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顧黎月厲景川
顧黎月厲景川 連載中

顧黎月厲景川

來源:外網 作者:霸總追妻火葬場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霸總追妻火葬場

六年前,渣妹陷害,她懷着孕,被丈夫狠狠拋棄。  六年後,她改名換姓重新開始。  可當初對她不屑一顧的前夫,卻每天堵在她家門口糾纏不休。  「黎小姐,請問您和厲少是什麼關係?」  女人莞爾一笑,「不認識。」  「可有人說你們曾經是夫妻。」  她擺弄着頭髮,「都是謠傳,我又沒瞎。」  當天,她回家一進門,就被男人抵在牆上。   三個寶寶兩個吃瓜一個歡呼,「爹地說,媽咪眼睛不好,他要給媽咪治療!」   她忍不住哀嚎,「老公,求放過。」展開

《顧黎月厲景川》章節試讀:

黎月挑唇,「厲先生,您是在和我開玩笑么?」

「我這樣對你圖謀不軌的女人,連名字都是在抄襲你前妻,你確定要錄用我?」

厲景川知道,黎月是在諷刺他之前對她的態度。

男人微微地眯了眸。

如果不是念念剛回來,他捉摸不透這孩子的脾氣,他也不會放下面子,到這裡找這個心思不正的女人。

來的時候,他已經看過她的資料了。

從國外回來的一個衣食無憂的女人,回國後投的遞一份簡歷,居然是到藍灣別墅做傭人?

這不是對他,對厲氏集團有所圖謀,又是什麼?

「哇。」

正在兩人站在門口僵持的時候,走廊里傳來對面住戶的驚嘆聲,「這是……厲先生?」

厲景川生意做得大,人也總在財經新聞裏面出現,榕城沒幾個人不認識他。

身後男人的聲音,讓厲景川的眉頭狠狠地擰了起來。

下一秒,他直接一把抓住黎月的手臂扯向一旁,大步地進了門。

「砰――!」地一聲,房門關上了。

門外傳來鄰居的聲音,「你看錯了吧?」

「厲先生那種大人物,怎麼會到我們這種貧民小區來,還被一個女人擋在門外?」

「厲先生可是有未婚妻的,人家都訂婚五年了……」

外面兩個人的聲音越來越遠。

等他們消失了,黎月才雙手環胸地看着厲景川,「厲先生,他們說得對。」

「您這樣的身份,真不應該到我們這種貧民小區來。」

厲景川這才抬起頭,淡淡地打量了一番屋子裏面的裝飾。

牆壁上的畫,桌子上的綠植,還有玄關柜子上面的毛絨小熊。

恍惚間,他似乎穿越到了六年前。

他和顧黎月剛結婚的時候,那個女人總是在房子裏面忙忙碌碌。

「這裡要掛上巨幅的藝術畫才好看!」

「這裡放綠植,更有生活的氣息!」

「我在玄關柜子上擺了個小熊,是不是有種一進門就有人迎接你的感覺……」

厲景川低下頭,看着眼前這個長着和顧黎月一樣漂亮雙眸的女人。

這個叫做黎月的女人,一直在刻意地模仿顧黎月。

不管是走路的姿勢,身形,甚至她喜歡的裝飾,都在模仿。

想要知道顧黎月喜歡什麼,其實並不難。

曾經的顧黎月是個小有名氣的畫家,她喜歡將她的生活和靈感分享到社交平台上去。

互聯網是有記憶的,只要有心,是可以查到顧黎月的喜好和習慣的。

男人的目光落在了茶几上面的茶壺上。

他淡笑一聲,動作優雅地坐到沙發上,自顧自地倒了一杯茶,「黎月小姐也喜歡喝茶?」

黎月擰了眉,淡淡地嗯了一聲。

厲景川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唇邊揚起了一抹冷笑。

是茉莉花茶。

可是他的妻子顧黎月喜歡的茶,是大紅袍。

男人他抬起頭,指腹輕輕地摩挲着茶杯的外壁,「黎小姐真是百密一疏。」

「你不光模仿了我太太的行為舉止,還把這裡擺設地到處都有我太太的氣息……」

「但你在茶里露了破綻。」

「我太太她喜歡喝茶,但她和我一樣,喜歡喝大紅袍。」

「她從來都不喝茉莉花茶。」

黎月怔了怔,片刻後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於是她笑了,「厲先生的前妻原來是喜歡大紅袍的。」

當年她和他在一起之後,偶然發現他喜歡大紅袍,所以便告訴他,她也喜歡大紅袍。

可如果當年他稍微仔細一點,就會發現,她喝的茶葉,其實是茉莉花茶。

「你果然是故意的。」

男人將茶杯放下。

茶杯狠狠地撞到玻璃質地的茶几,發出「砰――!」地一聲的聲響。

厲景川那雙深不見底的眸子冷冷地盯着黎月的臉,「你這麼大費周章地模仿我太太,到底想做什麼?」

黎月淡漠地坐到他對面,給自己倒了杯茶,「厲先生覺得我的目的是什麼?」

「我崇拜她,所以想變成她。」

「或者是我崇拜您,想要學習她取悅您。」

「這兩個答案您喜歡哪一個?」

厲景川狠狠地眯了眸,「如果你的目的手機我,我勸你死了這條心。」

黎月淡淡地打了個哈欠,「是因為您根本不喜歡她,我學習她再多,也討不了您的歡心,是么?」

厲景川冷冷地盯着她,沒說話。

男人的目光倒是沒有讓黎月退縮,她繼續微笑着開口,「厲先生,你說我想取悅你的話,是不是應該和您未婚妻學習?」

「畢竟她能把您這個前姐夫變成未婚夫,您肯定對她一往情深。」

一往情深。

這四個字,讓厲景川的眉頭狠狠地皺在了一起。

半晌,他盯着黎月,一字一頓,「我和曉柔訂婚,是我太太的心愿。」

「是您妻子臨死之前,特地叮囑的么?」

黎月翹着二郎腿,表面鎮定,其實整顆心都在發顫!

當年他們用那樣殘忍的方式對待她,居然到現在還敢大言不慚地說,這是她的遺願!

穩住端着茶杯的手,她低頭輕抿茶水,「您妻子還真是善良,臨死了,還要將自己的老公奉獻給別人。」

厲景川的眸色驟然冷厲了起來。

他冷冷地盯着黎月的臉,「記住你的身份。」

「以後這樣的話,我不想再聽到。」

說完,他拿出電話撥了個號碼。

沒多久,房門被敲開。

白洛拎着一份協議過來放到茶几上,「黎小姐,這是勞動合同,如果你有什麼不滿意的,可以說出來,我們盡量滿足你。」

黎月拿起那份協議看了起來。

「做傭人只是我的兼職。」

女人淡淡地抬手指着合同上的條款,「但短期內,我還是會將主要的精力都放在小公主身上。」

接着,她又事無巨細地提及了一些詳細的條款,並且給了解決的方案。

黎月和白洛聊得熱火朝天。

厲景川則是一直冰冷地坐在角落裡,目光幽幽地飄向遠方,不知道是在思考什麼。

半個小時後,合同商議完畢。

黎月拿起筆來,鄭重地將她的名字寫下去。

這一筆,代表她潛入藍灣別墅的計劃,成功了。

合同簽完,厲景川剛想出門,他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先生。」

電話那頭管家的聲音里全都是焦急,「顧曉柔小姐來了!」

「她直接把念念小姐從房間里拖了出去,說念念小姐是假冒的!」

「您快點回來吧!」

《顧黎月厲景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