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姜瓷陸禹東
姜瓷陸禹東 連載中

姜瓷陸禹東

來源:外網 作者:錯把溫柔當情深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錯把溫柔當情深

實習生薑瓷在一次公司團建中,不小心把總裁陸禹東給睡了。她知道陸禹東心裏有個白月光,這次意外,不過是酒後的意亂情迷。因此她悄悄溜了,想當一切都沒有發生。然而沒想到,兩周後,她卻被陸禹東叫去,結婚。姜瓷嫁入了豪門,得到了陸家人的喜愛,但唯獨陸禹東,沒給過她一天好臉色……展開

《姜瓷陸禹東》章節試讀:

陸禹東看到姜瓷站在門口,便知道她反悔了。

他心裏越加不屑:在他面前玩欲擒故縱的把戲,不自量力。

姜瓷瞬間清醒過來,她知道這次是來求陸禹東的,聲音難免帶上些討好,「陸總早。」

「沒你早。」說罷,陸禹東打開門,坐在了自己的辦公椅上,開電腦,翻文件。

「找我有事?」陸禹東又在漫不經心地冷聲問姜瓷。

姜瓷聽到他的聲音有些沙啞,便想到昨夜的大雨他沒有拿傘,趕緊問道,「陸總感冒了?多喝水啊,有葯嗎?」

淋雨這事兒,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爸爸有一次在工地上冒雨加班作業,在床上躺了好幾天。

「有事說事。」陸禹東的聲音,有些不耐煩。

姜瓷的關懷,在他聽來是虛情假意。

「陸總,昨天您說的話,還算話嗎?」姜瓷硬着頭皮問。

「什麼?」陸禹東頭也不抬。

姜瓷心想:他是裝的,還是真忘了?

「就是您說的,要結婚的事情。」姜瓷抬高了聲音,音調有些顫。

陸禹東彷彿剛剛意會過來,「這事兒?怎麼了?」

其實,陸禹東的態度,姜瓷也早就想到了,一旦她主動求他了,他便拿架子。

可即使他拿架子,姜瓷也沒有辦法,畢竟她已經喪失了主動權,現在陸禹東為刀俎,她是魚肉。

「您還需要找人結婚嗎?」姜瓷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很諂媚。

而這諂媚,陸禹東聽出來了。

「需要。」陸禹東點了一根煙,從容地坐在自己的辦公椅上,盯着姜瓷。

「您昨天找了我,我沒想清楚,我後來想了想,是可以的。」姜瓷忍着羞恥。

但這模樣,到了陸禹東眼中,卻變成了裝腔作勢。

「我是需要人結婚不假,你怎麼知道我需要的人還沒有找到?」陸禹東反問姜瓷。

「啊?」姜瓷的眼神有些急躁,迅速盤算着,如果陸禹東這條路行不通的話,她要怎麼從別的地方籌錢。

看到姜瓷的眼神,陸禹東心想:自以為玩鷹的人,被鷹捉了,他原以為她多自信,原來就這點兒本事,現在就急了。

「為什麼突然反悔?我記得你說過,你有男朋友了。」沉默片刻後,陸禹東問道。

「您昨天說我可以提條件的,我為了錢,您為了給自己的爺爺一個交代,各取所需。我覺得這個理由很充分。」

「行。挺痛快。」陸禹東扯開唇,露出一絲讓人捉摸不定的笑,「我能問問,你小小年紀,要錢是為了什麼?」

姜瓷想了下,如果說自己的媽媽病重,勢必會暴露自己總請假的事,會影響她留在新東,既然男朋友的謊已經扯開了,那就繼續拿「男朋友」當掩護吧。

「您知道的,現在江洲的房價很貴,要六七萬一平,我和我男朋友,不吃不喝大概兩百年才能買得起一套房。我男朋友昨天告訴我,他要去外地實習,我想利用這段時間,掙點兒外快,回來給他個驚喜。」姜瓷扯謊的水平也挺高的,不打一絲折扣。

「你這麼做,男朋友會同意?」陸禹東繼續問。

「他當然不會同意。我會瞞着他。瞞得死死的。」

「你要多少?」陸禹東繼續冷冷地問。

「您能給多少?」姜瓷又恢復了義正言辭的樣子。

陸禹東本來想說五百萬的,但既然她這麼想掙錢,加上陸禹東心裏對姜瓷更加不待見了,他突然不想讓她這麼容易掙到了,他要凌遲她。

「基本工資一百萬。另外……」陸禹東漫不經心道,「會有一些詳細條款,到時候我給你書面協議,上面有績效考核,總之在我這裡,一年五百萬是沒問題的,呆夠兩年就給你一套房。」

姜瓷愣了愣,一年五百萬?跟着陸禹東賺錢這麼容易?

「行,成交。那咱們加個微信,您有什麼事情,通知我。」

《姜瓷陸禹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