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江羽
江羽 連載中

江羽

來源:外網 作者:小神醫開局九張婚書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小神醫開局九張婚書 都市言情

江羽說,千萬別跟我比。論醫術,我醫術蓋世,妙手可回春。論武力,我武力超群,同代無人及。什麼,你說你的未婚妻有傾國傾城之貌?不好意思,像這樣的未婚妻,我有九個!展開

《江羽》章節試讀:

溫亦歡像是驚弓之鳥一樣望着門口。

「到底怎麼了?」

「有殺氣。」

殺氣這種東西對於普通人來說虛無縹緲,但卻是真實存在的。

「土包子裝神弄鬼,人送個外賣還送出殺氣來了?」

徐欣鄙視江羽一眼,罵罵咧咧的去開了門。

她接過外賣,回身又嘲諷一句:「殺氣在哪兒呢?」

然而,就在她隨手關門的那一刻,門突然被一股霸道的力量往外一拽,徐欣當場一個趔趄摔在地上,疼的眼淚都要掉下來了。

外賣也灑了一地。

這時,一個身高足有一米九的大個子走了進來,相貌倒是普普通通,唯有一雙手讓人看着都害怕。

那是一張結滿老繭的手,厚度足足是普通人的兩倍。

殺氣,就是從這個人身上散發出來的。

徐欣還以為是外賣小哥的失誤讓她摔倒,抬頭欲罵,可一看見那個大個子就渾身顫抖,嚇得說話都不利索了。

「王,王奇!」

她也顧不得地上的湯汁,哆哆嗦嗦的爬到了江羽身邊。

溫亦歡的心也是提到了嗓子眼,她把徐欣扶起來,視線一刻也不敢離開王奇。

二女的恐懼表露無遺,江羽則是泰然自若,淡淡的說道:「這麼快就找上門來了,效率倒是挺高的。」

王奇打量江羽一番,用低沉的聲音說道:「知道得罪虎哥的下場是什麼嗎?」

江羽伸手輕輕推了下溫亦歡,示意她們往後退,自己則淡定的說道:「這我倒是不知道。」

王奇關了門,握了握拳頭,捏得骨骼劈啪作響。

「自己選一個死法吧,水淹,土埋,刀劈,或者被我一拳打死。」

「你知道上門行兇是什麼罪名嗎?」

「呵呵……」王奇不屑一笑,「知道我身上背着多少條人命嗎?想用律法來嚇唬我?」

江羽活動了一下脖子,露出開心的笑容:「這麼說來,我打死你的話,也算為民除害了?」

「那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王奇眼中殺意噴發,一步橫跨出來,單掌豎劈,那砂鍋大的拳頭就像是一柄重鎚打在溫亦歡的心臟。

「等等!」

溫亦歡大喊着,後背早已冷汗直流。

單從表象看,矮了一個頭的江羽怎麼也不是王奇的對手。

她不能讓江羽死在這裡,不管怎麼說那也是她的未婚夫!

溫亦歡站出來,鼓起勇氣說道:「請你放他一條生路,黑虎堂的一切損失,我們都願意賠償。」

徐欣附和道:「沒,沒錯,你們不就是想要錢嗎?」

王奇冷冷一笑:「一開始是,可當虎哥給我打電話的那一刻,性質就已經變了。」

「五百萬!」

溫亦歡說出了一個數字:「我賠償黑虎堂五百萬,這件事就此了結怎麼樣?」

「金錢上面的事,你們自己找虎哥談,我來的目的,只有一個。」

王奇殺意半點不減,絲毫不為金錢所動。

錢解決不了,溫亦歡實在沒轍了,她不停的給江羽使眼色,示意他快跑。

可江羽像是毫無眼力見的樣子,莫名其妙的拿起茶几上的牙籤,自顧的說道:「聽說你號稱鐵拳,不知道是不是像鐵一樣硬。」

話音落下,頓時有三根牙籤飛了出去,三道輕微的破空聲疊加在一起,清晰可聞。

「咻咻咻!」

三根牙籤的速度飛快,幾乎讓人看不清。

短瞬之後,聲音消失,彷彿什麼也沒發生一樣。

經過了三秒的沉默,徐欣突然震驚的指着王奇:「血……血!」

三股細流般的鮮血,順着王奇的手掌流淌下來,王奇這個時候才感受到手掌傳來的疼痛。

溫亦歡捂着嘴,驚訝的盯着不鏽鋼門。

三根牙籤,竟然鑲嵌在門上!

王奇臉色驟變!

三根細細的牙籤,竟然穿透了他那結滿老繭的手,還釘在了門上!

作為一個經驗豐富的江湖人,王奇瞬間就意識到了,今天踢到了鐵板!

不,那都不叫鐵板了,那叫24k鈦合金板!

江羽又從盒子里拿出一根牙籤,一邊剔着牙一邊不屑的說道:「就這?我還以為你那雙鐵拳多厲害呢。」

王奇見勢不妙,轉身就要跑。

江羽一個箭步衝上去,飛起就是一腳。

「既然來了,可就沒那麼容易走了!」

「嘭!」

他一腳將王奇踹翻在地,地板都裂開了。

王奇自然也不能任人魚肉,倒地後立刻翻身,一掌拍向江羽的面門。

江羽出拳,不可思議的力量直接把王奇的手掌砸在地板上。

嘭!

一塊完好的地板瞬間四分五裂,王奇嘴裏發出一聲哀嚎。

那厚厚的手掌,當場被江羽砸變形了。

江羽並未停手,又是一拳砸下去:「鐵拳是吧,鐵拳是吧!」

三兩下之後,王奇的右手就血肉模糊了,眼看着就廢了。

江羽又砸向王奇另外一隻手,嘴裏依舊重複着:「鐵拳是吧,鐵拳是吧!」

乾淨利落的幾拳,直接廢了號稱鐵拳的王奇一雙手。

徐欣當場傻眼!

這也太猛了吧,那可是鐵拳王奇,黑虎堂以一敵十的金牌打手啊!

居然,居然被江羽這個土包子三下五除二的廢了一雙手?

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回想起自己之前對江羽的鄙視與嘲諷,徐欣雙腿一軟,直接癱坐在地。

溫亦歡此刻也處于震驚之中。

眼前這個少年,真的是自己的未婚夫嗎?

就在江羽一拳打掉了王奇一顆牙之後,溫亦歡才回過神來,立刻過去拉住江羽:「別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江羽整理了一下衣服,對王奇說道:「滾回去告訴靳虎,錢他一分錢也別想要,要是再敢找溫總的麻煩,他的下場,不會比你好到哪裡去!」

王奇緩慢的站起來,眼神充滿了憤怒不甘,卻又無可奈何。

他選擇了這條路,就知道自己不會有好下場。

他的一雙手被廢,鐵拳不復存在,即便是江羽放了他,他曾經的仇家也會一一找上門來。

當他走到門口的時候,江羽又說道:「當然,如果靳虎還不服氣,下次就別再找你這種雜魚來了,好歹也得請個化境高手來。」

王奇渾身一顫,眼中儘是苦澀。

作為一個武者,他深知化境高手意味着什麼。

《江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