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鳳紅鸞雲錦
鳳紅鸞雲錦 連載中

鳳紅鸞雲錦

來源:google 作者:鳳紅鸞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傅斯文 鳳紅鸞 都市小說

「哥……」霍嘉樂一聽,頓時整張臉都垮掉了,明明一百個一千個不願,最後卻還是點了點頭,「是,聽到了」聞言,雲錦終於滿意,然後霸道的摟着鳳紅鸞離去兩人出了門,在穿過庭院中的櫻花樹時,鳳紅鸞用力的掰開了男人的手展開

《鳳紅鸞雲錦》章節試讀:

「霍嘉樂!」
雲錦微眯起雙眸,聲音里充滿威嚴:「接下來幾天,你就好好在家陪外公,好好的閉門思過,哪兒也不準去,聽到了嗎?」
「哥……」霍嘉樂一聽,頓時整張臉都垮掉了,明明一百個一千個不願,最後卻還是點了點頭,「是,聽到了。」
聞言,雲錦終於滿意,然後霸道的摟着鳳紅鸞離去。
兩人出了門,在穿過庭院中的櫻花樹時,鳳紅鸞用力的掰開了男人的手。
「行了,戲已演夠,你真的不要再碰我。」
鳳紅鸞朝後倒退,她要與男人保持安全的距離。
「口是心非,你明明很喜歡我碰你。」
雲錦幾步向前,一把將想要逃走的女人抵在櫻花樹上。
「雲錦!」
鳳紅鸞逃無可逃,瞬間氣紅了眼,「你總是這樣,你想靠近就靠近,你想疏離就疏離,對不起,我不喜歡玩這套。
正好,我的工作已經完成,以後,我們不要再見。」
「你說什麼?」
雲錦如墨的雙眸中,陡然掀起滔天怒火,「你這是,要甩了我?」
「霍大總裁,我哪敢呢?」
鳳紅鸞自嘲一笑,「我只是有自知之明。」
這些天的相處,這個男人讓她深深的明白了,她根本Hold不住他。
這真的是一個她要不起的男人。
「我懂了,你生氣了。」
雲錦捏住鳳紅鸞的下巴,迫使她抬眸與他對視,「是因為我這幾天沒約你嗎?」
鳳紅鸞看着他,緊抿着唇,不說話,她的眼眶已經紅了。
雲錦發出了一聲輕笑,然後,微微腑首,雙唇在鳳紅鸞的眼睛上輕吻了一下,「想聽我的心裏話嗎?」
鳳紅鸞被這個突如其來的眼睛吻,殺的措手不及,她睜大眼睛,顫抖着睫毛,彷彿被蠱惑了一般,下意識的應了一聲:「想。」
雲錦:「一開始,我確實是因為杯子而生氣,但後來我純粹就是想看看你,想看看你什麼時候能對我主動些。
結果,你最大的主動就是在最後給我泡了一杯咖啡,然後,轉身就想離開。
難道,這就是你所說的喜歡?」
聽完,鳳紅鸞怔住了,「這真的是你的心裏話?」
「我雲錦從不屑說謊。」
雲錦目光繾綣的凝視鳳紅鸞。
鳳紅鸞被他看的感覺自己的靈魂都要被吸走了,「那……你為什麼要帶我去醫院,你明知道會噁心到我……」她不想承認,男人三言兩語就輕易的動搖了她,她現在只想挑男人的不是,告訴他也告訴自己,不能原諒的那麼輕易。
「這是對你的懲罰!」
雲錦伸手撫向鳳紅鸞的臉,神色突然變得幽暗,帶了幾分危險,「惦記你的男人,真的很多,這讓我很不爽。
特別是小樂,他可是我的弟弟。」
「你不講道理,他們怎麼想的,又不是我能控制的,我又沒有去勾引他們……」鳳紅鸞說不下去了,說到這些,她向來臉皮薄,突然,她鼻翼動了動,因為她聞到了一股血腥味,是從雲錦的手上傳來的。
鳳紅鸞斂眸一看,便見男人那白色的襯衫袖口上有一大片血漬,之前因為有西裝外套遮掩着,誰也沒發現,此刻,他伸手撫她的臉,便露了出來。
第42章純潔又性感「血?
怎麼會有血?
你受傷了?」
鳳紅鸞連忙抓住男人的手,要去解男人的袖口扣子。
「別緊張,不是我的。」
雲錦無所謂的笑。
「那難道是……」聯想到之前雲錦從醫院出來時,曾用絲帕擦手指,想來那時他擦的就是血,鳳紅鸞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
