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江梓沫顧御成
江梓沫顧御成 連載中

江梓沫顧御成

來源:google 作者:江梓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梓沫 現代言情 顧御成

三百萬的包,說扔就扔!顧御成是不是腦子有病?她把包撿起來,里里外外翻看了一番,好在除了有點灰,並沒有什麼損壞她就這麼撿回去,合適嗎?可是這是顧御成丟的呀,應該沒關係吧?展開

《江梓沫顧御成》章節試讀:

「那個瘋婆子,也不怕報應在肚子里孩子身上!」
唐笑笑先是義憤填膺的了一把,隨後轉而問,「那個幫你的賓利帥哥,你就請人喝了一杯咖啡啊?」
「不然呢?」
唐笑笑一拍大腿,「你應該請人上來一起吃個飯啊!
咖啡也太沒誠意了!」
「我才見他第二次,請吃飯也太唐突了吧?」
「不唐突,這都什麼年代了,第一次見面還有坐一起吃飯呢,你們倆三天見兩次,這還不是緣分啊?
這賓利帥哥多大了,長得帥嗎?」
江梓沫覺得這傢伙話裡有話,眯着眸子問,「你想說什麼?」
「沒想說什麼呀,就覺得人還不錯,可以在魚塘養養。」
江梓沫將抱枕扔到她臉上,「養個屁!
我都結婚了!
想什麼呢!」
唐笑笑一把抱住抱枕,「這不是要離了嗎?
提前物色物色怎麼了,對了,你今天不是去跟顧御成談離婚去了嗎,怎麼樣?
什麼時候能把手續辦了?」
提到這個江梓沫就垮下了臉,「別提了,顧御成把我從公司趕了出來。」
「怎麼回事?
展開講講。」
江梓沫就把今天去江盛的事仔細說給了唐笑笑,當然,關於給顧御成掛男科的事,被她自動略了過去。
唐笑笑聽完,有些納悶,「我怎麼覺得你一提離婚,顧御成就有那麼點不耐煩呢?」
江梓沫聳聳肩,「他對我的事情,向來都不耐煩。」
「是嗎?
要真是不耐煩,直接把婚離了不就一勞永逸了?
我怎麼覺得他好像不太想離呢?」
江梓沫愣了一下,隨即搖頭,「你不了解顧御成,他不是不想離,他只是不喜歡離婚這件事,是我先提出的而已。」
一個被他重金圈養出來的金絲雀,卻叫囂着要脫離他的掌控,這才是他所不能容忍的。
「你電話里不是說有件大事要跟我說嗎?
什麼事?」
「就你那個包啊,你不是讓我掛到網上了,已經有不少人來詢問了。」
江梓沫驚訝,「不少人?
我國人均消費水準都這麼高了嗎?」
「什麼呀?
都是一群看熱鬧的,畢竟這包還真沒人往上面掛過,倒是有幾個圈子裡的小網紅,想租你這個包拍照。」
江梓沫擺擺手,「只賣不租。」
「我跟他們說了,篩選了一遍,最後發現有一個人是真心實意想買,連着三天都在後台私信,問我要了好多張細節的照片,最後又問能不能當面驗貨面談價格,我就替你先應下了。」
「知道什麼來頭嗎?」
唐笑笑想了想,說,「感覺不像是你們那個太太圈的,她約的驗貨的地方是一家二手奢侈品行,這家店的是二三線,出席活動沒有品牌贊助的小明星喜歡聚集的地方,當然也有不少假名媛鍾愛這裡。」
江梓沫點頭,「那明天我就先去看看。」
「最後,就是今天最最最重要的一件事,」唐笑笑勾住她的肩膀,「李岩導演的新劇《玲瓏傳》要招募演員!
雖然說主角已經定了,但是你也知道,李岩導演的戲基本全是女性群像戲,哪怕是個配角,只要你會演,照樣能爆火,他們這周五在希爾頓酒店試鏡,而且我已經托關係把你的資料塞了進去。」
江梓沫震驚,「我沒有一部作品,你是怎麼把資料塞進去的?」
「我也在這個圈子裡這麼多年了好嗎,多多少少還是有點人脈的!
經紀人那一欄,我暫時寫了我的名字,以後你要是簽公司的話再改,」唐笑笑頓了頓,「你要去嗎?」
「當然!
你都把機會給我爭取到這個地步,我還能不去嗎?」
唐笑笑清了清嗓子,「不過有兩點,我要跟你說清楚。
第一,這個招募的角色是個女四號,戲份可能不會太多,第二,這部戲的女主角是姚可欣。」
江梓沫:「……」唐笑笑小心觀察着她的神色,「你要是覺得不舒服,我們就不去試了,每年劇組招募演員還是挺多的,我再給你物色別的。」
