楣了,所以才一定要去,不過現在,我覺得我挺幸福的,其實也沒有很倒楣。」

「嗯,不倒楣。」

「墨靖堯,那個製造你車禍的主謀,你抓到了嗎?」

車廂里一陣沉默,墨靖堯沒有回答喻色。

喻色就明白,他應該是還沒有抓到那個主謀了。

是的,那個主謀一天不抓到,他就一天置身在危險之中,隨時都有可能再次遭遇襲擊。

「沒。」半晌,墨靖堯才低低一語。

這也是當初他明明醒了卻裝成昏迷不醒的原因,想在『昏迷』中把那個主謀引出來,結果,當墨靖勛出現追求喻色的時候,他破功的直接現身了。

只差一點點就查到了。

不過,這不怪喻色。

是他的定力不好。

車行到了盤山路上。

山不高。

很快就到了。

十五的日子,車多人也多。

墨靖堯泊好了車,兩個人一起走進寺院。

喻色請了香,一處一處的拜拜。

只求平安喜樂。

人總是在經歷了生死之後,才發現這個世上最珍貴的就是平安順遂了。

喻色從來不求籤。

她一直覺得求籤這種,如果求到上上籤,心裏就很開心,可如果求到了下下籤,心裏自然就彆扭,還胳應。

所以,她從來不求。

平安喜樂就好。

卻不曾想,拜完了每一尊佛,起步離開的時候,正好一個女子拿着一桶簽在搖着,她經過的時候,一桶簽「嘭」的一聲摔落在地,一支簽不偏不倚的正好落在她的身前。

喻色掃了一眼集中落在一起的簽,獨獨這一支跳出來在她面前,讓她好奇的看了下去。

是一首詩。

卻是一首藏尾詩。

白華吹盡秋風生,

明年春盡得歸不。

景象三時固不知,

黃金化盡方士死。

喻色讀完,身子一顫。

又是那四個字。

生不如死。

卻就是這四個字,讓她心膽俱顫。

抬頭看不遠處的墨靖堯,一時間,喻色的心亂了。

早知道會看到這樣的簽,她剛剛說什麼也不會好奇的低頭看下去。

搖簽的女子已經撿回了地上散落的簽,重新歸放進簽桶里,再次搖晃了起來。

可哪怕不是喻色自己摔落的搖中的簽,她就是看到了那個簽。

「想什麼呢?」喻色發獃的時候,墨靖堯已經走了過來。

「沒……沒什麼,走吧。」喻色說著,主動的牽起墨靖堯的手就走出了大殿,大殿外,陽光滿目,七月的天氣,她卻只覺得冷。

那冷意讓她越走越快,轉眼就到了車前,「怎麼了?」上了車,她呆坐在車上,腦子裡還是全都是那一首藏尾詩。

直到墨靖堯突然間靠近,喻色才回過神來,「你……你幹嗎?」這裡還是寺院,她不許他胡來。

「安全帶。」墨靖堯說著,便聽『咔嗒』一聲,他為她扣好了安全帶。

喻色也才反應過來走神的自己,連上車要系安全帶這個常識都給忘了。

「墨靖堯,你許願了嗎?」

「許了。」

「許了什麼?能告訴我嗎?」

「不說,一說就不靈了。」

「咯咯……」喻色大笑起來,她是怎麼都沒有想到墨靖堯居然會這麼可愛的認真起來。

不過,他說的也沒錯,「好,那就不說,一定要靈驗的。」

「嗯。」

車子駛離了寺院的盤山路,開到山腳下的時候,時間還沒有走過清晨。

她和墨靖堯真的是起了一個大早。

不過此時,她恨不得她從來沒有起過這個大早,那也就不會看到那個落在腳邊彷彿專門送到她面前的那一個下下籤。

不喜歡。

就是不喜歡。

她忽而傾身,就靠在了墨靖堯的身上,輕輕閉上了眼睛,「墨靖堯,送我去診所吧。」

聽着女孩有些落寞的聲音,墨靖堯有些莫名,「怎麼了?」出門的時候,她還一臉的期待,可是這一刻,明顯很落寞的樣子。

「沒什麼,就是想起了從前一些不好的事情,墨靖堯,其實洛董對你真的挺好的。」至少比她親媽對她好多了,所以,喻色總覺得不應該因為自己而讓他們母子生了嫌隙。

「我知。」

「墨靖堯,你爸這一次應該徹底放棄cherry了,他和你媽會不會複合在一起?」喻色仿似很隨意的問着墨靖堯,卻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是認真的。

她看不出來他身體有什麼病,那他的『生不如死』,她想一定與他的家庭有關係吧。

「不知,隨他們去吧,他們開心就好。」只要墨森和洛婉儀不來找喻色的麻煩,他們做什麼,他都不會管。

昨天之所以拿姓廖的威脅洛婉儀,其實也是他的迫不得已。

只為,洛婉儀真的過份了。

「墨靖堯,趁着這個機會,讓你爸回歸家庭吧,這樣,你們那個家,才有家的氣息。」不然她從前每次去墨家,都覺得很沉悶,彷彿連呼吸都不暢快似的。

她想,那四個字於他來說,可能指的就是他的家庭吧。

所以,既然她起開了話題,就儘可能的勸着他去說明墨森和洛婉儀重修舊好。

畢竟,他是墨靖堯和洛婉儀至親的兒子,他的話,做父母的多多少少的總會聽進去的。

墨森回歸,家才會有家的感覺。

洛婉儀孩子都為墨森生了兩個了,多多少少的也還是應該有一些感情吧。

「好,我試試。」墨靖堯點頭。

「cherry呢?你爸怎麼處理她了?」

喻色問完這一句,就感覺墨靖堯這正開車的時候扭頭看了她一眼。

她不由得不好意思了,「你是不是覺得我太關心你的家庭了?」

「不是。」

「那你幹嘛看我一眼。」喻色也不掖着藏着,她才不要在墨靖堯面前活的那麼累。

「小色,你第一次這麼關心我。」他說著,大掌就輕輕揉了一下喻色的頭。

《墨少的神醫小嬌妻喻色墨靖堯》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