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恐怖靈異›嬌妻在上:夜少:強勢鎖婚!
嬌妻在上:夜少:強勢鎖婚! 連載中

嬌妻在上:夜少:強勢鎖婚!

來源:外網 作者:懶朵兒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懶朵兒

第1章 痛—— 鑽心的劇痛從額頭傳遍四肢百骸,有人狠狠地推了她一把,她的額頭磕在了冷硬的大理石地面上。 雲傾睜開眼睛,視線被一片迷-離的紅佔據,那些鮮紅妖嬈的顏色,激起了她體內某種幽暗狠戾的氣息。 耳邊傳來男人憤怒的咆哮,帶着蝕骨的恨意,「雲傾,你怎麼不去死?!」 然後是女人驚惶的怒罵聲,「阿承,你瘋了!你們這群廢物還愣着幹什麼?還不趕緊拉開少爺!」 兩個保鏢衝過來,強硬地拉開了揪着雲傾頭髮的男人。 一個中年貴婦跑過來,將雲傾纖弱的身體扶了起來,展開

《嬌妻在上:夜少:強勢鎖婚!》章節試讀:

跟唐堇色約定好了具體事宜之後,雲傾獨自走出了英皇。

英皇的員工們,陡然間看到一個長發飄飄容貌扎眼的年輕女孩,從自家老總的專用電梯里走出來,都有些吃驚。

「這誰啊?新來的員工嗎?哪個部門的?」

「不知道,她從唐總的電梯里走出來,跟唐總是什麼關係?」

雲傾將那些竊竊私語的疑惑聲拋之腦後,走到路邊的飲品店裡買了一杯青檸水,捧着坐在路邊的躺椅上。

她抬頭看着雲城湛藍色的天空,想念自己的家國。

那裡的天空也是這樣的湛藍色。

但給人的感覺遠沒有這樣平和寧靜。

那是一個連空氣都泛着清冷氣息的地方。

那裡有她的親人,她的朋友,她為之不惜付出生命守護的一切。

她生病不能見風的時候,經常就像這樣坐在玻璃花房裡,抬頭仰望那片湛藍色的天空,偶爾還能看到威武矯健的雄鷹清鳴着展翅飛過。

此心安處是吾鄉。

總有一天她的雙腳還會踏上故土,帶着那些枉死的英魂們回家,親手將他們送-入英魂碑。

雲傾喝了一口冰鎮的青檸水,壓下心底翻騰的思念,對着天空露出一個溫暖的笑容。

包里的手機震動了一下,雲傾打開看了眼,屏幕上閃爍着「老公」兩個字。

對於這個稱呼,她很是意外,還有些啼笑皆非。

雲傾之前的手機丟了,為了防止雲家和陸家人騷擾她,她也沒有刻意去找。

這枚手機,還是今天早晨出門的時候,北冥夜煊放在她手心裏的。

老公……

真是……新鮮的稱呼。

雲傾盯着那個主權意味分外明顯的稱呼看了幾秒鐘,透白的手指才按下了接聽鍵。

***

英皇。

唐堇色在落地窗前,凝視着雲傾逐漸走遠的背影,眼角微微上挑。

他轉身,取過桌子上的遙控器按了一下。

牆壁上的幕布升起來,巨大的屏幕上,出現一身黑衣的男人。

他坐在沙發上,一雙深沉的黑眸,俊美至極的臉,一絲表情也沒有。

修長的手指擱在膝蓋上,宛如玉石雕琢而成,渾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尊貴的味道。

唐堇色修長的手指擰着水杯,饒有興緻的說,「你這小寶貝……挺不簡單得。」

英皇這麼大的跨國公司,足夠一個人幾輩子衣食無憂,她說不要就不要,這樣的魄力與心性,不是什麼人都能有的。

北冥夜煊眼睛裏似乎凝了黑暗,冷冷地橫了他一眼,「她要敢在英皇掉根頭髮,我拆了你。」

唐堇色頓覺腮幫子痛。

並且敏銳地察覺到北冥夜煊的情緒似乎不太好。

難道是因為媳婦沒收他的聘禮?

