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楚奕和俞硯的博弈
楚奕和俞硯的博弈 連載中

楚奕和俞硯的博弈

來源:google 作者:司鈺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俞硯 現代言情 程修

實證明節目組是懂整活的「本場飛花令分為三場,淘汰賽,晉級賽,個人賽節目組給出一個主題字,男嘉賓說出含有主題字的詩句即可向前一步,到女嘉賓身邊共需十一步」「展開

《楚奕和俞硯的博弈》章節試讀:

實證明節目組是懂整活的。
「本場飛花令分為三場,淘汰賽,晉級賽,個人賽。
節目組給出一個主題字,男嘉賓說出含有主題字的詩句即可向前一步,到女嘉賓身邊共需十一步。」
「吟詩順序為俞硯、程修數、楚奕。
說出詩句即可向前一步,說不出即停留一回合,同一詩句不可重複出現。」
「第一組碰頭的CP可在下場比賽中獲得一次復活機會,最後一組CP淘汰並進行相應懲罰。」
「第一場,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主題字,酒。」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
俞硯說完向前一步。
「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程修數毫無壓力。
「今宵酒醒何處?
楊柳岸、曉風殘月。」
楚奕向前一步。
幾人剛開始都顯得遊刃有餘,大概從第六七句開始,俞硯開始有些招架不住,楚奕也走走停停。
程修數走得越近思路越清晰,最終我們成為了第一對碰頭的CP。
「我在大學聽說,你在詩詞和文學方面的造詣很深。」
鏡頭給到俞硯和楚奕,程修數站在我旁邊和我搭話。
「那已經是過去的事情了。」
我垂眸笑笑,沒再對上程修數的目光。
「因為這個傳聞,我大學四年在學習表演之餘鑽研了詩詞。」
程修數聲音很輕,「一開始,我學習詩詞的動力就是你。
但後來,我是真正愛上了詩詞。」
我一時不知該如何接話。
靈光和熱忱屬於過去的少女和眼前的程修數,我什麼都沒有。
楚奕和俞硯的博弈仍在繼續,最終楚奕獲勝。
盧姝覺得俞硯走了很長很長的路,最終停在了距離她一步之遙的地方。
四目相對之間盧姝笑了起來,然後拉起俞硯的手甜甜地問,「是什麼懲罰呀。」
道具組遞來一杯檸檬茶,俞硯伸出的手停在半空,盧姝搶先一步拿過檸檬茶一飲而盡,酸到表情管理失敗。
「他最不能喝酸的了。」
盧姝笑着伸手捏俞硯的臉,不知道是為了節目效果還是情不自禁,輕輕吻了一下俞硯的臉。
「酸到誰了我不說」「數看着姐就差沒把我也要寫臉上了」「重新定義懲罰」「這就是職場失意情場得意嗎?」
程修數一臉哀怨。
「彎腰。」
我淡淡開口。
程修數眼睛一亮微微彎腰,在所有人看好戲的表情下,我摸...

《楚奕和俞硯的博弈》章節目錄: