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江羽溫亦歡
江羽溫亦歡 連載中

江羽溫亦歡

來源:外網 作者:小神醫開局九張婚書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小神醫開局九張婚書 都市言情

江羽說,千萬別跟我比。論醫術,我醫術蓋世,妙手可回春。論武力,我武力超群,同代無人及。什麼,你說你的未婚妻有傾國傾城之貌?不好意思,像這樣的未婚妻,我有九個!展開

《江羽溫亦歡》章節試讀:

清晨,江羽剛睜眼,便看見了九張已經有些泛黃的婚書。

一個瘦弱的老頭坐在竹屋地板上,九張婚書也在地板上一字排開。

江羽揉了揉惺忪睡眼,狐疑道:「老頭,大清早的你搞什麼幺蛾子?」

「為師時日無多了」

「那太好了!」

江羽瞬間來了精神,麻利的將僅有的幾件換洗衣裳塞進包袱里。

這簡直是天大的喜事,老頭子即將化古,那就意味着他從此無拘無束,天高任鳥飛了!

「你這個不孝徒!」

老頭子氣得面紅耳赤。

「放心啦老頭,等你升天了,我一定給你修一座豪華的墳墓,每逢清明準時給你燒錢,絕對讓你在下面過的逍遙快活。」

「你這輩子孤獨一生,去了下面就放開了玩,也不用顧忌什麼俗世道德」

「臭小子,拿我尋開心是吧?」

「明明是你先拿我尋開心的!」江羽扔下包袱,「你瞧瞧你這紅光滿面的樣子,像是時日無多的人嗎,大家都是神醫,你糊弄鬼呢?」

這老頭是伯岐山遠近聞名的老神醫,而江羽便是老神醫的傳人,十八歲便得了老神醫真傳,但卻一直籍籍無名。

江羽雖然年輕,但是天賦奇高,年紀輕輕便已經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了。

「咳咳」

老神醫尷尬的咳嗽兩句,「話也不能這麼說,為師畢竟是老了,再長壽也就那麼幾年時間了」

「老頭你今天好像有點不對勁。」

「我是想說,你還有大把青春,為師怎能將你約束在這小小的伯岐山?」

「你真要讓我下山?老頭你確定你今天沒吃錯藥?」

「臭小子聽我把話說完!」老神醫怒瞪江羽一下,繼而語重心長的說道,「伯岐山乃是上古黃帝時期醫聖伯岐作古之地,咱們這一脈,算是繼承了最為正統的岐黃術。」

「可是幾千年下來,咱們伯岐山愈發的式微,到如今只剩你我二人,眼看就要斷了傳承。」

「吶,老頭,說歸說可不興詛咒人的,我可還年輕着。」

「正因為你年輕,所以為師在你小時候遊歷天下懸壺濟世時,為你討到了幾張婚書,咱們伯岐山能否振興,就靠你了。」

「靠我?」

「這裡有九張婚書,你拿着下山去找她們,然後開枝散葉。」

「老頭,且不說找九個老婆找犯不犯法,光想想我就難受啊!」

「憑咱們這一脈的醫術,你還怕身體吃不消?」

「不是,老頭你知道我早就心有所屬了啊!」

「總之現在兩條路擺在你面前,一是拿着婚書下山去給我開枝散葉,二是永遠留在伯岐山,像我一樣孤獨終老。」

「老頭你好狠!」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嗎?只要你答應我為伯岐山開枝散葉,我就告訴你。」

「我的身世」

江羽呢喃一句,臉色也嚴肅了起來。

他五歲入伯岐山,十幾年來,他曾多次詢問自己的身世,可老頭一直閉口不提。

「我答應你!」

「每一份婚書都是一式兩份,我這裡一份,女方一份。你的身世就在女方那九張婚書之中,當年我與他們定下婚約之時便約定好了,只要你拿着婚書上門,不論是成婚或者退婚,對方都會把他們手裡的婚書給你。」

「你!」江羽咬牙切齒,同時豎起大拇指,「姜還是老的辣!」

老頭子這一招無異於釜底抽薪,如此一來,江羽就必須逐一登門。

否則的話,他指定一下山就把九張婚書給撕了撒進長河裡。

他瞪了老頭子一,手在地板上一掃,動作迅疾,快到出現殘影,九張婚書眨眼間就被他揣進兜里。

「每逢清明,我都會回來看你的!」

他宛若一陣風,瞬間就竄到了山間小道中。

只聽老神醫在後面怒罵:「臭小子,老子還沒死呢!」

江羽下山了,這是他十八年來第一次獨自下山,無拘無束。

孤獨終老?

永遠不可能的,江羽才不要像老頭子那樣一輩子了無生趣!

所以他用生平最快的速度跑下了山,生怕老頭子反悔。

如果有人看見,一定會驚嘆,江羽的速度,無論是世界長跑還是短跑的冠軍都要望塵莫及。

這十幾年,他學習的不止醫術,還有古武術。

至於婚書。

等他下了山,結婚還是退婚那還不是他說了算?

九個未婚妻他全都素未謀面,天知道會是什麼樣的歪瓜裂棗?

相比於她們,江羽還是覺得小師妹豆豆更好,可惜三年前小師妹被家族領走了,他們再無聯繫,老頭子也從不透露有關小師妹的任何消息。

總之江羽想好了,下山後,先將九樁婚事給退了,拿回另外九張婚書,然後就去尋找意中人。

娶了小師妹,自能開枝散葉。

他粗略看了九張婚書,每張婚書上面都寫了未婚妻是哪裡人。

嘖嘖,老頭子還真是廣散網呢!

九個未婚妻遍布全國各地!

其中兩個未婚妻在離伯岐山比較近的天雲市,江羽決定先去這個地方。

他從包袱里選了一套最為樸素的衣服煥然,除了長相氣質,哪兒哪兒都透着『土』的氣息。

他閑着無事也會看看小說,按照小說一貫情節,自己這般模樣拿着婚書上門,基本會被橫眉冷對,退婚一事板上釘釘。

江羽自幼習武,雖說腳程快,但此去天雲市也有一百公里,於是來到國道,準備搭個順風車。

可惜,等了兩個小時,也沒人搭理他。

此刻已值正午,烈日當頭,飢腸轆轆的他聽到了五臟廟的抗議。

他來到前方不遠處的一個小鎮飯店,走國道的人有不少都會在這裡歇腳,吃個飯上個廁所什麼的。

飯店很小但生意卻異常紅火,而且還沒有空凋,只有兩個不怎麼轉悠的電風扇。

他要了一碗牛肉麵,囫圇吞棗的吃起來,不到三分鐘便喊來老闆結賬。

「您一共消費十塊錢。」

老闆年面帶着微笑。

江羽點點頭,也帶着微笑,可當他掏錢的時候,笑容就逐漸凝固了。

他發現了一個嚴峻的問題!

出門沒帶錢!

走得太急,忘了跟老頭子要錢了。

伯岐山是老頭子的一言堂,經濟大權一直掌控在老頭子手裡。

怎麼辦?

總不能剛下山就因為吃霸王餐被抓進局子里吧,那也太丟人了!

江羽環視四周,暗自嘀咕,這麼惹的天,怎麼就每個人中暑暈倒呢?

要是有人暈倒,那他這個小神醫就派上用場了,好歹掙一頓飯錢是沒問題的。

飯店人來人往,因為太熱,所以大家基本匆匆吃個飯上個廁所就離開。

「沒錢?老闆娘的臉色也逐漸凝固下來,這年頭吃霸王餐的人很少見了。

剛進來的一位美女投來目光,與江羽四目相對,江羽僵硬的笑道:「有,有錢,不過我還想再吃兩口,等會兒再結賬。」

老闆娘黑着臉走開,但在忙碌的同時,也時刻盯着他。

江羽又翻了翻口袋,四個口袋比臉都乾淨,他坐立難安。

面吃完了他就開始喝湯,二十分鐘過去,剛才進來那位美女和自己的朋友都吃完準備結賬了,他還在喝湯。

老闆娘沒事兒就在他旁邊晃蕩兩下,生怕他突然跑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他沒錢,旁邊好幾桌人都放慢了吃飯的速度,要等着看笑話呢。

江羽尷尬的望了眼後廚,心想為今之計,也只能幫人洗盤子抵面錢了。

老闆娘終於忍不住爆發了:「小子,別裝模作樣了,想在這裡吃霸王餐,沒門,老娘馬上報警抓你!」

「別呀老闆娘!」江羽滿臉尷尬,「我是出門太着急忘了帶錢了,真沒想吃霸王餐,你看這樣如何,我幫你刷一天的盤子來抵面錢。」

「老娘的洗碗工夠用,向你這種吃霸王餐的人,就得接受法律的制裁!」

這番話直接把江羽噎住,他的臉都成了苦瓜色。」

就在這時,旁桌那位美女喊道:「老闆買單。」

老闆娘轉身快速清點一番:「承蒙回顧,一共八十七塊。」

美女旁邊的女孩拿出一張面值一百的人民幣遞過去,美女說道:「不用找了,把他那碗牛肉麵的錢也算在裏面。」

隨後徑直離去。

江羽長舒了口氣,暗自說道:「看來長得帥果然能當飯吃啊!」

正當他自戀間,忽而餘光一瞥,發現剛才那位善良的美女似乎被人跟蹤了。

所謂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江羽一個箭步竄出去,鑽進了那個剛才替她付錢的美女的車。

《江羽溫亦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