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龍游淺水遭蝦戲小說第一章
龍游淺水遭蝦戲小說第一章 連載中

龍游淺水遭蝦戲小說第一章

來源:外網 作者:葉鋒洪青煙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葉鋒洪青煙 都市言情

他曾血染河山,風華絕代。 不料遭逢大變,龍困淺灘,人人以為他是廢物上門女婿。 金鱗豈是池中物,一代王者歸來,以狂婿之名,戰神之姿,橫掃四境八荒,世界都在他腳下顫抖!展開

《龍游淺水遭蝦戲小說第一章》章節試讀:

葉鋒還是在閉目養神,對車外的情況似乎不聞不問。

十七雖然大眼睛睜開,但是葉鋒沒有表示,他通常都是在沉默。

洪青煙知道出事兒,盡量讓自己鎮定,暗暗打電話求助。

只是這該死的地方,竟然沒有信號。

「嘿嘿小妞,別掙扎了,這地方信號早被屏蔽了!」

刀疤男子冷笑,擺手道:「請下車吧三位,來到了老子的地盤,自然得好好招待你們。」

說話的時候,這刀疤男子手上竟然出現了一柄刀。

其餘七八名小弟手上也同時出現了刀劍棍棒。

洪青煙哪裡見過這樣的陣仗,嚇得腿都軟了。

刀疤男子呵呵笑道:「不下車?也行,看到前面那條懸崖沒有,少說也有上千米深,這車要是掉下去,只怕車與人立刻粉身碎骨。」

洪青煙害怕極了,抱着葉鋒手臂,顫聲道:「葉大哥,咱們現在,該怎麼辦呀?」

葉鋒這才緩緩睜開眼皮,看也不看外面這十來個人,只是問道:「誰派你們來的?」

「誰派我們來的?」

刀疤男子一愣,旋即冷笑道:「沒人派我們來,是你們開車進來,要麼三人加一車四千萬,要麼這懸崖就是你們的葬身之地!」

「你們放心,車子掉進懸崖,那一定也是你們不小心掉下去的,到時候就算查,也絕對查不到我們頭上。」

刀疤男子連聲怪笑,顯然這一切他早就預謀好了。

葉鋒面色不變,問:「最後再問一遍,誰派你們來的,是楚天歌,還是洪偉那蠢貨?」

刀疤男子咬牙道:「這麼說來,你們是不肯花錢消災咯?」

「十七!」葉鋒只喊了一聲。

「是主上!」十七終於動了,推開車門走下去。

只見這時葉鋒又道:「關上車門,別妨礙我休息,問出何人指使!」

就這種小伎倆手段,又怎麼可能瞞得過這位北境之王的火眼金睛,但從那名可疑司機就完全能看出來了。

十七點頭,轉過身,緩緩將兩邊車門拉上。

洪青煙害怕極了,轉頭看向葉鋒,只是這時她竟然看到這傢伙,再次閉上雙目休憩養神起來。

他似乎並不害怕,是真的一點也不害怕!

緊接着洪青煙就聽到,車外傳來了砰砰巨響,持續大概五秒鐘,就徹底安靜下來。

再然後是十七推開車門,坐進駕駛位置。

「主上,問出來了,指使者,是楚天歌!」十七說完後點後發動,隨後開車緩緩離去。

洪青煙摁下車窗探頭,看到原先那十來個威風煞氣的社會混子,已然無聲無息的躺在地上,她面色一下子就白了。

她回過頭看了看十七,接着又看了看葉鋒,整顆心臟砰砰直跳。

葉鋒卻是問她:「還記得上山的路嗎?」

洪青煙一怔道:「記得,只是我們還去……」

「你來指路,先上山完成祭拜祈福。」

葉鋒想了想,又道:「今日這件事,很可能牽扯到洪家,上山後,你跟洪老頭說一下情況,讓他有個心理準備。」

這句話說完,葉鋒便再次閉上了眼睛。

洪青煙只微微點頭,儘管她有滿心疑惑想要問,但什麼也說不出,直到現在她腦子還是剛才廢棄林木廠那十來具屍體躺在地上的畫面。

她實在不敢相信,這傢伙明明殺了人,竟然還能夠如此的鎮定,甚至根本不當一回事,看兩人表情完全就像捏死十來只螞蟻似的。

一個多時辰之後,車子總算開到了山上的道觀。

祭拜已經結束,洪偉等人已經先前離開了,只有老爺子還在那裡。

「怎麼回事青煙,你們怎麼現在才到?」洪老爺子問道。

「我們遇上遇到了點狀況。」洪青煙眼神閃爍。

老人精的洪鎮國立刻發現了不對勁,揮手道:「先去祭拜你奶奶,有什麼我們等會再說!」

祭拜葉鋒並不參與,只有洪老爺與洪青煙兩人走進道觀。

約略半個時辰之後,兩人從裏面走出來,洪鎮國的臉色很不好看。

「混賬東西,實在是混賬東西!」洪鎮國一路上連聲罵道,想來,他應該已聽洪青煙說了此事。

洪鎮國快步走到葉鋒面前,微彎着身子問道:「葉先生,這件事,您打算怎麼處理?」

葉鋒坐在輪椅上,目光眺望着遠處山色,悠悠道:「你應該知道,但凡一切與我為敵,乃至謀害我性命的,我只有一種處理方式,殺!」

這個殺字出口,道觀外的院子忽然颳起了一陣寒風,殺意凜然,洪鎮國不由嚇了一大跳。

「只是葉先生,洪偉他……」這位江都洪家洪天集團的掌舵人,這一刻幾乎說不出話來。

「我知道洪偉是你孫子,看在你面子上,我可以給他一個機會。」

「多謝葉先生!」洪鎮國拱了拱手。

「你馬上去查,告訴我楚天歌現在何處!」葉鋒吩咐。

「是!」洪鎮國應了一聲,掏出手機,直接給洪偉打電話。

電話很快接通,只聽洪偉在那邊道:「爺爺你問楚天歌在哪裡,他現在正好和我在一起。」

「你們現在何處?」

洪鎮國聲音嚴肅凌厲,也只有他這個老兵再知道,任何對北境之王下手之人,都可以被視為死罪。

也就是說現在,楚天歌與洪偉已經算是半個死人了。

「我們現在鶯歌麗會,怎麼了爺爺,有什麼事兒嗎?」洪偉問。

「鶯歌麗會,你現在還有心情去玩,馬上給我離開那,立刻回家!」

「喂爺爺您說什麼,我這信號不好,爺爺我掛了,晚上我再回去,就這樣……」洪偉說完直接掐斷電話。

「鶯歌麗會?十七,我們走!」葉鋒一聲令下。

十七立刻將葉鋒推上車,快步走向駕駛位置。

洪青煙下意識跟過去,洪鎮國連忙將她拉住:「接下來這件事,你就不要參與了。」

洪青煙問道:「爺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事很嚴重?」

洪鎮國嘆道:「這時一時半會說不清楚,至於嚴不嚴重,就看楚家那邊的態度了,希望楚家不要太作死啊。」

說完他又道:「不行,馬上給天明聯繫,要他讓洪偉趕緊滾回來,要是這小子真參與進去,怕我也保不住他!」

洪鎮國立刻給洪天明打電話,可對方偏偏不接,氣得他直罵道:「洪偉這頭蠢豬,好好一張牌,讓他搞得稀巴爛!」

《龍游淺水遭蝦戲小說第一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