人都跟他領證了,聘禮還有那麼重要嗎?

唐堇色內心吐糟,但是在絕對的強-權-高壓注視之下,似毫不猶豫的慫了,笑着說,「哪兒能?她可是你心愛的夫人,雲城之內,誰敢給她一絲委屈受?」

回應他的,是對面傳來的關門聲。

城堡花園裡,兩排氣勢凜冽的黑衣人肅然而立。

一身矜貴強勢的黑衣男人走出來,步入車內,離開。

***

雲傾掛上耳機,優雅整理了一下裙角,聲音輕柔,帶了笑,「怎麼了?」

北冥夜煊低沉的聲線透過電話傳過來,隱約有絲沉意,「在哪兒了?」

雲傾愣了下,緊接着,心底微微一暖。

唐堇色是他的人,想來他是擔心她會被公司的人為難,特意掐着時間打電話過來問。

她從英皇離開,卻沒有開車。

他擔心她。

畢竟雲城這個城市,對雲傾可一點兒都不友好。

雲傾捧着青檸水站起來,踩着高跟鞋往英皇的方向走去,唇角挽笑,「我很快就回來。」

北冥夜煊輕輕地「嗯」了一聲,隔着電話,氣息泄露出一絲強硬,「有事情給我打電話。」

「好。」

雲傾取下耳機,剛準備往英皇走,一輛豪車忽然堵在了眼前。

車上坐着一雙光鮮亮麗的男女,男子英俊,女子嬌柔,看着就像一對恩-愛-纏-綿的神仙眷侶。

雲傾將手上的紙杯捏成一團,隨手扔進了路邊的垃圾桶。

雲千柔擔憂的看着雲傾,關心地問,「妹妹你沒事吧?這幾天你住在哪裡?媽媽很擔心你,給你打了好多電話你都沒接,承哥哥,我們帶妹妹回家吧。」

說著,用手扯了扯陸承,漾着水霧的眼睛看着他,滿是哀求。

陸承看着雲傾,微微眯了眯眼睛,目光很深,看不出在想些什麼。

實際上,他這幾天,私底下一直在派人找雲傾。

即便他不關心雲傾如何,但對她手中雲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要說不心動那是假的。

但一直沒有找到。

陸承冷漠的掃了雲傾一眼,即便想聽陸夫人的話,暫時對她有點好臉色,但長久以來養成的習慣,還是讓他下意識出口就諷刺,「她未必稀罕我們的幫助,何必多此一舉?」

雲千柔咬着嘴唇,「可是妹妹一個人-流落在外,她從小嬌生慣養什麼都不會,肯定找不到工作――」

她話剛說到這裡,忽然被一道帶笑的聲音打斷,「誰說雲二小姐找不到工作?」

與此同時,一直沒什麼動靜的雲傾抬起了頭,湛黑色的眼睛,看向忽然出現的男人。

唐堇色紅色的薄唇勾着妖嬈的弧度,似乎有點頭痛,「雲二小姐,英皇一大堆人都在恭候你的大駕,你怎麼跑這來躲清凈了?」

雲傾緩緩笑了笑,「我有傷在身,暫時還不能上任,唐總,請多包含。」

雲千柔表情僵在臉上,眼神變得驚疑不定。

雲城沒有人不認識唐堇色。

尤其他還是雲家和陸家在商場上的頭號敵人!

她柔柔的開口,語氣帶了幾分冰冷,笑着說,「唐總,您是不是弄錯了什麼?我妹妹姓雲,是雲家的二小姐,她年齡小,什麼都不懂,您邀她進英皇根本得不到任何好處,如果僅僅只是為了看雲家的笑話,完全沒有必要。」

這番話表面上看着端莊得體,處處維護雲傾,仔細一想,就用心險惡了。

她在告訴唐堇色,雲傾姓雲,是英皇的死對頭。

《嬌妻在上:夜少:強勢鎖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