「你猜的沒錯。」
雲錦知道鳳紅鸞已經猜到了,他臉上的笑,慢慢變得危險,「這個世上,沒有人可以褻瀆我看上的女人。」
「那你……把他怎麼樣了?」
鳳紅鸞突然覺得有些心悸,想到之前霍嘉樂的表情,可見事情一定超出了她的想像。
「也沒什麼,就是給了他一刀。」
雲錦挑眉:「小樂太年輕,傷人找不到重點,我順便給他上一課。」
鳳紅鸞震驚:「一刀?
重點?」
所以這一刀是給在「重點」上?
她想,她明白了。
男人今天把她帶去醫院,其實並非只為他所說的懲罰,更多是為了向他弟弟宣誓自己對她的主權,然後順便收拾了一下谷軍林那個渣渣,而以男人的財勢想要壓下此事也是輕而易舉的。
她到底招惹了一個怎樣的男人?
這個男人的狠絕早已遠遠超出她的想像……「怎麼,你怕了?」
雲錦唇角噬笑,依然很迷人。
「你真狠。」
鳳紅鸞心悸的看着男人的眼睛,那雙眸子深邃又平靜,真的讓人怎麼都琢磨不透。
那麼,她怕了嗎?
好像,並不。
「所以,你要乖,知道嗎?」
雲錦捧着鳳紅鸞的臉,微微眯起他那雙好看至極的桃花眼,隨即,又道:「不說這些了,晚宴快開始了,我帶你去換衣。」
說完,拉着鳳紅鸞就走。
鳳紅鸞被男人這轉換話題的速度,整的有些暈乎,明明之前已經決定要離開,這一刻,一個拒絕的字都說不出嘴。
……慶祝晚宴是由陸乘風負責舉辦,除了HE本公司的高管與Blanco及其工作團隊,還邀請了不少與HE有交集或有合作關係的人士,所以前來參加的人很多,大家幾乎都帶了各自的男伴或女伴。
當鳳紅鸞作為雲錦的女伴,挽着男人的手,盛妝而來,兩人都是神仙顏值,瞬間驚艷了全場。
特別是雲錦,作為HE集團總裁,在這場晚宴上是絕對的大Boss主角,他一出現,上來攀談者,絡繹不絕,一開始鳳紅鸞還能陪在他的身邊,到了最後,慢慢的便被人擠的越來越遠。
鳳紅鸞索性自己退到了一處人少的角落,對於這類聚會,她一直都不怎麼感冒的。
更何況這個宴會之上還有很多不喜歡她、而她也不喜歡的人,比如蘇念、趙思思等總裁辦眾女秘們,她們全都盛妝打扮來參加這個晚宴了。
眾女待在HE都有些時日,在這個圈子裡都有自己的人脈與面子,每一個都遊刃有餘、相談甚歡。
比之一比較,之前完全不在職場圈子的鳳紅鸞便顯得格格不入了。
「怎麼,被人冷落了?」
突然身後傳一道熟悉的聲音。
聽聲識人,鳳紅鸞眉頭一蹙,不用看她也知道來人是誰。
傅斯文端着紅酒杯,從後面繞到鳳紅鸞面前,「看來,那姓霍的,並沒把你當回事呀!」
男人今天明顯是經過精心打理的,一身白色西裝,英挺斯文,單從外貌來說,這個男人無疑也是十分出色的,否則,當初鳳紅鸞也不可能答應嫁給他。
只是,一開口,惡劣本性便暴露無遺。
但,男人雖口出惡言,看鳳紅鸞的目光,卻是充滿驚艷。
因為今天的鳳紅鸞簡直太美了。
她身着一襲白裙,落肩領口露出她天鵝般的長頸和精緻鎖骨,裙身是超長的拖地款式,高高的收腰設計,令原本就凹凸有致的身材,看起越加的腰細腿長,十分搶人視線,給人感覺是既有女孩的乾淨與純潔,又有女人的清冷與性感,這兩種完全相左的氣質在此刻的鳳紅鸞身上得到了完美的雜糅。
傅斯文第N次在心裏無聲的質問自己:這樣的絕色,他當初怎麼就放了手?
男人眼裡的驚艷,令鳳紅鸞心中湧起一絲不屑。
從前身為老師,她不能也不願刻意去打扮自己,現在,她步入職場,跟在雲錦這個男人身邊,她的美,注意要發揮到至極。
「倒是沒想到你還敢出現在他面前,不怕他再踹你兩腳?」
鳳紅鸞冷瞥了一眼傅斯文,她知道上次自己不告而別,一定讓這個心胸狹窄的男人又記恨上她了,所以,這一碰面就充滿了火藥味。
聞言,傅斯文差點沒被嗆死。
