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方禾穆九霄
方禾穆九霄 連載中

方禾穆九霄

來源:外網 作者:總裁前夫請靠邊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總裁前夫請靠邊

方禾嫁給穆九霄兩年,老公不疼,婆婆不愛,小三也使勁往她臉上踩。 但這些方禾都不在意,她只要能吃到穆太太的紅利就行。 然而她沒想到,自從穆九霄回來後,她就沒有哪天能正常起床! 不是說穆九霄不近女色嗎? 不是說穆九霄斯文克制嗎? 不是說穆九霄除了白月光,不會再愛上第二個女人嗎? 都是假的! 方禾不堪重負,含淚一揮:穆總,咱們還是離了吧。 穆九霄抓着她的手,戲謔道,「離?世上哪有兔子進了狼窩還能跑的道理?」展開

《方禾穆九霄》章節試讀:

方禾進屋之後,陽光急速撤退,只餘下一片冰冷。

耳邊一直迴響着穆九霄那句,當然喜歡了,不然我圈養她做什麼?

圈養那兩個字,就像惡毒的魔咒,用力拉扯她的神經。

遭穆家的冷眼不是一次兩次,但是每次親耳聽到,都是將她的傷疤撕開,重新痛一次。

如果一切都是她的陰謀,這是報應她也就承受了。

但是當年那件事她也是受害者,視頻的事跟她根本沒有關係。

她有無數次想解釋,卻又無從開口。

解釋什麼呢?上穆九霄的床是她主動的,她解釋說,她像個幾女一樣,只是為了讓穆九霄出點錢救命嗎?

太可笑了。

她如果是旁觀者,也不會相信。

在原地不知道站了多久,方禾才冷靜下來,自嘲地笑了一聲。

嫁給穆九霄的時候,不是就已經做好了最壞打算么?

她以那種形式進門,就該想到這種後果,為什麼還要妄想穆九霄手下留情?

方禾深呼吸一口氣,坐下來認真吃飯。

吃完還要上班。

賺錢要緊。

飯後,方禾收拾好東西出門,卻正好碰上穆九霄送他媽到門口。

兩人雖然面和心不和,方禾還是客氣地喊了一聲媽。

唐怡君沒應,徑直往門口走。

方禾跟她拉開距離,低着頭,但是能感覺到旁邊穆九霄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

「你去上班?」他問。

「嗯。」

他時常不在家,並不知道家裡的事,唐怡君卻很清楚,跟他吐槽,「那點工資不知道拿來幹什麼,可能是想顯示自己清高,不想問你伸手要錢。」

說完又嘲諷,「笑死人了,她娘家那個病懨懨的弟弟,不都是我們拿錢養着的嗎?不知道做樣子給誰看。」

這些話方禾已經聽膩了,她臉上沒什麼表情。

唐怡君見她一直不吭聲,心情更不好了,語氣刁鑽,「上班的時候嘴巴閉緊點,別透露你跟九霄的關係。」

方禾站定,抬起漆黑的眸子看着她,「放心吧,我即使到處宣揚也不會有人信,誰能想到我這種低入塵埃的女人,能跟您這樣的上等人士在同一張桌子吃飯呢。」

唐怡君臉色微變。

她們早就一同用過餐了,方禾貶低自己,也是在變相拉低唐怡君。

方禾說完,轉身上了穆九霄的車。

她不顧唐怡君惡毒的眼神,淡淡道,「送我去單位吧,謝謝老公。」

最後四個字,比人工朗讀還要古板。

穆九霄的眼神看過來,帶着幾分幽冷。

方禾無視,唐怡君的聲音卻無法忽略,「你看看她,是不是要純心氣死我?」

穆九霄輕描淡寫,「她叫的是我,又不是我爸,你氣什麼。」

唐怡君,「……」

她轉身走的時候,鞋跟恨不得把地磚戳爛。

車子終於開始發動了。

方禾有些疲倦地呼出一口氣,這個點正是上班高峰期,路上有些堵,她看着後視鏡,裏面盛了穆九霄的半張臉。

五官出挑,眉眼冷峻,身上每一寸都是優秀到極致的,深抓女人的心。

等待紅燈的時間漫長到讓人不耐,穆九霄抽出一支煙咬在嘴裏,而後想到什麼,又丟在一旁。

他餘光一撇,在後視鏡里,跟方禾的眼神碰了碰。

方禾撤回目光,不讓他看出端倪。

這場婚姻爛得扶不上牆,沒有什麼好結果。

但她希望真正結束的時候,她能稍微體面一點。

車子到醫院門口的時候,方禾正要下車,被穆九霄扯回去,掐着下巴接了個吻。

「晚上洗乾淨等我。」

方禾的腿根立即泛酸,下意識道,「你都不會累嗎?」

穆九霄的眼眸漆黑一片,染了慾望的眉眼有幾分性感,「是嫌錢少了,還是真的承受不住了?」

方禾臉色微白。

穆九霄從未了解過她,兩人也幾乎沒有一起生活,逼婚那件事,他就把她歸納於「心機,虛榮,沒底線」那一類人里,所以從不擔心出口的話會傷人。

她咬了咬牙,索性道,「是啊,錢少了,你先往我賬戶先打一百萬吧。」

穆九霄聞言,冷嗤,「鑲了金邊的都沒你這麼貴。」

「給不起?」方禾刺激他。

穆九霄冷笑,笑得方禾後背生寒。

目送穆九霄的車離開,方禾才往自己的辦公室走,剛坐下,手機就叮的一聲,提示一百萬入賬了。

她捏緊手機,嘲諷地扯了下嘴唇。

這時候,有同事湊上來,問道,「方醫生,剛才那個送你來的男人是誰啊,開的車好貴。」

方禾把手機倒扣在桌子上,漫不經心吐出兩個字,「金主。」

《方禾穆九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