江梓沫只沉默了兩秒,就做出了決定,「我要去試。」
「你確定嗎?」
戲裏被現實里的情敵強壓一頭,換誰都不會太好受吧,「也不用非要勉強自己……」江梓沫笑了笑,「如果我連這點都受不了,不如繼續回去做顧御成的金絲雀,離開顧家以後的路,要比這難走千百倍。」
————第二天,按照跟買家約定的時間,江梓沫拿着包到了那家二手奢侈品店。
店裡老闆聽她說明來意,就把人帶到了樓上的包廂。
包廂里焚了香,像是松木的味道夾雜着一點鼠尾草的香氣,淡淡的,有一絲清幽。
江梓沫對這個香味很感興趣,扭頭問,「老闆,您這裡用的是什麼香?」
老闆說,「這個香是我一個朋友送的,他自己做的,我也說不上是什麼味道,客人喜歡嗎?」
「挺好聞的。」
正說著,樓下銅鐘響了兩聲,老闆說了句,「失陪」就出去了。
沒一會兒,包廂門被推開,一個戴着墨鏡包裹嚴實的女人走了進來,她身上的香水味撲面而來,衝散了這一室的清幽。
「你就是賣包的?」
尖細的嗓音,帶着一絲驚訝,耳熟到一瞬間就能激起她的生理厭惡。
江梓沫抬頭,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姚小姐,好久不見。」
隨後趕來的老闆驚訝道,「二位認識?」
姚可欣攏了攏外套,勾唇一笑,緩步走過來坐到江梓沫對面,「何止認識,熟得很。」
老闆一時沒有聽出這其中的玄機,笑道,「原來是熟人,那兩位要不要私下商談?」
姚可欣掃了老闆一眼,「只是熟,不是熟得很有交情。」
一句話,立馬點清了兩人的關係,老闆頓時尷尬起來。
江梓沫倒是沒什麼表情,將箱子推了過去,「老闆,按店裡的規矩來,先驗貨吧。」
見姚可欣也沒有異議,老闆就把包接了過去,當面開始檢驗。
包廂里的小茶几非常窄,江梓沫和姚可欣間距也不過一米,但是兩人之間劍拔弩張的氛圍,幾米外的老闆都覺得有點壓抑。
「江梓沫,你臉皮還挺厚,拿着顧家的東西出來賣,你也不嫌丟人!」
「我只是處理一些不要的東西,為什麼要覺得丟人?
照你這麼個說法,那對別人不要的東西,還趨之若鶩的,豈不是要羞愧到自殺?」
江梓沫笑了一下,「我看姚小姐不是也活的好好的嗎?」
姚可欣臉黑了黑,礙於老闆在場,怕自己說了什麼被外人聽到,只能生生咽下這口氣。
約莫二十分鐘左右,老闆檢測完畢,確認真品無誤,隨後詢問江梓沫的意向價格。
「五百萬。」
此話一出,老闆還沒評估價格的高低,姚可欣就先跳了起來,「五百萬?
江梓沫,你想錢想瘋了吧?
二百來萬的包,你一倒手,賣我五百萬,你是不是當我傻?」
江梓沫表情淡然,「二百來萬你能買來,為什麼要買二手呢?
姚小姐,這個包只限會員能購買你知道的吧?
年消費兩千萬以上的頂級會員才有資格購入,十成新的包,我總要算你點會員費吧?」
「會員費?
江梓沫,這個包是花你自己的錢買的嗎?
你拿着阿琰的錢胡亂揮霍,現在不想要了還要強加一筆會員費來變現,難怪阿琰說你錙銖必較,貪得無厭!」
江梓沫倏地攥緊手,眼神也冷了下來,「姚小姐,你嘴裏那個阿琰是我的法定丈夫,我花他的錢,合情合理合法,用不着你在這裡指手畫腳,這包你要是要,一口價五百萬不還價,要是買不起,就不要再浪費彼此的時間,我很忙的。」
「你說誰買不起?」
姚可欣氣得牙痒痒,「我只是在質疑你這個價錢的合理性,這包估價也才三百萬,你要五百萬,根本就是……擾亂市場秩序!」
江梓沫笑了笑,「姚小姐似乎沒有搞明白,我們這屬於個人私有物品的交易,跟市場規則沒什麼關係呢,假如成交,我只需要交個增值稅,既不違法也不違規。
另外,估價是給買家參考的,而東西是我的,至於怎麼定價,是我的自由,你覺得不合理可以拒絕交易。」
「你——」姚可欣臉都氣綠了,見她那副淡然自若的樣子,更是怒上心頭,但是轉念一想,突然冷笑起來,「江梓沫,你是看到買家是我,才故意加價不肯賣我吧?」
江梓沫沒說話,眼神淡漠的看着她。

《江梓沫顧御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