那天被雲錦當眾踹翻,丟人不說,害得他痛了好多天,幾乎已成他的心病,可鳳紅鸞卻偏偏哪壺不開提哪壺,這個女人永遠都是這麼的犀利,犀利的讓人……又愛又恨。
「我今天是跟我們公司老總一起來的,他姓霍的打狗也得看主人……」話說到這,突然覺得不對勁,這不變相的在說自己是狗嗎,於是,立即打住,尷尬的呸了兩聲,道:「我的意思是,我升職了,我現在已經是我們公司的業務經理了。」
所以,這一次,他才有資格來參加這樣的晚宴。
「那恭喜了。」
鳳紅鸞毫無興趣,別說傅斯文只是做了經理,哪怕有一天他成了雲錦那樣的CEO,那也與她沒有半點干係。
見鳳紅鸞的恭喜之言,說的雲淡又風輕,絲毫不走心,原本還帶着想要炫耀心理的傅斯文,頓時心裏憋悶到不行。
「那天不是說好了談賠償的事嗎,為什麼突然走了?」
傅斯文壓下心頭的怒火,今天是他第一次參加這麼高級的晚宴,他並不想鬧事,所以能好好說話就盡量好好說話。
「沒什麼好談的,我若真想要賠償,在離婚之前就會跟你談。」
鳳紅鸞的唇角勾起了一撫意味深長的笑,「所以,你的錢,就好好留着……養孩子吧!
蘇念肚子里的那個孩子,可珍貴了,你可一定要好好的將人撫養長大,畢竟這樣為人父的機會,不多。」
傅斯文眉頭一皺,不知為何他總覺得鳳紅鸞話中有話。
「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到底想說什麼?」
對於鳳紅鸞,他多少是了解一些的,直覺告訴他,鳳紅鸞有事瞞着他。
但鳳紅鸞言盡於此已經不想再多說,正要抬腳離開,宴廳一直播放着的輕音樂突然停了,有真人樂隊走向了宴廳**的舞池。
原來陸乘風為今晚的這個宴會,請來了一支演唱樂隊。
這其實並不新鮮,一般上了檔次的晚宴,都會有這樣的排場。
可是,當看到這支樂隊的主唱時,鳳紅鸞整個人都怔住了。
因為,主唱赫然是——顧季初。
因為重逢的不是時候,鳳紅鸞從沒跟顧季初好好的心平氣和的說過一次話,她甚至都沒機會問他當初離開學校失去教師資格後,這兩年是從事什麼工作,卻不想,顧季初竟然做了樂隊歌手。
是了,鳳紅鸞突然憶起,顧季初喝歌很好聽,當初年少的她最喜歡的就是看着他一邊彈吉他一邊喝歌給她聽,那畫面到現在她仍記憶猶新。
而此刻舞池裡的顧季初,一如多年前,眉目如畫,穿着白襯,彈着吉他,一開唱,嗓音溫潤如初,乾淨美好的一如當年。
彷彿感受到了鳳紅鸞的目光,顧季初竟然也望向了鳳紅鸞。
台上台下,兩人的視線產生交匯,一如當年,他站在講台上,她坐在課桌上,每一次對視,都是刻骨的銘心。
鳳紅鸞頓時有種回到了當年的感覺,她下意識的想要抬腳走過去。
傅斯文的聲音卻在這時,煞風景的響起:「他果然一直活在你的心上,雲錦知道嗎?」
鳳紅鸞驀的駐足,目光下意識投向了雲錦的方向。
男人西裝革履,身姿挺拔,雍容清冽,被多人眾星捧月般圍繞着,鋒芒畢露,光芒萬丈。
而這個時候,他正手持酒杯,與人交談,可目光卻穿過距離投在她身上。
當鳳紅鸞望過去時,便猝不及防的撞進了男人的眼睛裏。
四目相對,鳳紅鸞瞬間心頭鹿撞。
也是在這一刻,鳳紅鸞突然肯定了自己的內心——她現在喜歡的就是這個男人!
而顧季初,於她而言,真的已成過去了,偶爾的迷眼也只是因為曾經年少時的那些美好與回憶。
鳳紅鸞的唇角緩緩揚起了一撫笑容,然後,她抬腳,毫不猶豫的走向了雲錦。
可沒走兩步,就被傅斯文擋住了她的去路。
「歡歡,你別走。」
傅斯文一改之前的態度,這一刻的他,從聲音到眼神都是滿滿的懊悔,「你不要看他們了好不好?
我就在你的身邊,你看看我。」
「看你?」
鳳紅鸞一臉問號,「看你做什麼?
不好意思,完全沒興趣。」

《鳳紅鸞雲錦》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