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帝國第一駙馬
帝國第一駙馬 連載中

帝國第一駙馬

來源:外網 作者:天香瞳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天香瞳

關寧穿越了,志在紙醉金迷,聲色犬馬的做一個逍遙世子,卻成了被退婚的駙馬。 坊間傳聞,歷代王朝國祚不能過三百年,大康王朝正處於此,盛世動蕩,忠臣受迫,亂世將起。 推翻盛世,落魄駙馬建新朝。展開

《帝國第一駙馬》章節試讀:

[]

這種感覺很難形容,就好像他多了某種感觀能力,又似乎沒有……總之他也不太懂。

是癔症?

還是什麼?

此刻的關寧有些懵逼。

這秘籍中所記載關於氣的理論,他都是認可的,在這個時代恐怕沒有人比他更容易理解。

氣,無處不在。

一個王朝的國祚也稱為氣運。

人在冥冥之中,也有氣運存在,有人窮苦潦倒,有人富貴發達,這就是氣運。

關寧正想着。

「砰!」

就在這時,門被推開了。

靳月走了進來,看到關寧蹲在地上,神情迷茫。

她立即驚慌了起來。

剛才有侍女找到她,說是世子正準備沐浴卻突然又不洗了,自己鑽進房間不知幹什麼?

靳月知道世子今天肯定是受到了打擊,而且這些壓力不是普通人能夠承受的。

她生怕世子想不開,而做些極端的事情,便忙着過來查看。

還好,沒什麼事情,不過也不對勁。

地上什麼都沒有,他蹲在那裡看的認真,神情也很奇怪。

「世子?」

靳月過來叫道。

「怎麼了?」

關寧抬頭詢問。

他是蹲下的,因為角度原因,恰好看到一片雄偉。

「好大!」

關寧忍不住驚嘆。

「你……」

靳月聽到了,面色羞紅,世子最近是越來越輕佻了。

不過也說明,他沒什麼事情,或者說還是沒有忘本?

「嗯?」

就在這時,關寧心頭湧上來一種異樣的感覺,似乎多了些什麼,而涌到自身。

「難道說?」

關寧想到了一個可能。

因為在想事情,他的目光略微發直,還維持着剛才的動作,抬起頭直勾勾的看着……

這讓靳月誤會了。

她的面色更加羞紅,忙得退了幾步,離開關寧視線……

「又來了!」

「來感覺了!」

關寧呢喃着。

「感覺?」

靳月更加羞澀,世子怎麼這樣?

「嗯?」

「又有了?」

關寧閉上眼睛體會,一次兩次是偶然,可再有就絕非偶然。

他感受到了一種情緒。

是怨氣?

不是!

應該是類似於發牢騷一類。

也不對。

關寧無法判斷,但確實存在。

準確的說,他感受到的是因為這種情緒而產生的氣。

似怨氣,又非怨氣。

這就說明,這無名秘籍是真的,裏面所記載的也是真的,並且是有效的!

關寧欣喜若狂。

借他人之氣,而修己身!

不過為何沒有感覺到身體有什麼變化?

關寧又皺起了眉頭。

他突然想起,秘籍中提到此法主要借用他人怨氣,驚氣等負面情緒……

而他感受到的還不是怨氣。

或許是這樣,才並不明顯。

這時關寧又想到一個問題,自己調戲了靳月,她並沒有怨氣?

也就是說,她並不排斥?

而此刻,關寧的各種神情都落入了靳月的眼中。

時而驚喜,時而皺眉,時而舒展……

這明顯不正常,看來世子還是有問題的。

也是,他的壓力太大了。

靳月是修武之人,她很清楚精神的重要性,修武之人若情緒受影響,而深陷其中無法自拔,很容易走火入魔。

世子很可能就面臨這個問題。

這個是很嚴重的。

若不處理及時,怕是會有嚴重後果,承受壓力太大,而不疏通,便會崩潰,從而失常……

所以必須要疏通情緒,讓他輕鬆。

可怎麼緩解壓力呢?

對於世子來說,最好得辦法自然是……

靳月想到一個辦法,她的面色發紅,更羞澀了一些。

王爺生死未卜,王妃還在雲州苦苦支撐,世子是他們唯一的兒子……

想起王妃臨行前的囑託,靳月下定了決心。

「世子,如果您真的需要我來服侍您沐浴,那便走吧……」

靳月輕咬着下唇,面色含羞。

「你……說什麼?」

關寧神情愕然,以為自己聽錯了。

倒霉蛋也是很風流的,說起來也只是開了這一竅,他書沒讀多少,文不成武不就,偏偏能做幾首詩。

這也是為了讓更多女子仰慕。

真是個機靈鬼。

憑藉良好的家世,英俊的相貌,略微一點的才情,關世子在女人圈子裡,還是很受歡迎的,有着青樓小王子之稱。

但他可從來不敢打靳月的主意。

靳月常以冷麵示人,更因為她是上品武人,所以關寧怕啊。

可現在她說這話就有些不可思議了。

他調戲也不過是放鬆心情,男人不就這麼回事,看到美女,總是荷爾蒙指揮思想……

「我是說,世子真的需要我服侍沐浴,我可以……」

靳月再次說道。

這次聽清了。

還有這等好事?

「可總是有些不太……好意思。

說歸說,他也只是口嗨,真到跟前反而有些……

「那好吧。

靳月順嘴應道。

你不好意思,我更不好意思。

靳月感覺面色發燙,她是武人,哪會這樣。

「我安排小艷她們好好服侍您,我去練武了。

靳月說完,就直接離開了。

「嗯?」

「這就走了?」

關寧瞪大了眼珠。

這跟他想的不一樣啊。

我先不好意思一下,你再堅持一下,我勉為其難,順理成章的答應下來……這樣多好,要不然也顯得我這世子太沒品了。

可怎麼直接走了?

關寧一陣懊惱。

「讓你裝逼,讓你矜持,怎麼樣?煮熟的鴨子飛了吧?」

侍女當然也很不錯,但怎麼能跟靳月比呢?

那大長腿,那身材,簡直要命!

而且她還是上品武人!

五品是個分水嶺,前四品只是練力,而到了五品,便會練力而生氣,相差不是一丁半點,上品武人並不多。

所以,這種感覺是不一樣的。

關寧越想越懊惱,不停地呢喃着。

「世子可真是虛偽呢?」

就在這時,門口處響起一道清冷之聲。

關寧看去,不是靳月還能是誰?

原來她並沒有離開,而是一直在門口。

所以自己發的牢騷都聽到了?

霎時間,關寧面色漲紅,這就有些尷尬了。

不是有些,是太尷尬了。

「那個,我只是……」

關寧撓了撓頭,有些不知該說什麼。

「世子,水已經燒開了,等會就涼了,如果您再繼續矜持,那我可真走了……」

靳月的聲音再度響起,讓關寧打了個激靈。

他微微一怔,忙着道:「不矜持了,不裝逼了……」

然後,他趕緊跑出去。

《帝國第一駙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