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萌寶難哄媽難追唐知夏席九宸
萌寶難哄媽難追唐知夏席九宸 連載中

萌寶難哄媽難追唐知夏席九宸

來源:外網 作者:唐知夏席九宸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唐知夏席九宸 都市言情

繼妹夥同閨蜜設計,她被一個神秘男人把清白奪走。 五年後,她攜子回國,一個高貴絕倫的男人出現,揚言要報恩。 「嫁給我,我替你養兒子。 」 她有錢有顏有兒子,表示不想嫁人。 男人卻被她身邊的小男孩所吸引,一步一步靠近,一步一步招惹。 「席九宸,遠離我兒子。」她警告。 可男人卻抱着小傢伙認真誘哄,「小朋友,想不想找一個爹地?我超有錢。」展開

《萌寶難哄媽難追唐知夏席九宸》章節試讀:

室內的燈光泛着一絲暖色,男人英俊的面容,無可挑剔,就像上帝偏愛的寵兒,質地絕佳的手工襯衣,隱約襯出男人緊緻強悍的肌肉線條。席九宸眸底散發著深不可測的寒光,腦海里響起奶奶格外堅決固執的聲音,「九宸,你必須娶唐知夏為妻,這席家,我只認她一個人做我的孫媳婦。」
可此刻,席九宸腦海里卻是另一道身影,那個他在黑暗之中瘋狂佔有的女人,那一夜他喝錯了東西,意識不清,他只記得她在他的身下,破碎的低泣,絕望的求饒。
事後,他解下手錶交到她的手裡,他暈過去了。
如今,五年過去了,他一直在找她,就在上個星期他得知當年那塊手錶被賣入二手市場,奶奶卻讓他娶另一個女人為妻。
這時,他的電話再度響起,他伸手接起,「喂!」
「席少,找到那個女孩了,她叫宋姍,手錶正是在她的手裡交易出去的。」
「把她地址給我,我去找她。」席九宸目光閃過驚喜,那夜神秘的女人,終於出現了,他一定要找到她。
補償那一夜欠下的債。
女裝店,宋姍在一年前盤下來接手的,可最近生意越發不景氣了,她實在交不出房租了,只能想各種辦法搞錢,最後,她試着把手裡的一隻手錶賣了,沒想到,竟然賣出了五十萬,簡直令她欣喜若狂。
這隻手錶也不是她的,是五年前會所聯繫到她,說在她訂得包廂里撿到的表,讓她去領,宋姍一看是高級男表,二話不說便領回來了。
在她的柜子里一呆就是五年,也就上個星期她才打算拿到二手市場去賣,沒想到一塊舊錶,賣家給了她五十萬。
正開心的盯着手機上的轉帳金額,宋姍開心的想,她又可以揮霍一段日子了。
倏地。
她的店門被人推開,她趕緊起身招呼,「歡迎光…」
後面的話,直接驚得她忘說了。
只見門外踏進來的男人,修長挺拔,俊美不凡,舉手投足間散發著尊貴氣場。
宋姍直接驚為天人,結巴的問,「先生,您…您找誰?」
她是女裝店,進來的卻是一個穿着頂級高定西裝的男人,絕對不可能是買衣服的,男人一米九的身高,氣場凜然,渾身透着威壓氣息。
「你就是宋姍?」席九宸眯眸鎖住她,急切的想要尋找五年前的影子。
「我…我是!您是…」宋姍在他的目光里,忍不住結巴。
男人從口袋裡拿出一隻手錶遞給她,低沉再問,「這隻表一直在你的手裡?」
宋姍看向他手中的表,立即嚇得縮了脖子一下,有些心虛的眨着眼睛,「對,這隻表是…是我的。」
「五年前,永夜會所808房的女人也是你?」席九宸盯着眼前的女孩,內心怔鄂,那一夜真得是她?
宋姍立即思緒電轉,五年前808房,那不是她訂下用來陷害唐知夏的房間嗎?眼前這個男人問這個幹什麼?
不多想,宋姍直接大方承認道,「當然是我。」
「把這塊表好好收着,別再賣了,那一夜發生的事情我會補償你的。」席九宸說完,把表交到她的手裡,「記住我的名字,我叫席九宸。」
宋姍震驚的抬頭,席九宸,席氏集團大財閥的太子爺?
「你…你是席九宸?」宋姍激動得快暈倒了。
旁邊有一個男人遞上了名片,「宋小姐,這是我們少爺的名片,您有任何困難都可以找我們少爺。」
宋姍顫抖的接過名片,看着金色的名片上那震憾人心的名字,她的內心更是震驚失措,難道那一夜包廂里睡了唐知夏的,不是他們安排的牛郎?
而是眼前這個俊美不凡的席家太子爺?
宋姍立即伸手抓住了席九宸的手臂,強行紅了眼眶,悲怨道,「席九宸,你一定要對我負責,你知道那一夜之後,我的心裏受了多大的傷害嗎?」說完,便低下頭眼淚嘩啦直掉。
佯裝出一副她是真正的受害者的模樣。
宋姍此刻只有一個想法,她要頂替唐知夏成為那一夜的受害者,她要席九宸負責,她要獲取很多很多的好處,最好嫁給這個男人,成為席太太。
「放心,我會負責的。」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充滿了安定人心的力量。
「宋小姐,席少為您置辦了一套別墅,您隨時可以入住,你今後的一切生活需求,我們大少爺為您負責。」身邊的特助楚皓出聲道。
宋姍的眼睛一睜,快要樂暈過去,榮華富貴的生活在她眼帘招手。
「我還有事,先走了。」席九宸說完,深邃的目光看了宋姍一眼,轉身離開。
宋姍拿着那塊表,激動得眼淚都出來了,「我要發財了,我要發財了。」
她的內心惡毒的詛咒着唐知夏最好死了,不要再出來礙事了。
低調豪華的車內,席九宸閉目養神,五年前的女人,真得是這個宋姍嗎?
為什麼給他一種不一樣的感覺?還是五年過去了,她有所改變了?
傍晚的陽光灑進車窗,在男人深邃立體的面容上切割陰影,俊美的像是珍藏的藝術品,無懈可擊。
他是席氏集團當之無愧的繼承者,接管家族事業五年,將席氏集團的市值翻了幾番,瞬間擠身全球名列榜之首。
五年前那一夜,是他人生中唯一的一次翻船,被對手用藥控制想要毀掉他的名聲,他逃進了那間包廂,在他藥性最強烈之際,一個女人出現解決了他的困境。
毀了一個女孩的清白,他的內心一直是愧疚的。
他之所以確定那是一個清白之身的女孩,因為他醒來時,燈光下的沙發上,落下了一絲血跡。
腦海里回憶着那凌亂的包廂,席九宸不再糾結對宋姍的影響,他有責任對她負責。
國外某公寓里。
唐知夏接着電話,「好,最遲三天後我會回國做賽前準備。」
「媽咪,我們要回國了嗎?」一個小不點從她的身後走出來,藍格子襯衫,配牛仔休閑短褲,精緻漂亮的五官,透着孩子稚氣,才不過四歲的樣子,卻已經散發著無以倫比的貴族氣質。
唐知夏微笑點點頭,「那你想和媽咪回國嗎?」

《萌寶難哄媽難追唐知夏席九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