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當家肥妻大翻身
當家肥妻大翻身 連載中

當家肥妻大翻身

來源:外網 作者:朱茯苓程越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朱茯苓程越 都市言情

朱茯苓穿越了!變成八零年代已婚婦女,又肥又窮還給老公戴綠帽!她果斷減肥,做生意掙大錢,順道虐虐渣,鬥鬥極品,日子過得紅火又精彩!本來對她不理不睬的老公不樂意了,看到她拿出來的離婚書,氣得把她逮回屋裡壓倒,「嫁給我,這輩子就是我的人了。」朱茯苓:「誰是你的人?想得美!」某男人眉梢微挑,將她禁錮在懷裡,「老婆,今生今世,你休想逃。」朱茯苓:「……」說好的高冷酷哥呢,怎麼變成了黏人忠犬?展開

《當家肥妻大翻身》章節試讀:

朱茯苓對現狀認識得很清楚,在掙到第一桶金,確保在外頭也能活下去之前,她還不能離開這裡,於是她露出禮貌的笑容,「好,麻煩你帶路。」
婦聯辦公室里,閆主任已經在等着了。
看到朱茯苓渾身汗濕,帶着一身汗味進來,她眉頭皺了皺,但沒有說什麼,直接入正題,「朱茯苓同志,我們接到舉報,你身為有夫之婦,但卻一直糾纏陳科長,在陳科長婚禮上還大鬧一番,搞得場面很不好看,有這回事嗎?」
邊說著,她直接翻開別人舉報的資料,於是表情越來越嚴肅,「咱們家屬院當初建立的初衷,就是解決讓國營廠職工的生活問題,讓大家沒有後顧之後地投入到工作中,所以家屬院的所有人和平共處是第一要務。」
「現在流言蜚語傳得沸沸揚揚,嚴重影響了家屬院的風氣,如果事情屬實,那麼,為了家屬院能有個乾淨健康的風氣,也為了大家以後能和和平平的相處,我希望你能離開家屬院。」
她闔上資料,看向朱茯苓的表情很嚴厲,「你有什麼要解釋的嗎?」
旁邊的辦事員眼睛一瞪,「那麼多人在場,全都看到了,明擺着的事實,她還有什麼可狡辯的?閆主任,甭問了,直接給她開勸離書,讓她趕緊走,還大家一個安寧吧!」
「你少說兩句。」閆主任還算講道理,沒有一杆子打死朱茯苓,「聽聽程主任媳婦怎麼說吧,萬一這其中有什麼誤會……」
倒不是要維護朱茯苓,因為朱茯苓早就把家屬院的所有人得罪了個遍,誰會想替她說話?
說白了,這面子是給程越的。
程越年輕有為,別人在他這年紀的時候還只是個科長,他不止當上了主任,還被廠長屢次唯以重任,要不是家裡的媳婦太極品,拖累了他的名聲,他還能升職得更快。
閆主任眼光毒辣,知道程越前途不可限量,自然不想跟他起衝突,連帶着他家的醜媳婦也給了兩分薄面。
朱茯苓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她總不能告訴他們,真正犯錯的原主已經死了吧?
閆主任見她半天不吭聲,倒是有些稀奇了,因為傳言中的程家媳婦很能咋呼,難道是在裝?
「朱茯苓,如果你沒什麼話說的……」
話沒說完,朱茯苓突然抬起頭,一臉苦兮兮的表情,「我是有夫之婦,怎麼會糾纏別的男人?其實我就是氣程越不搭理我,所以就想用別的方式來氣一氣他……」
朱茯苓自己先惡寒了一把,暗暗捏了一把自己腿上的肥肉,才把一身雞皮疙瘩壓下去,然後硬着頭皮繼續胡扯。
不經意中,還露出手臂上那道被劉梅推倒的傷。
「陳科長婚禮那天,我跟程越鬧翻了,我一時氣不過就喝多了,然後鬧了笑話……程越相貌堂堂,年輕有為,絲毫不比陳科長差,我怎麼會丟下他,跑去糾纏別人?我跟陳科長的媳婦解釋過了,她不聽,情緒很激動……」
有理有據,令人信服。
硬要反駁,那就挑進朱茯苓挖的坑,說程主任不如陳科長,還挑唆人家夫妻關係。
辦事員哪有她能說會道,一張臉被堵成豬肝色,半天擠不出一個字來反駁。
閆主任沒想到朱茯苓竟然有一張伶牙俐齒的嘴,說的話又合情合理的,讓人挑不出錯處,她也被噎了一下。
再看朱茯苓手臂上的傷,心道陳科長媳婦在找她告狀之前,原來還找過朱茯苓的麻煩,頓時,閆主任對朱茯苓的態度就軟了幾分,「你的話,句句屬實?」
「當然!」朱茯苓抬起一隻手,做出發誓的動作,肉乎乎的臉上,表情嚴肅又誠懇,「我可以保證,以後安安分分過日子,不會再糾纏廠里的任何男同志!」
包括程越。
不過這句話,朱茯苓憋在心裏,沒有說出來,不然跟她前面的說辭對不上,不是自打嘴巴了嗎?
閆主任看在眼裡,暗暗點頭。
這個朱茯苓胖歸胖,還一身汗臭味,品性倒是不錯,並沒有傳聞中那樣刁蠻潑辣嘛!
況且,她是程越的媳婦,程越都沒動她,別人要是動她,豈不是越俎代庖,還得罪了程越嗎?
閆主任心裏有了計較,翻出一張紙來,「既然你知道錯了,那就簽了這份保證書,要說到做到。」
「好。」朱茯苓滿口應着,簽字也痛快。
簽完字後起身,還禮貌地把椅子給擺回原位,肉乎乎的身體走出門去,背影不卑不亢的。
辦事員咬牙切齒,她是希望朱茯苓被趕出家屬院的,沒想到朱茯苓竟然躲過一劫。
大鬧婚禮這麼大的事兒,都沒讓她滾蛋,以後再趕她走,怕是沒那麼容易了。
「閆主任,怎麼能這麼輕易放她走?她賴在這兒,以後雞飛狗跳的,大家還怎麼過日子?」
閆主任眼皮子可沒她這麼淺,她慢悠悠地收起朱茯苓簽字的保證書,彷彿捏住了朱茯苓的把柄,「她簽了保證書,以後要是再糾纏男同志,我就把保證書送到程主任手裡,白紙黑字的,程主任想護也護不住她,況且,我瞧着程主任沒多喜歡她,也未必會護她。」
閆主任老神在在,辦事員恍然大悟。
果然,姜還是老的辣,這張紙,現在就是朱茯苓不能再犯錯的一個法令,犯錯了,就被送走!
朱茯苓真的有點頂不住了。
不是因為回來一路上的流言蜚語和白眼,而是因為太餓了。
之前只吃了小半碗面,牙縫都不夠塞的,又跑了那麼久的步,現在是一身臭汗,並且餓得頭暈眼花。
家裡什麼都沒有,本來還有一大碗面,被程越給掀翻了。
想要吃飯就得重新做。
都說人倒霉的時候喝水都能嗆到,朱茯苓翻遍了廚房,突然發現廚房空空,沒米沒面也沒油。
想她堂堂朱大設計師,前世什麼美酒佳肴沒吃過,誰能想到重活一世,竟然落魄到連鍋都揭不開的地步?
沒時間自怨自艾,朱茯苓深吸一口氣進衛生間洗澡,把全身的汗味洗掉,換了一身衣服,然後走到隔壁,敲隔壁鄰居大姐的門――

《當家肥妻大翻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