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地獄中的鬼火與惡鬼
地獄中的鬼火與惡鬼 連載中

地獄中的鬼火與惡鬼

來源:google 作者:姓蔓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煙 沈俢 現代言情

(已完)我終於在奈何橋上,等來了我的夫君「煙兒……」他語調輕柔,與從前我們初見時無異但眉眼間又有了一種與我以往不曾見過的不同一身淡金色風雲紋袍加身,耀展開

《地獄中的鬼火與惡鬼》章節試讀:

他走一步,他卻紋絲不動。
我的笑容逐漸凝固。
回過頭去,沈俢一雙古井無波的眸子看着我,說不出有哪裡不同,但我的心猛的鈍痛了一下——雖然我並沒有心。
「煙兒,你聽我說......」他眸中又瞬時溫和下來,只是這裏面沒有我以為的溫度:「你我現在是真正的天人相隔,我如今下凡就是為了送你去度化。」
「度化?」
他眼裡閃過一絲不忍,隨即一手緩緩抬起,指尖的金光隔空點在我的額見,無數記憶的碎片紛紛湧入我的腦海。
雲霧繚繞的仙宮裡,有人說:「仙君次翻歷劫名為紅鸞煞,克父克母克親,屬極凶。
如能歷劫成功,定然修為大增,穩登神位。」
金衣袍的仙人卻什麼也沒說,轉身投入那鼓盪的雲池中。
畫面又一轉,我與他在人間相處時的畫面又紛紛湧入。
定格在沈俢斬抄夏家滿門,最後終將刀刃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再轉已經是雲霧繚繞的天宮。
無需再多言,我力竭般放開了他的手。
「度化?」
聲疑惑中又帶着凄涼,轉而十分尖銳和悲凄,最終讓我忍不住放聲大笑起來「好一個度化!」
無數的紅和黑交織而成的霧氣從我的眼睛鼻子嘴巴裏面湧出,包裹住我又繼而四散開來。
觸到霧氣的鬼火和小鬼紛紛哀嚎不斷、四散跑開。
周遭的忘川河水振動,深處發出轟鳴聲,地面幾欲崩裂。
閻王問詢趕過來對此痛心不已:「祖宗誒!
怎會到這種地步!」
他不敢怪罪沈俢,只能獨自指天錘地地發出哀怨。
我沒有看一眼,周圍紅黑的霧氣幾乎凝成實質。
沈俢眸光銳利如閃電穿越迷霧,望着我,眉頭皺了起來:「煙兒…不要再執迷不悟。」
我似笑非笑道:「哦,原來這就叫做執迷不悟嗎?
那你又是叫什麼呢,仙君?
你這叫度化,對吧?」
我笑地幾欲出淚,「動手吧。」
頭頂無數尖銳的黑色霧氣形成的利刃紛紛對準他。
風颳得這一層空間內轟轟作響。
我沖向沈俢,他果然緩緩拔出了腰間的配劍。
我自知不是他的對手,但紅鸞煞星爆發的威力也非同尋常。
幾次攻擊下來他只做格擋。
我停了下來,只是看着他,想從他臉上找找與以前一絲一毫的相似之處。
頭頂霧氣慢慢凝結在一起,化出一柄妖異的劍。
「乖乖,煞氣怎麼重到這種地步。
孤煞劍都能化出來。」
閻王頭疼捂腦。
廣袖將瑟縮在角落裡的大鬼小鬼一兜,火速離開。
沈俢面色沉得幾欲滴血。
「煙兒,你可知你這樣下去終致灰飛煙滅,聽話,進入輪迴,我會陪你接下來的生生世世。」
我的眼眸逐漸被赤色的血滴所取代:「沈俢,出劍。」
孤煞劍帶着驚天動地之勢向沈俢,沈俢終於舉起了劍。
下一瞬,孤煞劍下的煞氣在金色光澤中紛紛化解,漫天振動的粉塵安靜下來。
金色的劍刃也從我的胸口穿過。
沒有心,可我卻感覺好痛。
沈俢握劍的手鬆開了,臉上浮現出震驚的神色,轉身又馬上抱住我倒下的身體。
我感覺自己已經沒有力氣了,黑紅交織的煞氣在我身邊飛速消散。
「為什麼?」
他臉上悲慟。
握着我的手放在他的胸口,那裡是沉緩有力的心跳。
神的心一直都是這樣的嗎?
我抬頭看了他一眼:「沈俢,我好害怕,害怕一個人走,害怕接下來連我自己都不存在了。」
彷彿自言自語:「我這一生無父無母也無親,現在,我再也沒什麼可失去的了。」
「為什麼這麼傻?」
他抱着我「沈俢,是我自願死於你劍下,你的劫是圓滿歷完了。」
他慌亂地點頭,眼角終聚積起一滴金色的淚光。
「從此你好好當你的天界上神。」
沈俢不語。
「沈俢,記住我。」
煙塵四散,須臾過後終於塵埃落定...

《地獄中的鬼火與惡鬼》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