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霍爺家的小祖宗甜又野
霍爺家的小祖宗甜又野 連載中

霍爺家的小祖宗甜又野

來源:外網 作者:雲清霍景深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雲清霍景深 玄幻魔法

傳說霍家四爺薄情冷血,不近女色,被迫娶了個又聾又啞的廢物嬌妻,嫌棄得第一天就打算扔去喂老虎。當夜,被吻得七葷八素的小女人反壁咚了霍爺。「聽說,你嫌棄我?」他的小嬌妻清眸微眯,危險又迷人。清冷禁慾的霍爺面不改色,動手扒衣服:「嗯,嫌棄得要命。」見到她第一面起,他就知道,這是個要他命的妖精……展開

《霍爺家的小祖宗甜又野》章節試讀:

他甚至都沒來得及反應,已經渾身肌肉僵硬動彈不得,連話都不說出。

雲清果斷拔出扎進他頸側的銀針,不解氣地踹了他一腳。

隨後她迅速脫掉了男人身上的衣褲,只留給他一條內褲,她嫌噁心沒有去碰。

她的衣服被撕爛了,只能穿走男人的襯衣。

而他的褲子和鞋雲清塞進葯簍一併帶走了。

離開之前,她還拿走了男人的槍,以及那塊看上去價格不菲的玉佩。

相當於她的診金了!

救了只輕薄自己的白眼狼,算她瞎了眼!

但她下不了殺手,就由這個混蛋在這裡自生自滅吧!

兩個小時後。

一夥訓練有素的僱傭兵尋到山洞。

「四爺……」

「滾出去!」山洞裏的男人一聲怒喝。

吞下第二顆葯後,霍景深的視力已經慢慢恢復了。

現在的他近乎全裸。

「四哥,你先穿衣服。

」陸修也是頭一回見他四哥這麼狼狽的模樣,強憋着笑,把乾淨的衣服遞給他,「你是不是碰上女色狼了?」

霍景深套上衣服,冷颼颼地瞥了他一眼,「又想去非洲挖煤了?」

炸毛的大魔王惹不起。

陸修輕咳了一聲,正色道:「雲家已經同意了老太太的提親,嫁給你沖喜的新娘估計馬上就會送到,我們得早點趕回去。

沖喜新娘?

雲家的人為了錢,還真是什麼都肯干!

霍景深漆黑冷冽的眼底浮現一秒濃濃的厭棄,「我讓她哭着滾回去!」

說到這裡,霍景深話鋒一轉,冷冷吩咐:「陰我的那個女人應該就住在附近的村子裏,挖地三尺也要把她給我找出來!」

那個膽大包天的小女人,最好祈禱別被他找到,否則她死定了!

……

夜色深濃。

一輛奢貴至極的婚車卻悄無聲息地駛入御景園,無比詭異。

雲清穿着新娘禮服,端坐車內,像個精美的人偶,低垂着眼睫里幽光暗閃。

之前她處理完山洞裏那個臭流氓,冒雨跑回家,一進門就被十一年不見的繼母李玉珠帶人綁了起來。

——『別誤了時辰,趕緊把這個又聾又啞的殘廢送到御景園,嫁給霍家四爺沖喜!』

雲清眼底滑過一抹刺骨的冷意。

自從九歲那年,生母姜如心無故失蹤後,她就被李玉珠這個歹毒的繼母折磨得又聾又啞,然後當垃圾一樣扔到了山溝里自生自滅!

她等了十一年,雲家的人不來找她,她也會回來找他們算賬!

如今機會送到眼前,她自然得抓住……

雲清被管家福伯一路牽引進了婚房。

房門在身後關上的同時,雲清揭開蓋頭,粗略環顧了一圈,沒看見她那個病癆鬼新郎。

是的,她要嫁的,不是個正常人!

霍家是北城第一豪門,可住在御景園裡的霍家四爺——霍景深,卻是個笑話。

他自幼頑疾纏身,是個快死的病癆鬼,而且性情殘暴,喜怒無常。

但云清不在乎這些。

她是醫生,難道還能栽在一個病秧子手上?

不過……這病秧子人呢?

難道是不舉,怕丟臉就躲起來了?

婚房裡只亮着一盞蒼白的壁燈,照映着以黑色為主調的卧房,說不出陰森瘮人。

雲清摸索着想打開大燈,卻不小心碰到了什麼機關,牆突然從中間分開,出現了一道暗道。

——有凄厲的慘叫聲從裏面傳出來。

雲清微微凝眉,在好奇心地趨使下,小心翼翼地走進了暗道。

越往裡走,空氣里的血腥味越濃重。

走得到暗道盡頭,出現在眼前的一幕,讓雲清差點吐出來。

《霍爺家的小祖宗甜又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